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神仙们的团宠在线阅读 - 第13章

第13章

        第13章

        万籁俱寂,外面瀑布流泻的声音也渐渐的小了,余瑶在榻上盘膝而坐,修炼半宿之后,她睁开眼,暗自叹了一口气。

        说来说去,六界之中,还是实力为尊。

        之前她在修炼一途多有懈怠,经此一闹,也算是明白醒悟了些,有心想要改变现状,却没有办法。

        她从出世时起,本体上就带着伤。

        别人修炼百年能达到的效果,她得用上千年甚至万年,这一身的灵力修为,都是用无数的宝贝灵药堆积出来的。

        然而但凡遇到稍强一点的对手,她这种半吊子水准,依然没用。

        这就很致命。

        她总不能一直靠朋友撑腰。

        一次可以,两次可以,三次四次之后,她自己都过不去。

        就像这次的事情,几个平时忙得脚不沾地的都住到了蓬莱,虽然尤延嘴上说还有其他的原因,但不可否认,大半还是因为她。

        愁人。

        余瑶又将这段时间接二连三发生的事在脑子里过了一遍,觉得真是应了扶桑那副六道将乱的卦象。

        先是自己出事,顾昀析出世,然后是百年之内神灵陨落的断言,再到财神将应雷劫,这么多件事情在几天之内砸到她头上,砸得她头晕目眩,思绪纷杂。

        当务之急,只能先等上三月,在仓俞将云烨押来蓬莱后,从他嘴里逼问出他知道的解除生死丹效力的方法。

        如果是他们已知的两种中的一种。

        那么没办法,该到做选择的时候了。

        只有先将这个定时炸弹拆除了,她才有心思分出来想别的事情。

        否则一切都是空。

        余瑶伸手按了按眉心,感受着体内停滞不前的灵力,一时之间也没了辙,她忍不住哀嚎一声,拿手蒙了眼,就势瘫在云丝织就的软被上。

        神仙本不需要睡觉。

        但余瑶灵力又修不上去,自然没必要整夜装模作样的打坐,一来二去的时间久了,倒是学了人世间的习性,养了个早起早睡的习惯。

        眼皮子开始打架的时候,余瑶想,明天得早点起。

        去后山捉鱼。

        报答大人不记小人过的鲲鹏帝子。

        梦里,幽蓝压抑的深海,巨浪翻涌起千层,带着千钧的力道卷出一道道漩涡,不可抗拒的吸力席卷而来,余瑶不受控制地沉了下去。

        不知过了多久,她的脚终于触到了底。

        睁开眼一看,面前一扇古老的青铜大门矗立,两个生了锈的铜环上刻着某种晦涩的图案,看着隐隐有些熟悉,而青铜门如海底的定海神针一般,通天彻地,目光所及,看不见尽头。

        门开启的瞬间,令人牙酸的咯吱声带着悠久的厚重感席卷而来,下一刻,余瑶被突如其来的浓重威压给压得半弯了身,痛得闷哼两声,没多久,额头都渗出细汗来。

        好在这威压来得去去得也快,余瑶疼了一遭,不想做被好奇心害死的猫,趋利避害天性使然,她二话不说,转身就走。

        谁知才踏出两步,身子就咻咻转了个圈,径直朝青铜门飞去。

        巨门之后,另有天地,余瑶目光所至之处,是参天神树上婆娑的渗着冰霜的叶片,一叶一世界,悬挂在枝头的,是众生,是疾苦,是阴暗,是无处安放的戾气。

        余瑶对这些负面情绪格外的敏感。

        飘了一会,她在树下看到了顾昀析。

        然后她又转了一个圈,稳稳当当停在了顾昀析的跟前。

        ……

        后者倚在树干上,眼睛都没睁开,衣裳倒是换了一件,疏离淡漠的墨色上,勾勒着暗红的繁复的图案,如流水的长发被一根暗红的绸带松松绑着,眼角的那颗小痣红得几乎要淌出血来。

        余瑶心中那种怪异的,违和的感觉又涌上来了。

        甚至比白日里更为强烈。

        余瑶出世七万年,有五万五千年是跟在顾昀析身边的。

        换一句说,顾昀析性格再是喜怒无常,她一眼过去,总能窥出几分他的真实心境。

        但现在,她居然什么都看不透。

        余瑶莫名觉得嗓子有些发痒,她伸手挠了挠,而后中规中矩地站好,喊了声帝子。

        顾昀析睁开眼,见她来了,白得透明的手背缓缓一收,顿时,树上的万千光团便化作一缕缕黑气钻进他的指尖,等最后一丝黑气消失不见,他才又低又闷地冷哼了一声。

        修长的指骨贴在干裂的树皮上,顾昀析瞳孔中如墨的黑渐渐变成了如海水般压抑的墨蓝,像是燃起了两缕森森鬼火。

        他并没有回应余瑶那声帝子,而是极力克制着在身体里的横冲直撞的庞大灵力,因为疼痛,额间突起根根细小分明的青筋,他肤色极白,像是被困在深渊数十万年不见日光的苍白,此时,就显得有些可怖。

        “余瑶,过来。”

        这个时候,顾昀析的声音仍是透着深寒冷意的,半分不容人置喙。

        余瑶不假思索走到他身边,蹙眉,问:“这是怎么了?”

