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黑棘战记在线阅读 - 第1章 复仇 1

第1章 复仇 1

        第1章    复仇    1

        高贵的莱赞王高高地坐在自己庞大奢华的王座上,两个穿着暴露的妖艳女人在他怀中一左一右抚摸着他的身体,时不时发出轻微的调笑声,整个宫殿不知为何,显得有些阴暗,莱赞王的目光却能穿透黑暗,直直盯着自己下方的大臣。他本就十分魁梧,气势上高人一等,如今配上他的面无表情,让人捉摸不透,威压更是让下面的人大气不敢出一声,大臣安蒙感觉自己的衣服竟然已经被汗水湿透。

        在莱赞王下一个阶梯的座位上是他的二儿子艾登,今年只有二十岁,这个皇子一直都是玩世不恭的纨绔子弟形象,此刻衣衫不整地慵懒躺在颜色艳丽的垫子上,醉眼惺忪的他正让自己的贴身侍卫往自己的杯子里添酒。

        安蒙咬着牙在心里狠狠唾了一口,小心翼翼地往前一步低头躬身大声说道:“吾王,下城区如今腐败严重,罪恶滋生,居民民不聊生,再往下发展下去恐怕会动摇王权,发生叛乱,请吾王及时定夺如何处置。”

        话音虽落,莱赞王却无动于衷,一片沉默。倒是他怀中地两个女人不合时宜地笑声打破了平静。

        艾登伸了个懒腰,说道:“不过是平民琐事,不必大题小作,再说,我国子民皆在我父的庇护下休养生息,理应心怀感激,我国官吏辛苦工作,收取些辛苦费也是应该的。”

        “荒谬!”安蒙心里大呼,他抬起头看向莱赞王,莱赞王竟然露出一丝邪笑,点头说道:“正是如此。”

        安蒙心中不可置信,原本的贤君为何会变成如今这副昏庸暴戾的姿态,他还记得曾经的莱赞王还是个勤于政事,胸怀天下和百姓的国王,自己也正是被他的此等魅力折服,甘愿鞍前马后,直到一年前突然性情大变,荒淫无度,暴戾无常,尽管如此,安蒙念着曾经内心的誓言,仍旧决定尽忠到底。

        安蒙咬牙继续说道:“法师塔大量资金去向成谜”“王城之中谣言四起,据闻有居心叵测之人正准备发动叛乱”“下城区和商业区,甚至上城区频频出现居民失踪,人心惶惶”“王国盟友恐有背叛毁约,趁虚而入之意”这一条条信息每一个都触目惊心,预示着王国根基正在动摇,恐生巨变。安蒙带着的声音带着祈求和绝望,“请吾王定夺。”

        而莱赞王仍旧无动于衷,他往前探了探身子,低眼扫视了一圈,众大臣被他看的心里发毛,纷纷低下头躲避视线,只有安蒙用带着悲壮的眼神迎了上去,与莱赞王四目相对,莱赞王直勾勾地盯着安蒙用低沉地声音说道:“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这些琐事,不必多说。”

        艾登看着安蒙,嘴角泛起了一丝笑意。

        “吾王!”一个信使急匆匆地跑到大殿,半跪在地上,气喘吁吁地说道:“奉命出征讨伐叛逃法师尤利西斯的霍尔曼皇子的军队受到重创,据报尤利西斯使用了禁忌的黑暗魔法和死灵法术,可能还有其他援军,目前霍尔曼皇子正撤退重整!”

        莱赞王面露愠色,伸手使劲抓了抓怀中女人,惹得两个女人惊呼一声,然后娇笑起来。

        艾登哈哈大笑道:“想不到我那不可一世的哥哥竟然吃了瘪,实在可笑!”艾登放肆笑的直不起身。

        安蒙无论如何都压抑不住心中的怒火,大喊一声:“够了!”一声惊雷震动整个宫殿,瞬间宫殿安静的连根针落地都能听见,艾登躺回自己的垫子上,歪头带着笑意看着安蒙。而莱赞王还是没什么变化。

        安蒙直起了自己的腰,开始大声斥骂艾登皇子,他实在想不通为何莱赞王的血脉会产生这样的耻辱,他将这一年的不平,愤恨,无奈全部一股脑发泄了出来,他的脸涨的通红,随后他将手指着莱赞王破口大骂,整个宫殿充斥着他义愤填膺的怒吼。莱赞王慢慢站起身,沉默地瞪着安蒙。

