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诸天路在线阅读 - 第三章 自责

第三章 自责

        一连数日,除了下山吃饭歇息,莫青都在温泉之中运功驱毒。

        也亏得当时韦一笑寒毒发作,吸食人血之际,功力大减,不然的话,他休说能借助温泉热力驱毒,只怕那寒毒早便冲破他真气阻隔,到了各处要害了,比之张无忌的下场好不了多少。

        这样行功数日,那寒毒被驱除的越来越多,兴许是相生相克的原理,莫青体内的纯阳无极真气修炼速度也是大大增加。

        这般整整疗伤了一月功夫,莫青不但将体内的寒毒尽数压了下去,不但寒毒不再发作,便是功力也有所突破,接连打通十二正经里足三阴经剩余的两根,至此,他十二正经圆融无碍,放在倚天世界里,足以称得上是一方小高手了!

        在倚天世界里,武道修行分为蓄气小成、蓄气大成、开脉、通经等几个境界,等闲名门正派的弟子,光是蓄气小成这一关就得耗个三年五载的,蓄气大成更是需十年八年,至于对应十二正经的开脉境和八大奇经的通经境,更是需要水磨功夫和天赋机缘。

        而莫青学武不过短短四载,便能将十二正经尽数打通,迈入通经的境界,哪怕有一株百年人参相助,亦可见武学天赋之惊人,这也难怪俞岱岩会将自己早年的佩剑赠予莫青,放心他小小年纪便下山历练。

        只是谁会料到他们师兄弟竟然能遭遇上青翼蝠王这等大魔头,便是武当七侠任一位对上了,那也是决计讨不得好去的!

        不得不说这寒冰绵掌寒毒的厉害,犹在莫青想象之上。

        他功力虽有突破,亦将那寒毒尽数压下,然而却只能将其驱除出大半,剩余些许犹如跗骨之蛆般,盘踞在右胸几处大穴内,任是他如何行功,都再难动摇一丝一毫,接连数日无功,莫青也只能放弃,留待日后处置。

        好在这些许寒气倒也构不成什么威胁了,在这温泉待的久了,莫青也觉得颇为无趣,遂决定起身回佛山看一看钟氏一家,再北上斩杀福康安好完成任务。

        此时已是寒冬过去,春日来临,大地上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倒是好不令人心情愉悦。

        莫青在集市上换了身新道袍,扎好发髻,将自己收拾的清俊出尘,这才配上长剑,往佛山而去。

        来时他有伤在身,便是雇了辆马车行动也颇有不便,走了一日一夜的功夫方到了那温泉所在,而归程之际,他身康体健,运转轻功,不过半日光景便走了百里路程,到了佛山所在。

        此时正值乾隆年间,南方开发成熟,佛山乃是天下四大镇之一,民丰物阜,繁华无比。

        莫青在集市上采买了一些牛羊猪肉,又在裁缝店扯了几匹好布,提着礼物兴冲冲的便朝钟家而去。

        不过一到门口,他便发觉有些不对。

        只见得钟家大门敞开,门口满是凌乱的足迹,像是有许多人上门过一般。

        “钟家大哥,钟家嫂子……”

        莫青站在门口唤了一声,却是无人应答,往日里最调皮的钟小二和钟小三也不见踪影,他心中越发觉得不妙,当即快步入了门内,然而入目所及,那屋内一片狼藉,锅碗瓢盆碎了一地,桌椅板凳亦是东倒西歪,像是被人冲进屋内打砸了一番的模样!

        莫青心里咯噔一声,朗声喊道:“钟大哥,钟家嫂子!”

        然而屋内空空荡荡,仍旧是没有一人回应!

        到底出了什么事?!

        莫青心头愈发不安,他正待冲出门去,寻左右街坊问个清楚,陡然之间,不远处的大宅烟火冲天,随后便是有人大声呼喊:“走水了,走水了……”

        莫青哪有心思管什劳子走水不走水的,将买的东西尽数放在地上,大步朝外而去,不过他刚出门口,却见得一名衣衫破旧的年轻汉子牵马而来,马上驮着三具血淋淋的尸体,一路走来,鲜血撒了一地。

        没来由的,莫青心里升起了一种极为不妙的感觉,他身影一闪,人已然到了马前,一瞧那马上三具尸体,整个人瞬间愣在了当场!

        那三具尸身,正是钟氏夫妇和钟小二,他们尸骸之上布满刀痕,显见是被人乱刀砍死!

        “这位小道长请了,不知您拦我去路,所为何事?”

        那年轻汉子瞧着眼前这模样清俊的小道士,心中满是惊疑,他行走江湖也有几年,可从未见过身法如此之快的人,悄无声息间便出现在他眼前,还是个这般年纪的小道士!

        莫青没有搭理他,只是铁青着脸,轻轻抚摸了下那钟小二的面颊,自语道:“钟大哥你们放心,便是天王老子出的手,莫某也会为你们报仇!”

        原来是钟家的朋友!

        那年轻汉子心中松了口气,然而下一刹那,他只觉得眼前一花,一只手掌牢牢抓住了他的脖颈,他根本来不及反应,整个人已经被高高的提了起来!

        “不……不,是凤天南,不是我……”那年轻人涨红着脸艰难的说道。

        “凤天南?”

        莫青微微皱眉,似乎隔壁这座起火的大宅,便是凤府。

        抬手将那年轻人扔在地上,莫青寒声道:“你说一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年轻人早已然被莫青神鬼莫测的身法所镇住,心中暗自诧异钟家这般的老实农户如何会与这等武林高手有旧,面上却是老老实实的答道:“凤天南那厮仗着一身武功,在佛山为非作歹,他看中了钟家的菜地,诬陷钟家小三偷吃他的鹅,逼得钟家嫂子剖开钟小三的肚子以证清白……”

        “等一下,吃鹅剖腹,那钟小三腹中,是不是都是螺肉?”莫青突然打断道。

        “正是螺肉,不过你怎么知道?!”那年轻汉子有些奇怪的道。

        莫青没有答话,而是接着发问道:“那凤天南是不是五虎门的掌门人,你是不是叫做胡斐?!”

        “你……你认得我?!”

        那年轻汉子诧异无比,他从未见过眼前这小道士,这小道士如何知晓他身份的?!

        “好呀,好呀,原来不是书剑,是飞狐外传,是我错了,是我错了……”

        莫青喃喃自语,极是自责的道:“钟大哥,是我害了你们一家,是我害了你们一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