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黑棘战记在线阅读 - 第16章 夜溪疑云 3

第16章 夜溪疑云 3

        第16章    夜溪疑云    3

        午夜。

        夜溪镇无人的街道飘起了一层薄雾,更增加了些恐怖的氛围。

        几经周折下,亚连终于在薄雾中找到了弗兰克的家,一个老旧的二层房子,门口还贴着审判官的公告。

        轻轻推了下门,“吱呀~~”一声。没想到居然就开了,亚连警惕地看了看四周,确定没人后,轻手轻脚地走了进去,顺手再把门重新关上。

        随着一切重归平静,黑暗的街道上,从那雾气里若有若无地传来一些咕哝的低语声……

        ………………

        说不上是福还是祸,自从上次被奥丽安娜吸血过后,亚连也和吸血鬼一样拥有着夜视能力,这让他在黑暗的环境下看的和白天一样清楚。

        亚连发自内心地感谢这夜视能力,如果点个火把蜡烛什么的,亮光难免引人注意,现在不需要担心这个问题了,再加上这鬼宅一般的房子,没这夜视能力非得给自己吓尿不可。

        看样子白天审判官已经来过了,埃德蒙在屋子内四处留下了一些布告用作警示和记录。

        亚连集中精神,仔细搜查着房子角落,希望找到些遗漏的蛛丝马迹。

        房子腐朽的木墙上涂画着一些奇奇怪怪的符号,亚连凑近仔细端详,其中一个符号有些眼熟,亚连仔细回想着,突然记起,这不就是白天那个跳大神的赤膊男子用树枝画的图案吗,大致相同,看来两者还真有点儿联系,但是因为不认识,所以里面的深层含义暂时也看不出来。

        没什么发现。

        亚连无聊地用手在墙上敲了敲,嗯?好像是空心的。亚连把脸贴到墙上,又用手敲了敲,闷闷的回声传来,亚连急忙在附近胡乱摸索,果然摸到了个暗格开关,“啪”随着暗格的打开,亚连心里有点小兴奋,还挺有成就感。

        暗格里面好像就放着本书,亚连拿出来翻了翻,原来是弗兰克的日记。

        前面基本都是些无关紧要的内容,慢慢的,日记内容开始记录了一些奇怪的事,弗兰克周围的人正逐渐发生改变,变得既疯癫又疯狂,而弗兰克也越来越紧张和害怕。

        后面的几页内容引起了亚连的注意:“镇长一定疯了,不,整个镇子的人都疯了。我怀疑他们信奉的那个邪教摧毁了他们的心智,他们已经不是正常人了,再在这里呆下去结果不是变成疯子,就是被疯子杀死,等凑够了钱,我得想办法逃出去。还有,镇长是第一个信奉邪教的人,是他把邪教引到镇上,他一定就是罪魁祸首。如果我死了,我祈祷好人们能发现这本日记,这本日记就是证明。”

        随着日记翻到结尾,一封信飘了出来。

        亚连低头捡起信一看,上面清楚记录着某个人让弗兰克从镇长那里偷一面镜子,事成之后会给他大量的金钱作为回报,而他们约定会面的日子就是昨天。

        亚连摸了摸鼻尖,这解释了弗兰克为什么横死街头,他应该是为了以后的生计打算拼死一搏偷那面镜子,并且得手了,但逃跑的过程中还是被追上了,所以才被杀害。这么看来镇长的嫌疑应该非常大,镇民们已经被邪教洗脑,替他掩盖罪行。现场也没有什么镜子,想必镜子应该已经被收回了。

        而那封信的署名也非常的有意思,上面赫然写着:剃刀科兹莫,名字旁边还用雕刻精良的印章盖了个章。

        所以科兹莫一行人来到夜溪镇也不是巧合,毕竟同一天这么多外来者还是有些蹊跷。亚连拉了下衣领,看来是时候当面问问科兹莫了。

        一转身,暗处一个人影惊得亚连向后一跳,差点喊了出来。

        那人影一动不动。

        亚连小心翼翼地靠近人影,这才看清原来是埃德蒙的副手。

        他眼睛冒着一丝蓝光,张着嘴,保持着怪异的姿势一动也不动,亚连小声招呼了他一声,又轻轻摇了摇,他就像一尊造型奇特的雕塑,毫无反应。

        看来此地不宜久留,亚连迅速朝门外跑去。

        走到街道上,雾又更浓了。

        雾气里似乎透着一些蓝光,亚连心里一沉,看样子不是宵禁,是这镇上的居民全都变成埃德蒙副手那个鬼样子了。

        迷雾中,咕哝低沉的低语声似有似无地在黑暗中回荡着。

        亚连不管那么多,直接朝“羊羔”旅馆飞奔而去,眼下先找到科兹莫再说。

        当亚连匆忙推开旅馆的门,一股强烈的血腥味传了过来,也许是受到这血气的刺激,亚连的左眼隐隐红光闪耀,顺着血腥味,亚连走到吧台后面,吧台后方地板上有一个隐蔽的窖门。

        亚连用力一提,打开窖门,黑黑的一条楼梯出现在眼前,下方血腥味更加明显,隐约还有人声。

        亚连深深吸了口气,心一横,纵身一跃,跳进隐藏的地窖。

        眼前的景象让他差点吐出来:科兹莫嘴里塞着破布,正被五花大绑的捆在一个血迹斑斑的桌子上,他的同伙早已经被五马分尸了,现场到处都是残肢内脏,令人作呕。

        见到亚连跳下来,科兹莫双眼含泪,急忙发出呜呜声,拼命挣扎。

        “不听话的羊羔~是你~你回来了~”

        亚连朝声音望去,正是旅店老板埃文,但此刻的他哪还有人的样子,他就如同一个丑陋的肉球,身体四周长着恶心的触手,不可名状。

        伴随着怪叫,那个叫做埃文的东西挥舞着沾满鲜血的屠刀朝亚连冲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