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自龙族开始的神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五章 白王秘辛·创王之谜

第一百一十五章 白王秘辛·创王之谜

        “想喝些什么?”

        路明非看着眼前这个和蔼的老人,苍白的脸上还残留着刚刚呕吐过后的不适,张了张嘴把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说道:

        “咖啡不加糖,谢谢。”

        电视剧上都是这么演的,别人问想喝什么,通常的回答都是“咖啡”,路明非只是按照“标准答案”回答。

        要是回答“营养快线”,那不是尬住了,这电视剧还怎么往下拍!

        昂热点了点头,从桌子的抽屉中取出一个铁罐,取出几粒棕褐色的咖啡豆。

        然后起身走到一个几十厘米高的迷你小磨盘前,把咖啡豆放了进去,一只手抓着磨盘的木柄,推动起来。

        路明非瞪大了眼睛,他进来时就发现了这个迷你磨盘,不过因为太小了,他还以为是工艺品,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喜欢的话就送你了。”

        昂热见路明非盯着磨盘看,笑着道。

        “不,不用了!”路明非头摇得像是拨浪鼓,拒绝道。

        心里腹诽道,我又不是驴,干嘛要这么个磨盘。

        昂热见状,笑了笑没有说话。

        很快咖啡豆就已磨成粉末,被收集在一个杯子里。

        昂热拿起杯子,倒入热水,很快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就摆在了路明非面前。

        “尝尝。”

        昂热伸了伸手。

        “哦,好。”

        路明非端起咖啡,回忆着电视剧里别人喝咖啡的样子,装模作样地把咖啡放在鼻前嗅了嗅,露出“闻到很香很香的东西”的表情,然后才闭眼抿上一小口。

        “嗯……嗯?!”

        路明非的声调逐渐升高,原本享受的“嗯”声也变得有些尖细扭曲。

        咖啡入口,浸泡舌苔。

        那股强烈的苦味让路明非脸上预先演出的享受表情都要挂不住。

        尼玛,怎么会这么苦!早知道就不装了,直接要营养快线!

        路明非在心里呐喊,艰难地咽下嘴里的咖啡,然后放下手中的杯子,打定主意绝不再喝第二口。

        昂热活了百多年,一双眼睛早就炼得火眼金睛,常人的心思他一眼就能看穿,路明非自然也不例外。

        “我的印象里你不是一个死要面子的人。”昂热轻轻道。

        沧桑的眼中沉淀着时间的智慧,在这双眼睛下,路明非觉得自己好像一丝不挂。

        你的印象?说得好像你多了解我一样,大爷,我们才第二次见面好吧。

        路明非习惯性的在心里吐槽。

        可谁知昂热像是有读心术一样,听到了路明非的心声,道:

        “我确实很了解你,而且,路明非我们可不是第二次见面了。”

        路明非见鬼一样地看着昂热,下意识紧了紧衣服。

        昂热慈祥地看着路明非,眼中光芒闪烁,回忆着曾经:

        “路明非,你小时候我还抱过你,你的名字还是我起的呢。”

        昂热语气轻描淡写,可路明非却像是被雷劈了一般震惊地站起,心里翻起了惊涛骇浪。

        ……

        乌云笼罩的天空,风雨夹杂着雷鸣席卷而下,黑暗是这里的主色,如墨一般。

        可突然,一到绚丽的红光划过天空,像是红色的闪电一闪而过,所过之处留下一条真空的通道,连雨水都停滞些许,数秒后才重新落下。

        先潇双目赤红,自高空掠过,目光扫过下方的城市,像是巡天的神灵一般。

        不对,不对,上当了!

        他回想着深渊中的巨龙,一直以来他都隐隐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从楚子航参加拍卖会,到绘梨衣消失,再到白王引诱自己去海底找绘梨衣,以及遇到海底那条巨龙……

        一切都太平顺了,就像调入了某人写好的剧本中!

        白王为何要抓绘梨衣?抓了后又为何要告诉自己绘梨衣在哪?

        先潇目光一闪,看着远方暴风雨的中心,幻化的红光更快几分,向那里飞去。

        ……

        “老板,白王是想要吃掉小怪兽和小白兔2号吗?”苏恩曦不解地问路鸣泽。

        路鸣泽金色的眼眸闪动,没有回答,像是在想着什么。

        苏恩曦没有注意到路鸣泽的神色,自顾自地说着:

        “可是祂明明已经抓到了小怪兽,为什么不先把小怪兽吃了?难道是想凑齐了一起吃?”

        苏恩曦越想越觉得自己发现了答案,她也有这个习惯。

        就是当吃美食时,她习惯等菜都上齐了再大快朵颐,而不是上一道吃一道,那样会让她没有“吃爽了”的感觉。

        虽然最后吃的是一样多。

        路鸣泽摇了摇头,否定了苏恩曦:“不是。”

        “那……”

        “白王是龙族最特殊的。”路鸣泽的眼眸中流淌着熔岩般的金色,威严而瑰丽。

        “最特殊?”

        苏恩曦不明就里。

        “黑王创造四大君主,形态均以自己为模板,虽有些许差异,但大同小异。四大君主后代也皆是如此,由此是为龙族。”路鸣泽轻声道。

        “可白王不是!”他的双眼的金光骤然大亮。

        “祂是龙族的‘异类’,同为黑王创造,实力却远高于四大君主,为什么?”

        苏恩曦没有说话,她知道路鸣泽不是在问她,只是静静聆听着,同时心里翻起巨大波澜。

        她知道,接下来老板说的会是真正的龙族秘闻。

        那种连青铜柱上都不会记载的龙族秘史,甚至整个龙族也许都没有几个存在能够知道!

        路鸣泽端坐在沙发上,神色肃穆,眉宇间散发出浓浓的威严。

        黑色的小西服此刻就像是龙袍,连带着沙发都成了龙椅。

        “白王是唯一不由黑王按照自身所创造,而是仿照其他存在,形态外貌与其余龙族皆大大不同,诞生之日就被天授权柄,连黑王都不曾预料到!”

        路鸣泽声若惊雷,在苏恩曦脑海中炸响。

        他幼小的脸上带着如皇帝一般的威势,金色的瞳孔中仿佛有世界沉沦,好像回到了某个曾经的记忆点,看到了那个不可思议的瞬间!

        外面的雨下得更加疯狂,天空银蛇狂舞,雷鸣声远远赶不上闪电的速度,许久后才发出轰鸣。

        天像是要碎开了一般,被那一条条银亮的“电蛇”切割成无数片。

        海水被狂风卷起,数十米高的巨浪毫不留情地拍在海岸边的峭壁,碎成白花的同时发出巨大的声响,与雷鸣相互喝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