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黑棘战记在线阅读 - 第4章 复仇 4

第4章 复仇 4

        第4章    复仇    4

        对于一个远离王城的边陲小村庄,碣石村实在是不太起眼,既没有大自然馈赠的自然资源,也没有什么让人记得住的特点,所以这里的人只是不停重复着简单繁重的劳作,换取一天的温饱而已。远离王城同时也意味着贸易落后,消息闭塞,谁家的鸡丢了,或者哪个村民不小心摔断了腿估计就是这个小村庄的大新闻了。

        因此白鹰骑士团的到来给这个小村庄带来了不小的冲击,村民们对军队既害怕又好奇,在确定白鹰骑士团没有什么危险以后,他们甚至拿出了全村仅有的一些好东西来款待整个骑士团,而这些好东西对于骑士团来说也不过是最下等的食物而已,王城最贫穷的人家可能都吃的比这些要好。不过作为艾登专属骑士团,他们还是会表现出应有的礼节,骑士团将自己携带的一些物资分给了村民们,让小小的村庄一下子充满了过节的氛围,可能这也算是这种偏远小村庄为数不多能感受王国的恩惠之时吧,这也让艾登和他的骑士团成为了碣石村最受欢迎的人,骑士团和村民们很快打成了一片。

        其实艾登很喜欢这些人的简单和善良,这种环境可以让他短暂地远离尔虞我诈的权谋游戏而不必随时紧绷着自己的神经,停止永无止境的算计和博弈,他终于可以放松一下了。但同时,心里又对这个小村庄感到十分可惜,有些结局可能终究是不可避免的。

        艾登带着基诺,卡米尔和安蒙一行人打算在碣石村四处走动一下,毕竟接下来还有几场硬仗要打,趁此机会清理清理思绪。而这时,艾登发现在村子的中心广场,有一个和自己年纪相仿的年轻人正坐在地上发呆,这年轻人身上穿着一件破旧但还算干净的长袍,一头蓬松的卷发配上他五官分明的脸倒也算是英俊,最主要的是他身上有一种让人说不上来的气质,这种气质艾登之前从没在任何人身上看到过。

        这年轻人面前还摆着一个棋盘,带着一丝好奇,艾登一行人走了上去,定睛一看,是一种叫做“军演棋”的棋盘游戏。

        “军演棋”规则十分复杂,里面包含了统筹,谋略,博弈等要素,没有一定的军事素养基本无法上手,因此它并不是一款平民大众的棋类游戏,倒是在王室权贵,军事将领们之间很流行,毕竟会下“军演棋”本身就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情,可以将自己和平庸之辈区分开来。

        卡米尔蹲下身说道:“哇塞,你看我发现了什么,这儿竟然还有军演棋。”卡米尔抬头笑嘻嘻地对那年轻人问道:“你会下吗?这个可是相当难呢。”

        那年轻人云淡风轻,并没有感觉自己被冒犯,悠悠说道:“一个游戏而已,会一点点吧。”

        卡米尔对这年轻人的反应似乎不太满意,一时兴起,想要来场恶作剧。他盘算着刺激这个年轻人一下,毕竟在“军演棋”方面自己也算是个好手,主意打定,卡米尔说道:“我看你一个人也玩不了,要不我陪你来一局?”

        那年轻人单手托腮,笑着说道:“好啊,这个村里可没人是我对手,他们一直输,所以都不跟我玩了,能理解,毕竟游戏还是赢家才会快乐。听说你们是从王城来的,今天我可是专门出来看看能不能遇到好对手,可别让我失望哦。”

        卡米尔撸了撸袖子道:“哟呵,口气不小,”卡米尔兴致一下就来了,看了看身上,继续说道,“来,这局我要是输了,我这袍子你拿走。”

        年轻人急忙摆手:“不不不,你们都是大人物,我穷的叮当响,输了的话可没什么东西给你。”

        卡米尔嘿嘿一笑,说道:“你要是输了,也不用你干嘛,身上挂着牌子,上面写我是个输家大傻瓜在这广场呆一天就行。怎么样,敢不敢?”

        年轻人拍了拍手,笑着说道:“那没问题,简单,来吧。”

        卡米尔也不顾满地灰尘,就地坐在那年轻人对面,说道:“按照军演棋礼仪,我自我介绍一下,我是莱赞王城法师塔首席学徒,艾登皇子左右手,白鹰骑士团专属法术顾问,人称白银之翼,法师塔内定下一任大法师,王城少女杀手卡米尔恩霍兰,你怎么称呼?”