        下一刻,顾昀析的手掌扼住了余瑶的手腕,肌肤相触的时候,余瑶睁圆了眼,巨大的痛楚从四肢百骸间流出,汇聚,铺天盖地,泯灭心智,很快,她的额头就有汗珠,顺着脸颊与下颚,一路流淌下来。

        伴随着疼痛的,是无穷无尽的负面情绪,暴戾,憎恶,厌恶,它们肆意翻涌,无所忌惮。

        余瑶连一丝声音也发不出来。

        也压根没人解释这是个什么情况。

        这种足以击垮人心智的痛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就在顾昀析松手的瞬间,余瑶整个人脱力,毫无形象地跌坐到地上,死里逃生,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还没缓过来,就见顾昀析面沉如水,又伸手扼住了她另一只手腕。

        要命。

        她嗓子哑得不成调,不由得问:“这是什么?”

        顾昀析脸色十分臭,余瑶看得心颤,八千年之前,他但凡摆着这么张脸,余瑶必定十分识趣地走远绕开。

        现在,直觉亦是这般。

        躲是躲不开,她便默默地闭了嘴,但好在这一次,那种剧痛并没有袭来。

        顾昀析额上也有汗珠,良久,他修长的指骨微松,瞧着余瑶手腕上一圈的印痕,言简意赅:“余瑶,忍着。”

        余瑶脸都白了。

        “你好歹告诉我这是在干什么啊。”

        她抖着声喘着气道,手腕平伸,五根手指软得像是下到沸水中的面条。

        顾昀析大概是嫌她吵,突然伸手,捏住了她的下颚。

        被迫与他直视的时候,余瑶终于看清了,那双蓄着浓深威压的黑瞳里,燃着两朵曳动的黑炎,深看几眼,脑中的神智都有无火自燃的前兆。

        余瑶卡了壳,她有些迟疑地开口:“怎么……怎么有魔炎?”

        她怀疑自己看走眼了。

        魔炎,她并不陌生。

        尤延与伏辰的眼里,都曾出现过这等形状的小火苗,他们一个坐镇邺都,一个走了以杀止杀的大凶路,又都修到了极高深的程度,有魔炎诞生是必然的事,无需惊讶。

        但是顾昀析,他身为帝子,天生圣体。

        他的眼里,该是众生信念,是七彩神莲,是善心所向。

        顾昀析眼睫垂下,声音丁点波澜也无:“看清了吗?”

        余瑶一顿,摇头又点头,看着他的脸色,欲言又止:“怎么会?”

        顾昀析没有回答她的话,他皱着眉,长指化刃,在余瑶的手腕上不轻不重地划了一道口,而后去势不减,毫不停顿地挑破了自己小臂上的经络。

        余瑶雪白的手腕上浮现出一道细小的血线,像是一根殷红的绳,而顾昀析暗红的衣袖上,湿濡侵染开来,慢慢的竟开出了一小丛绯丽的花来。

        血线最终与血花交织在了一起。

        与此同时,剧痛袭来。

        余瑶这次实在没忍住痛哼两声,不过两息,她视线都有些恍惚,眼前一片沉沉浮浮,额角汗珠一颗接一颗滚落,前头顾昀析的身影都分成了两个。

        这是今夜这场梦里的第三遭了。

        每当她觉得缓了一会,下一刻,更加剧烈的疼痛就山崩海啸般朝她扑来。

        不知过了多久,余瑶一动不动地瘫坐在树下,此刻,她手腕上的血已经止住了,疼痛也已偃旗息鼓,她动了动手指,再一次问:“现在可以说了吗,到底怎么回事?”

        “堕魔罢了。”

        顾昀析苍白的指尖凝着一朵血莲,满脸都是某种被制约了的不爽,薄唇微动:“出了些意外,没什么大问题。”

        这话说得要多轻松有多轻松,就像是简单陈述今日天气不错一样。

        余瑶初闻这等石破天惊的消息,顿时什么念头都飞了,脑子里只剩下堕魔两个字眼,她咽了咽唾沫,惊愕出声:“发生了什么事?

        你不是才苏醒吗?

        为什么会堕魔?”

        她的问题一个接一个,顾昀析嫌她话多,全当没听见,过了半晌,余瑶安静下来,他才不紧不慢地开口:“鲲鹏一族的秘法出了纰漏,修炼不慎落下的后遗症。”

        顾昀析堕魔,这消息传出去,六界之中甭管是谁,保管听一个笑一个。

        堕魔这件事,不会发生在上古神族身上。

        只有一些修为不稳定的小仙,会控制不了自己的心魔,欲念作祟,被负面情绪左右,从而性情大变,不仙不魔,做出许多不可思议的荒谬事来。

        不论是修为或是心境,顾昀析都与这两个字沾不上边。

        没等余瑶细想,顾昀析就接着面不改色地道:“你的血有静心的功效,必要的时候,我要借用一些。”

        余瑶这回抓住了重点,皱眉问:“所以,你真是生了心魔?”

        顾昀析扬眉,答了个是。

        余瑶更了更,没话说了。

        “你何时需要,何时找我便是。”

        余瑶语气很有些凝重,但顾昀析的事,向来没人敢多问什么,特别是他现在看起来,心情并不是很好。

        顾昀析颔首,他将手中把玩的小元宝锭抛到余瑶的怀中,道:“以后,但凡沾有别人气息的,都别拿到我面前来。”

        说完,他转身,黑发如墨绸,音色再是清冷浅情不过:“回去吧,明日有事,记得起早些。”

        余瑶将带着男人体温的小元宝握在手里,下意识扬声问:“什么事?”

        “欲杀人,讨说法。”

        前方高大黑影消弥处,低沉的男声中森寒之意不加掩饰。

        余瑶一下子惊得坐了起来。

        清醒了个彻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