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自龙族开始的神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七章 源稚生的暴风雨之夜

第一百一十七章 源稚生的暴风雨之夜

        暴风雨已经持续数个小时。

        狂风似妖魔的嘶吼,伴着雨水的唰唰声,尽管日本各家各户都禁闭门窗,可这如同末日来临的景象还是让不少人开始祈祷神明的庇佑。

        源稚生兄弟站在那儿,任凭暴雨冲刷,脚下是一具已经失去生命气息的尸体。

        “稚生,你又一次出乎了我的预料。”

        意外的,橘政宗并没有因为王将的死而多失态,就好像死了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反而带着些欣慰与感概,看着源稚生。

        “愿意听听老爹的故事吗?”橘政宗轻声道。

        隔着雨幕,源稚生与橘政宗相距不过几步,以源稚生的速度连一秒都不需要就能把手中的刀插入那个男人的胸膛。

        然后,一切就都结束了吧。

        源稚生心想。

        他看着不远处的橘政宗,这个他喊了近十年老爹的人。

        自从他被老爹领养,带回蛇岐八家,老爹一直都把他当亲儿子一样教导。

        他也发自内心的把橘政宗当作亲生父亲一般爱戴、尊敬。

        可就在今天,一切都变了!

        雨珠将橘政宗的声音打碎,模糊而不清晰。

        源稚生希望自己的记忆也能如此,只要……模糊今日。

        他还是那个不想当皇帝的“太子”,橘政宗也还是那个总是和蔼包容他的老爹。

        “哥,别听他的……”源稚女看向源稚生,担忧隐于仇恨之中。

        刀锋一转,就要上前砍了橘政宗。

        相比于被橘政宗带大的源稚生,一直被王将操控的他对这些和王将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可没有任何好感。

        “稚女!”

        “哥!”

        源稚女看着拦在自己身前的手臂,又看向源稚生,咬了咬牙终究还是止住了动作。

        橘政宗如同没看到兄弟两人的动作,开始了诉说。

        “当年二战,战场上出现了许多拥有超能力的人,混血种第一次进入普通人的视野。

        战后,苏联作为战胜国,抓了很多东西方的孩子,都是混血种。

        他们想通过这些孩子研究出为什么混血种能拥有那些不可思议的能力,进而武装自己。

        所有孩子都被带到秘密研究基地,一座海上岛屿。”

        说到这里,橘政宗停顿了一下,原本平静的眼眸被复杂的神色填满,逐渐变得炙热,还有着一丝……恐惧!

        “黑天鹅港!”

        “库嚓!”

        雷鸣声炸响,白色的闪电如银蛇在天空狂舞。

        就像,天怒了!

        ……

        “老,老板!”

        苏恩曦匍匐在地,如同背负着大山,她竭力抵抗着内心的恐惧,艰难地开口。

        半空中一副镜子似的圆框漂浮,里面人影浮动,还有声音传来。

        然而镜子旁,一个男孩伫立空中,金色的瞳孔放射出摄人的光芒,扭曲的面容满是怒火,黑色的小西服边摆无风自动。

        可怕的气势凝聚成了实质,在听到苏恩曦虚弱的呼唤后,路鸣泽从愤怒的状态中回过神来。

        气势骤然一收。

        “老板……”

        苏恩曦止不住内心的恐惧,有些怯怯地看向路鸣泽。

        她不知道为什么路鸣泽在刚刚听到“黑天鹅港”后会如此的失态。

        那种怒火像是要焚烧世界。

        这样的路鸣泽她从未见到过。

        印象中老板总是一副胜卷在握,胸有成竹的模样,如同高高在上的神灵肆意玩弄着凡人的命运。

        什么能让神灵愤怒?

        尽是蝼蚁的凡间,还有什么地方能让神灵恼怒?

        黑天鹅港,究竟是什么地方!?

        路鸣泽信手一挥,半空中的“镜子”便如气泡般破碎绽开,接着消失不见。

        “盯好他们。”

        路鸣泽的声音有些冰冷,尽管他已经极力想要柔和下来,不要吓到眼前的女孩,可他还是止不住自己的怒火。

        话音落下,路鸣泽的身影便消失在空中,恍如从未出现过。

        苏恩曦呆呆地看着路鸣泽消失的地方,眼眸流转,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论能力,他是老板手下最得力的员工,“奶妈团”的“智慧担当”,可真正最了解老板的,却不是她。

        “三无妞知道吗?”

        苏恩曦心想。

        她想起了陪伴老板最久的那个女孩,那个像是机器人般没有一点点“人味”的女孩。

        ……

        “……最后我逃了出来,带着研究的成果,来到日本,改名换姓,筹划着今天。”

        橘政宗的故事已经快要说到结尾。

        “这些都是克隆体,当年的研究成果之一。”

        他又指了指周围这些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个体,坦诚地像是要把一切都交代清楚。

        “老爹……”

        源稚生忍不住出声,看着眼前的男人,那句“老爹”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

        橘政宗忽然笑了,像是为那句“老爹”而高兴。

        只是在雨幕的遮掩下,这笑容几乎不可见。

        “稚生,我的故事就要落幕了。”

        橘政宗看着源稚生,眼神复杂,却又像是卸下了万斤重担。

        “今日无论结果,再无橘政宗!”

        源稚生忽然有一种不详的预感,心如同被一双手骤然捏住。

        橘政宗突然后退,周身的克隆体们像是商量好一般默契地上前,成包围之势对着源稚生两兄弟而去。

        “老爹!”

        源稚生暴起上前,对着橘政宗冲去。

        按耐已久的源稚女更加激动,早在橘政宗刚有动作时就已经冲了出去,甚至比源稚生还要快上几分。

        他早就受不了橘政宗的絮絮叨叨。

        谁关心他的故事?

        源稚女只想砍下橘政宗的脑袋!

        克隆体们像是堵墙一样围住了源稚生两人,举起武器,悍不畏死地与二人搏杀在一起。

        他们如同求死一般的攻击着两人,阻止他们靠近橘政宗,以伤换伤,完全不顾自己的生命。

        哪怕被斩断胳膊,他们都要用腿,用牙齿拖拽两人。

        场面瞬间变得无比惨烈。

        橘政宗淡淡地看了眼奋力厮杀的源稚生,如同没听到源稚生的呼喊,毫不犹豫地转过身,走向巨大的青铜祭台。

        那里,一具残破的龙骨被固定在十字架上,像是传说中受难的耶稣。

        雷鸣与闪电大作,忽闪忽闪的电光印得龙骨透着如玉般的皎洁光亮。

        “@#%“!*:......”

        橘政宗的嘴里发出一阵意味不明的音节,古老的腔调像是太古时期的咏叹,又像是远古时代的祭祀!

        天裂开了!

        万道电光落于青铜祭台之上,却没将祭台融化,反而落于其上后就消失不见,如同被祭台吸收了一般!

        轰隆隆——

        祭台突然发出一阵阵的机械扭动之声,像是机关被触发。

        雕刻在上面的铭文与图案被一道道如水般的银白色能量注满,变得愈发活灵活现,像是挣脱祭台的束缚,重现于世间!

        “呼——”

        古老的音节突然停下。

        疯狂劈下的雷霆突然聚合为一道粗壮无比的光柱,像是贯通了天地一般直插苍穹!

        风声,雨声……一切的一切都静默了下来。

        天地像是静止了一般。

        吼!

        不知过了多久。

        蓦然,一声龙吟从天边传来,打破了这份沉寂!

        那通天的光柱中,似有一条修长的身影游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