        在旁的艾登抬了抬手,他的贴身侍卫立刻闪身朝安蒙冲了过去,安蒙一惊,不自觉地伸手要档,那贴身侍卫抓住他的手顺势一拉,脚下一绊,转眼便将安蒙按倒在地动弹不得。

        艾登站起身说道:“你既是我们的大臣,那自然就是我们养的畜生,不服管教的畜生总要好好调教一下,你从今往后就当我的马,替我拉车,我来亲自教教你如何当好一个听话的畜生。”

        安蒙怒吼一声,破口大骂,那贴身侍卫往他后颈一敲,安蒙眼前一黑,全身瘫软,晕了过去。

        艾登对着贴身侍卫挥手说道:“把他拉入牢房,另外,把他的家人全都给我找出来,全部关押,他的财产尽数充公。”

        侍卫点了点头,将安蒙拖了下去。

        一众大臣有的摇头叹息,有的擦了擦汗,有的不自觉全身发抖。

        艾登转身对莱赞王低头行礼道:“吾王,我看我的哥哥需要点帮助,不妨就由我为父王排忧解难,亲自领军前去救援,顺便解决尤利西斯这个心头大患。不知父王意下如何?”

        莱赞王转身坐回王座,咧嘴一笑,说道:“那就照你的意思办吧,别让我失望。”

        艾登举起酒杯,一饮而尽,举起酒杯道:“不辱使命。”

        下方群臣齐声喊道:“祝艾登皇子凯旋!”声音久久回荡在宫殿,才逐渐散去。

        宫殿上的风波告一段落后,艾登孤身走在王宫走廊,阳光透过立柱洒向他的脸庞,他并没有继承莱赞王的勇武,倒是继承了母亲的美丽外形。莱赞王的王后,霍尔曼皇子的母亲安妮皇后带着两个侍女迎面走来,虽然岁月在她脸上留下一丝痕迹,但是那高贵的气质却不曾改变。

        艾登立马收起吊儿郎当的态度,恭敬地鞠躬行礼道:“母后。”

        安妮皇后对身边侍女点了点头,两位侍女立刻迅速低头退身远离二人。

        安妮皇后稍做还礼,随即轻声说道:“听说,你要领军去援助你的长兄。”

        艾登低头回答道:“是,母后。”

        安妮皇后叹了口气,用手轻轻抚摸了下艾登的脸,说道:“你的母亲去世的早,你是我从小带到大的,你要做什么就去做吧,不必顾忌,但是记住,万事小心。”

        艾登抬头看着安妮皇后,说道:“是,母后。”

        安妮皇后见他脸上透露着的坚毅和决心,张了张嘴,但没有多说,从艾登身边擦身而去,两个侍女迅速给艾登行礼后,快速碎步跟了上去。

        艾登对着安妮皇后的背影,行了个礼后,转身前行。

        一周后。

        王城的街道上仿佛正在进行盛大的游行,实际上是艾登准备领军出征,街道边占满了民众挥舞着鲜花,大声欢呼。年轻英俊的艾登在少女们心中一向都有很高的人气。艾登穿着华丽的盔甲,坐着精心装饰的马车,而这马车前没有马,只有穿着破旧粗布衣服,嘴里塞着木棒的一个人,正是安蒙。为了不知身在何处的家人,只有忍辱负重,将愤怒深埋于心。他浑身冒着青筋,汗流浃背,努力拉着马车前行。

        马车后面跟着的一只规模不大,约500人的骑兵,全部身着白甲白袍,这就是艾登的私人护卫军白鹰骑士团。

        艾登站起身朝两边示意挥手,引起了少女们的尖叫。这时一个穿着华丽长袍,手握短杖的年轻人从后方骑马追了上来,他披风上的纹章证明他正是王城法师塔的一员。

        艾登看见来人,一笑,说道:“你又迟到了,卡米尔。”

        年轻法师卡米尔拉了拉缰绳,让马慢下来,笑道:“迟到总比不到好。”接着他俯下身调侃道:“你的新马不错呀。”

        安蒙瞟了一眼卡米尔,他那华丽的穿着显然并不匹配一个法师,尤其是还是一个法师学徒的人,如此的奢靡和招摇,有皇子撑腰所以有恃无恐,这个国家已经烂到了根里。对于这个国家,安蒙已经心如死灰。

        经过了大半天的行程,白鹰骑士团已经远离了王城,朝西方的静谧森林继续前进。

        艾登和卡米尔对视一眼,艾登抬起手,卡米尔朝后面大喊道:“全军停止前进!”

        安蒙的肩膀已经拉出了血印,此刻的他早就失去了往日的神采,听到全军停止前进的命令后,一下瘫倒在地,这时有人递给他一个水壶,他立马接过,大口大口地猛灌起来,等到缓过神,才发现给自己递水的正是艾登皇子。

        而接下来艾登的举动更是让他大吃一惊,艾登就这么低头在他面前半跪下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