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自龙族开始的神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三章 父子相见

第一百一十三章 父子相见

        “根据气象监测,这场席卷大半个日本的暴风雨目前来历尚不明确,专家推测可能是部分企业过度开发自然,破坏了生态,导致气象多变。请大家禁闭门窗,减少外出……”

        各个广播不停循环播放着这则消息。

        电视台上各个专家众说纷纭,大肆抨击日本对生态的破坏,呼吁政府保护环境。

        一个个红着脸的义愤填膺的样子,就好像今天才知道日本竟然对环境造成了这么大的破坏。

        总有些人能在最适合的时间说最适合的话,夸夸其谈间收获关注和民心。实际上他们也只是说说,对现实起不到任何改善。

        而与他们“日本再不重视环境问题就要被自己灭亡了”这种危言耸听的话相比,没人能想到这场暴风雨或许真的决定日本的存亡。

        暴风雨最中心,也是最猛烈处,橘政宗不顾如子弹般击打在脸上的雨珠,仰头目视天空,表情似癫似狂。

        一个宽阔的祭台耸立前方,暗青色的不知名金属被雨水不停冲刷,雕刻着的神秘图案在闪电下忽明忽暗。

        祭台的中心,是一个偌大的白玉似的骨架,由刻着铭文的铁链锁住固定,呈现出“大”字。

        就像是被钉在十字架上的耶稣。

        不过这个耶稣被钉得太久,只剩下了森白的骨头。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橘政宗几乎按捺不住要喷出胸膛的激动,他将成为第一个由人类进化为“神”的人。

        “把‘容器’送上去。”

        他挥了挥手,下达命令。

        他目光火热地看着祭台上残破的骨骸,这是白王的龙骨,寄宿着白王的力量。

        有了龙骨,再加上他精心培育多年的“容器”,他有七成的把握摆脱人类孱弱的躯体,精神占据白王骨骸,借助龙族的强大恢复力彻底复活。

        “容器”的作用就是帮他过滤龙血,达到他可以接受的程度。

        届时,他就算鸠占鹊巢,成为新的白王!

        暴雨还在倾泻,伴随着狂风,让人睁不开眼。

        雨幕下,一切都是那么模糊不清,入耳皆是哗哗的雨水声。

        抬着木柜的人一动不动,像是没听见一般。

        “把‘容器’抬过来!”

        橘政宗加重了语气,以为是雨声太大他们没听清。

        忽然,一个抬木柜的人放下木柜,紧接着所有抬木柜的人都一一效仿。

        木柜砸在地上,炸起一片水花。

        橘政宗看着这一幕,心底突然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你说的‘容器’有名字吗?”

        一个橘政宗无比熟悉的声音响起,正是第一个放下木柜子的黑衣人发出。

        橘政宗的瞳孔猛地放大又迅速收缩,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手指着他踉跄着后退几步。

        “你,你,你……”

        他声音颤抖,半天说不出话。

        “是我,”那个黑衣人像是知道橘政宗要说什么,迈步向他走去。

        他慢慢抬手,缓缓拉下头上的帽子,“如果绘梨衣被称为‘容器’,那么,我被称为什么呢?”

        帽子取下,露出一张俊逸的脸。

        金色的双眼在黑暗中如灯塔般明亮,可此时却不断有液体从中流出,分不清是雨水还是什么。

        他停了下来,暴雨将他的头发淋湿,贴在脸上,不少雨水顺着衣领流入衣服里面,看起来格外狼狈,可他却毫不在意。

        “告诉我啊!老爹!”

        男人突然大吼,面庞因为痛苦而扭曲,显得有些狰狞。

        雨下得更大了,乌云的笼罩让白昼如黑夜般漆黑,偶尔划破天空的闪电带来一丝转瞬即逝的光明,照亮了男人孤单的身影。

        他像是条被遗弃了的小狗。

        “稚生啊,我……”

        橘政宗终于调整了过来。

        他捋了捋被雨水打湿的头发,一切癫狂神色都消失不见,仿佛又成了那个和蔼可亲的蛇岐八家大家长。

        那个总是语重心长,一心只为源稚生“打下安定江山”的老爹。

        “做事总得有牺牲呐,没有那么两全其美的事。”橘政宗叹息道。

        “所以绘梨衣被牺牲了?牺牲了你的女儿?还是说你之前的一切都是演的,演了十几年?”

        “是演的,”橘政宗点了点头,又摇头,“但也不全是。稚生,记得我和你说过的‘好人和坏人的分别’吗?”

        “好人做一辈子好事,但做了一件坏事就成了坏人;坏人做了一辈子坏事,可做了一件好事就成了好人。”源稚生答道。

        “是啊,没想到你还记得。”橘政宗像是很欣慰。

        “什么是好人?什么是坏人?我扮演了十几年的好人,也扮演了你们十几年的老爹,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早就分不清了。

        有时候我也在想,要不算了吧,放弃这个计划,就以橘政宗的名字活下去,继续扮演好橘政宗这个角色。”

        他顿了顿,看向源稚生,满是皱纹的脸如毛巾般拧在一起,“可是,稚生,我停不下来了!”

        他猛地抬起双手一挥,“就算我放弃了,还有别的‘我’顶替我,扮演好橘政宗,一切都不会变!”

        话音落下,橘政宗身后缓缓走出十数个人影,他们缓缓取下面具,竟然露出了与橘政宗一模一样的面容!

        源稚生不敢置信地后退几步,看着十几个“橘政宗”,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忽然感觉自己的肩膀被人拍了几下,歪头看去,是一个面容冷峻的少年。

        “楚君,我没事。”

        楚子航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他觉得要是自己与源稚生的处境互换的话,自己表现得可能还不如源稚生。

        “哥哥。”

        一个长相秀气的少年站在源稚生身旁,担忧地看着他。

        “放心吧,稚女。”

        源稚生看着少年,强逼着自己露出一抹笑容。

        “呦呦,这不是我们猛鬼众的龙王大人吗?怎么和蛇岐八家的少主混在一起了?”

        众多的“橘政宗”中,扮演者“王将”的那个嘲讽地喊道。

        源稚女瞬间循着声音看去,炽热的黄金瞳瞬间点亮,秀气的少年气质大变,取而代之的是阴柔且充满杀意的眼神。

        明明还是他,却像是变了一个人。

        “这才对嘛,这才是我们的‘龙王’风间琉璃啊,哈哈哈哈!”

        王将继续嘲讽,笑声在雨声中显得异常刺耳。

        “干他们吧!”

        一直没说话的大高个出声了。

        他拉下头上的帽子,金色的头发像是狮子的鬓毛。

        恺撒已经忍不了了。

        向来是他高高在上的俯视别人,从来没有人敢在他面前表现得高高在上。

        他受够了这个藏头露尾的家伙,一副大boss的样子,对着他们一会儿嘲笑,一会儿指指点点。

        完全不把他们放在眼里。

        恺撒的手里突然出现一把长刀。

        这是一柄特大号的安大略骑兵刀。修长的刀身和弯曲的弧度,既兼顾了贵族的优雅,也保存着战士的杀戮。

        狄克推多,恺撒的佩刀。

        英文名“the    dictator“,意为“独裁官“,掌管军政大权,历史人物凯撒就曾担任此职位。

        恺撒决定用它砍下这个话最多,一直喋喋不休的“橘政宗”的头,还让他知道:

        没人可以在恺撒·加图索面前装逼!

        狄克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