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自龙族开始的神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六章 王将,死

第一百一十六章 王将,死

        呼嗤,呼哧……

        楚子航喘着粗气,像是一个老旧不堪的风箱。

        溯——

        一道银白亮光划过。

        他转手一刀砍下奔来死侍的头颅,村雨的刀身上不沾一丝血迹。

        大雨冲刷了一切,一朵朵“鲜艳的玫瑰”绽放后又渲染开来。

        身形蓦然一动,楚子航身如鸿雁,自空中滑落,手中的村雨下挑出半轮弯月。

        一只死侍止住了身子,利爪没能最终洞穿近在眼前的身体。

        “谢谢。”

        恺撒闷声道。

        金色的长发贴在头上,像是一只落汤鸡。

        他的面色苍白,胸口起伏不断,明显的体力不支。

        泄愤似的一脚踢倒身后无头死侍的躯体,恺撒看着点了点头又厮杀而去的楚子航,感到有些无力。

        他都不会累的吗?

        恺撒目光所及,全是死侍,饶是以他的“自信”,也有些绝望。

        更别说镰鼬给他带来的更远处的信息。

        他们已经堕入了死侍的海洋!

        而刚刚在他身后,想要偷袭他的死侍他并非没有察觉。

        [言灵·镰鼬]给了他类似于游戏时的上帝视角,周围的一切都无所遁形,不存在视线死角。

        可恺撒实在是没力气了。

        他从来没有经历过如此大规模、长时间的厮杀,握着狄克推多的手已经发软,颤抖。

        玛德,今天怕是得交代在这了!

        恺撒一咬牙,反手奋力砍向一个扑来的死侍。

        刀锋入体,可却未曾划出。

        狄克推多依然锋利,可握着它的人却力量大减,而死侍的身体骨骼强度虽然比不上钢铁,可也相去不远。

        狄克推多卡在死侍的骨骼中,进退不得。

        死侍的利爪向恺撒抓来。

        恺撒当机立断,生死间爆发出惊人的力量。

        松开狄克推多,跃起双脚猛蹬死侍,接着反推力向后飞去,在空中双手摸向腰间,掏出两把手枪。

        一套动作竟有些行云流水之感。

        枪响。

        子弹透过死侍的双眼,搅烂了它的大脑组织。

        死侍踉跄两步,无力地倒在地上。

        同时落地的还有恺撒,他躺在地上,呆呆地望着黑漆漆的天空,任雨水冲刷他的脸庞。

        金色的瞳孔熄灭,变回了淡蓝色。

        恺撒现在连动一只手指的力气都没有。

        “哄——”

        远处突然传来一声爆炸般的轰鸣,接着一股巨大的气浪袭来,差点将恺撒的身体卷起。

        恺撒的视线中似乎光亮爆发,又很快黯淡下去。

        ……

        楚子航用村雨支撑着身体,以他为中心二十米内的死侍清扫一空,只剩下一些焦黑的残肢,空气中弥漫着烤肉的香味。

        外面的死侍想要冲入这片区域,又被残余的千度高温点燃,在嘶吼惨叫中化为灰烬。

        这里成了暂时的禁地,宛如炼狱,一座人间的炼狱!

        楚子航抓紧时间调整着自己的呼吸,[君焰]的爆发给了他一丝喘息的机会。

        他可以爆发出更猛烈的[君焰],甚至是那未知的,但绝对超脱[君焰]之上的言灵!

        可那需要时间。

        越厉害的大招施法前摇越长。

        哪怕是龙王,在释放灭世级的言灵时也要时间吟唱,而不是瞬发。

        可这些无边无际的死侍却不会给楚子航足够的“施法时间”。

        楚子航看着已经重新冲了过来的死侍,握着村雨的手又紧了几分,他直起身子,毫不犹豫地迎了上去。

        这样的暴风雨之夜,无穷的死侍,他太熟悉了。

        ……

        另一边,源家的两兄弟也有着自己的小战场。

        源稚生和弟弟源稚女一前一后对着以王将为首的“橘政宗”们劈砍,他们脚下,已经躺着不少“橘政宗”的尸体。

        “稚生,放弃吧,加入我,你就是神子,未来世界之神的神子!我能成为白王,就能让你成为新的四大君主!稚生!”

        唯一站在远处没有战斗的橘政宗大声喊道,暴雨打湿了他的和服,十六瓣菊家徽贴在背后,几乎不可见。

        源稚生像是没听见一般,只顾闷着头挥舞刀锋。

        王将挥刀斩杀,被格挡后借着反震力后跳一步,桀桀阴笑,“稚女加入我们也是同样的条件哦!”

        可换来的只是源稚女更加疯狂地劈砍,那张如女人般美丽的脸庞在怒火的加持下显得有些狰狞。

        “这样……那就只能游戏结束了。”

        王将也不恼,反而露出笑容,“橘政宗”们都快速退出战场,站在王将和橘政宗身后。

        王将看向橘政宗,待橘政宗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后,他笑着将手伸入怀中,缓缓掏出了一个两个木块。

        源稚女的瞳孔一缩,身体像是恐惧般的颤抖。

        “稚女!”

        源稚生喝道,看着源稚女的眼睛。

        源稚女渐渐镇定了下来,起码身体不再颤抖。

        “哈哈哈,对了,我们的少主恐怕还不知道这是什么吧!”

        王将大笑着将木块拿在手上,冷冷地看着源家两兄弟,像是看着两只待宰的羔羊。

        “没事,你很快就会知道了。”

        声音落下,两个木块相撞,发出低沉的声音。

        嗒——

        嗒——

        嗒——

        像是空旷房间的脚步,又像是深渊空洞的回响。

        空间似乎安静了下来,只剩下这空旷而沉闷的声音。

        “这是楔子,你会永远记住它的。”

        王将不停的敲击手中的木块,表情夸张的扭曲。

        源稚生和源稚女似是痛苦般的捂着头,跪倒在地,对缓步走来的王将毫无发觉。

        “武器怎么能逃出人的掌控,在锋利的刀也会有刀把啊。”

        王将放肆地大笑,看着跪在自己脚下已经渐渐不再挣扎的两兄弟,得意之情溢于言表。

        数十年的谋划,就为了今日。

        作为他最优秀的三个作品,源稚生、源稚女、绘梨衣,他怎么可能不留下后手,以防他们脱控。

        早在三人还是婴儿时,还是赫尔佐格的他便已经给三人做了“脑桥手术”。

        这手术在平时不会有任何影响,可一但满足特定的条件,做过手术的人就会被控制。

        而楔子声就是那个特定条件。

        “你们都……”

        噗——

        噗——

        这是刀剑穿透肉体的声音。

        王将的声音戛然而止,他低头看去——两把刀穿过心脏的位置,血顺着刀身缓缓流淌。

        他知道血水之所以流淌的如此缓慢是因为刀还没有被拔出,只要刀被拔出,他超乎常人的有力心脏就会像一台水泵,把血液喷射而出。

        “为什……”

        他喃喃,不解地看着源稚生两人似是嘲弄,似是愤怒的眼神。

        “你猜……”

        两兄弟站起,刚刚痛苦的表情消失不见,源稚生并没有像电视剧里的主角一样,满足反派死前的疑问。

        唰——

        刀出,血溅,人倒。

        至死王将的脸上还带着难以置信,暴雨不停的冲刷他胸口和嘴中的鲜血,无神的眼睛看着天空。

        未有瞑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