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自龙族开始的神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失信的承诺

第一百一十九章 失信的承诺

        “踏踏”

        路明非小心翼翼地探出脚,试探性地点了点脚下的空气,待确定了自己真的不会从空中掉下去,才长呼了一空气,放松了些许。

        虽然他不能理解为什么明明空无一物的半空,在他脚的踩踏下会发出如同踏在地面一样的声音。

        不过,这种脚踏实地的踏实感对于他这个刚刚还掐着秒落地的人来说,颇有一种死里逃生的……感动。

        “哥哥,你流泪了。”

        路鸣泽骑在路明非的背上,探出的脑袋正好捕捉到了从路明非眼眶中流出的两抹热泪。

        “啊,刚刚风吹眼睛,所以……”

        路明非连忙擦去脸上的眼泪,狡辩道。

        “是吗,哥哥,我以为你是吓得呢?”

        路鸣泽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好像真的信了路明非的话,只是嘴角的一丝微笑显得有些讥诮。

        “当然,当然……”

        路明非撇开头,装作没看到路鸣泽眼里的戏谑。

        可恶的小鬼,看破不说破啊!

        在刚刚那种情况下,路明非觉得自己现在还能站得住,而且还背着一个可恶的小鬼,已经超过很多人了好吧!

        就比如说他认识的:

        先潇......嗯.....那就是个人形怪兽,不算。

        楚师兄......

        额,路明非想了想,还是算了吧。

        按照他对楚子航的了解,估计在楚子航落地的前一刻,还能保持那张万年不变的冰山脸......然后摔成一地冰块。

        至于恺撒老大,恐怕还没落地就有火箭飞来“救驾”吧。

        没准他还会在空中整理自己的金色秀发,然后装杯而骚包地吟唱一段意大利诗歌?

        “哥哥......”

        路鸣泽太了解这个不着调的哥哥了,看路明非一脸“痴呆”像是死机了一样,就知道路明非又不知道神游到哪去了。

        路明非看向路鸣泽。

        这个小恶魔一样却自称他弟弟的男孩,已经收敛了嘴角的笑容,金色的瞳孔像是一汪无底的深潭,溺死人的灵魂。

        路鸣泽面无表情,正太的脸蛋却有着大人一般的不符合年龄的成熟,像是历经了沧海桑田,岁月迁徙。

        “祂醒了,哥哥……”

        路鸣泽盯着路明非的眼睛,语气沉重,像是在对路明非说话,可又像是在对着别人。

        “多少年了,自祂......后,再未重生。哥哥,祂醒了,不会放过我们......”

        等等,什么祂?祂是谁?为什么不放过我们啊?

        路明非一脑门疑惑,完全不明白路鸣泽在说什么,问道:

        “你是把你同学打晕了,他醒了要揍你?初中生打架很正常的嘛,不过打架我可帮不了多大忙啊,得先潇和楚师兄......”

        路明非看着路鸣泽那张盯着自己一动不动的脸,白烂话说不下去了。

        他再傻,也知道路鸣泽这样的恶魔弟弟,哪会上什么初中。

        “哥哥......”

        路鸣泽喃喃,眼中神光流转,像是思考着什么。

        他凝视这个在他黄金瞳注视下有些不自然的路明非,他的哥哥,嘴唇动了动,像是要说什么,可终究没开口。

        狮子真的能混入羊群吗?

        哪怕狮子收起利爪,小心地不露出自己的獠牙,每天匍匐在地上装作无害的样子,可狮子终究是狮子啊。

        路鸣泽从不怀疑路明非的能力,他生来就是王,也必将重登属于他的王座。

        这是命运,是天命!

        虽然路明非总是一副怂怂的衰仔样,好像谁都能上去踢他两脚,欺负欺负他。

        可是,这是能与祂对视的存在,除了极少的几位禁忌,谁敢与祂对视?

        古代臣民觐见皇帝,都要低首垂眉,未得皇帝允许,不可抬头。

        这是皇权!

        与上对视,即为忤逆!

        半响。

        路鸣泽决定还是先解决眼下的事,否则,错过了这一纪元,他们都没有未来可言。

        “祂醒了,很快就会找到你,然后.......”