        听到这里艾登和安蒙相视一笑,就连不苟言笑的基诺都翘起嘴角摇了摇头,如果说前面一两个称号还算靠谱,后面的一系列称号完全就是他瞎掰的。

        那年轻人点头示意了一下,说道:“我叫亚连加兰,很惭愧没有什么说得出口的称号。那咱们开始吧。”

        接着两人不在言语,你一步我一步地开始下起了军演棋。

        艾登仔细观察着俩人的棋局,这亚连的棋路并不特别,中规中矩,并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感觉。而卡米尔下棋则和他本人一样,风风火火,攻击性极强。表面上看亚连一直是被动防守的那一方,但是卡米尔却始终找不到破绽能够突破亚连的防守,十几手后,亚连滴水不漏的防守让卡米尔越发急躁,而就是这一瞬间的破绽被亚连抓了个正着,所谓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卡米尔越急失误就越多,很快局面就变得无法控制,随着亚连的一声“死棋”为这场较量画下了句号,最终以卡米尔的失败收场。

        亚连笑着拍了拍手,说道:“谢谢指教,承让了。”

        卡米尔不甘心地拍了下大腿,但很快他一扫失败的阴霾站了起来,当场脱掉自己华丽的长袍说道:“我输得起,咱可从来都是说到做到,顶天立地的男子汉。”说完将脱下的长袍扔给亚连。

        亚连接住长袍,反手递给卡米尔说道:“大人,咱们就是随便玩玩,不用这么认真……”

        没等他说完,卡米尔傲娇地打断他,说道:“你可以赢我,但是我不许你羞辱我,咱们既然提前都说好了,你不要就是看不起我。”

        见卡米尔如此坚决,亚连也不好再推迟,收下长袍说道:“那就谢谢大人了。”

        卡米尔摆了摆手,穿着内衣故作潇洒地双手叉腰,那神气的姿态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赢了呢。

        艾登向安蒙使了一个眼色,安蒙随即心领神会点了点头,他在卡米尔刚才的位置坐了下去,说道:“小伙子,你的水平真不赖,我也陪你来一局吧,你可有信心啊?”

        亚连拍手笑道:“那当然太好了,好不容易能好好过过瘾,我可得好好把握这个机会。”

        安蒙和亚连刚准备开始下一把,卡米尔突然伸手拦住,说道:“哎~就这么干下,那多没意思,整点说法,像我刚才那样。”说完他使劲朝安蒙挤了挤眼睛。

        安蒙明白了,不禁莞尔一笑,看了看自己身边,拿出一把防身用的匕首,毕竟是皇家的东西,就算是一把小匕首,从工艺和造型上来说也是价值不菲。说道:“行吧,既然我同僚都这么说了,我也不让你白下,你如果赢了,这匕首归你,你如果输了,刚才赢的长袍还回来就是了。”

        亚连说道:“咱们真没必要这样,这长袍其实也不适合我穿,给我也是累赘,咱们什么都不用赌,我现在就可以把长袍还给这位大人。”

        没等安蒙说话,卡米尔又跳了出来说道:“不,我不让你还,输出去的东西拿回来也是得堂堂正正地拿回来,要不可被人看不起,我丢不起那人。”

        然后卡米尔转头凑到安蒙耳边,小声说道:“我的大人,没问题吧?”

        安蒙信心十足地小声回道:“放心吧,我都下了几十年的军演棋,不是我吹牛,放眼整个王城也没有几个人是我对手。”

        卡米尔点了点头,说道:“那我就安心了,你可速战速决,我现在都有点冷了。”说完卡米尔还吸了吸鼻子。

        等俩人说完,亚连也不再多话,说道:“行吧,那就请大人多指教了。”

        安蒙稍微点头示意,说道:“我是王国前内务大臣,安蒙贝利,咱们开始吧。”

        随着亚连和安蒙的棋局开始,艾登开始更加仔细地观察两人的棋局,从经验上来看,安蒙刚才说的话并不是吹嘘,他下棋的思路清晰,手法干练,具有前瞻性,能够先于对手进行布局,王城内没有几个敌手这话不假。从实际形式上来看,亚连也正是照着安蒙的布局在下,局势上看亚连已经落入了安蒙的陷阱。但就在几十手后,艾登意识到了不对劲,看似亚连是照着安蒙的引导在下,但是现在形势却突然逆转,变成安蒙在跟着亚连的思路走,难道说?艾登看了一眼亚连,又将思绪拉回到棋局,这个亚连从一开始就不是因为安蒙的引导在下棋,而是比安蒙想的更加长远,让安蒙以为自己胜券在握,实际上不过是中了亚连的计中计而已。

        对于安蒙这样经验老道的人来说,也很快就发现了不对劲,渐渐额头上沁出了汗,他伸手擦了擦汗,绞尽脑汁试图挽回颓势,最终还是无力回天。

        最后,安蒙叹了口气,说道:“我认输了。”

        亚连笑了笑,说道:“承让。”

        卡米尔不可置信地看着安蒙说道:“就这?这就输了?”

        安蒙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把匕首递给亚连道:“甘拜下风。”

        亚连接过匕首,笑着对艾登说道:“看起来,你也是个高手,其他几个人一直都在看你的眼色,你也一直在分析我们的棋局,不亲自来和我过一把吗?”

        其他三人闻言全部看向亚连,艾登则笑了笑,大步流星走了过来,坐在了亚连对面,说道:“可以啊,也跟他们一样,咱们也赌点什么,我输了的话我可以满足你任何一个要求,但是如果你输了的话,你得跟我走,怎么样?”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