        “请我吃个饭?”路明非插嘴,又控制不住自己的白烂话属性。

        “呵呵。”路鸣泽像是被路明非的话逗笑了。

        笑容配上那张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正太脸,要是被记录下来,不知道会让多少老阿姨疯狂呐喊:“儿子!妈妈爱你!妈妈爱你!”

        “是把你做成饭。”

        路明非不知道路鸣泽三十七度的嘴巴怎么能说出这么冰凉的话。

        他刚想说“你和我开玩笑的吧”,可看到路鸣泽那双认真的眼睛,心里不知怎么就相信了。

        不过他还是弱弱地嘀咕一句:“吃人是犯法的......而且为什么啊?”

        路明非觉得就算被吃也要当个明白鬼。

        “哥哥,是我们欠祂的,我们......没能完成承诺。”小恶魔路鸣泽罕见地露出一丝愧疚的神情。

        “欠了可以还啊,还了是不是就行?”

        路明非不想放弃,冤家宜解不宜结。

        路鸣泽没理他。

        “实在不行还能跑啊?”

        “跑不掉,日本已经出不去了,这是祂的领土。”

        路明非绝望了,很快又带着些许希翼的目光看向路鸣泽:“你会救我的吧?”

        路明非心想,毕竟我俩可是异父异母的亲兄弟啊!

        路鸣泽眼里闪过一丝金光,像是闻到了肉味的狐狸,又像是看到了客人的奸商。

        “当然可以。”路鸣泽笑得像是偷到鸡的黄鼠狼。

        就在路明非准备和路鸣泽调换个地位,当场认路鸣泽当哥哥的时候,又听路鸣泽说道:

        “不过,得加钱。”

        ”加钱?”

        “二分之一的灵魂,哥哥,二分之一的灵魂,你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只要二分之一,你就能将祂斩落马下!你还在犹豫什么,速来抢购吧!”

        路明非一头黑线的看着眼前这个一秒变奸商,还说着电视上差劲的推销广告词的路鸣泽,瞬间在心中把路鸣泽从“家人组”删除。

        异父异母哪来的亲兄弟,是陌生人!是谋财(划掉)......是害命的陌生人!

        路明非长叹一口气:“越南缅甸老挝都没你狠,你知道吗?”

        路鸣泽挑了挑眉毛,“所以,哥哥,要交易吗?”

        他的语气变得无比虔诚,像是在祷告,好像只要路明非答应交易,立刻就会有什么事发生。

        路明非盯着路鸣泽,小恶魔的表情无比认真,他看了看周身凝固,仿佛时间停止了的半空风景,深深地吸了口气。

        “我……”

        路明非停顿了一会儿,突然一把把路鸣泽从背上拉下来,然后调头就跑,边跑边大喊:

        “救命啊,嘎腰子,买卖灵魂了啊,有没有人管啊!”

        “哥哥......”

        路鸣泽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看着路明非跑远的背影,欣赏着他拙劣的表演。

        “没人告诉你,你压根就不会撒谎吗?”

        路鸣泽喃喃,突然笑了,只是眼里又带着几丝沉痛。

        “是察觉到了吗?”

        忽然,原本死寂的空间翻起一丝微不可查的涟漪,路鸣泽眉头一皱目光瞬间锁向波动的来源。

        一团红光划破天际,像是在天空横行的流星,跨越空间飞速袭来。

        刚刚空间的涟漪正是由它引发。

        “不对!”

        路鸣泽目光一凝,黄金瞳骤然大亮,发出洞穿一切的光亮。

        “世界的厌弃吗,看来,祂也不太好过......”

        黄金瞳逐渐熄灭,路鸣泽脸上露出了然的神色。

        “但愿,能来得及......”

        话语似被空间吞噬,未能远传......

        ......

        “路明非?”

        正撒丫子狂奔的路明非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呼喊,步伐一滞,差点摔倒。

        “先潇?先潇!我在这儿!”

        路明非听出了声音,正是先潇。

        对着周围空间惊喜地大喊,恨不得蹦起来。

        空间随着路明非的呼喊,似乎变得脆弱如泡沫,不一会儿变“啵”的一声,散为无形。

        骤然的失重坠落感再次传来,路明非的手上又突然出现了好像睡着了的诺诺。

        他再次下坠,刚刚的一切仿佛只是一场梦。

        “救,救命啊!”

        路明非一张嘴,就被呼啸的风灌得说不出话。

        “吾儿莫慌,为父来也!”

        空中,一道红光飞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