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自龙族开始的神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一章 诺诺眼中的路明非

第一百一十一章 诺诺眼中的路明非

        路明非窘迫的坐在直升机上,紧紧地握着安全带,大腿止不住的发抖,脸色煞白,额头带汗。

        一半是害怕,一半是紧张。

        害怕是因为第一次做直升机,这是完全迥异于客机的感受。

        直升机的摇晃程度远超客机,给人以一种摇摇欲坠之感。

        其次,他的旁边坐着一个女生,一个很漂亮女生。

        这让鲜与女生有接触的路明非不免有些害羞。

        他尽量目不斜视,不与这个女生有目光接触。

        诺诺也又有些纳闷。

        两人从上飞机后一句话都没说。

        起初诺诺想,高手都是沉默寡言的,不说话也正常。

        更何况,他还刚刚经历了一场“不被祝福的爱情”。

        她偷偷地打量着路明非,想看看那三个“变态”的朋友会是怎么样的人。

        精心梳理过,有着明显设计感的头发——可惜此时被汗水打湿贴在额头上。

        廉价的衣服,一身加起来不超过两百块钱。

        算不上帅气的脸,但也算不上难看,属于很耐看的那种——不会让人很惊艳,但却很亲和。

        只是眉宇间的衰气让这张脸变得很普通。

        不愧是“变态”们的朋友,果然是人中龙凤……个屁啊!

        诺诺在心里疯狂吐槽,这货怎么看怎么普通,甚至连混血种的最低标准都够不上。

        而且,他现在这幅脸色煞白的样子该不会是晕机了吧!

        可是这根本不合理!

        诺诺虽然不爱学习,可也知道混血种的“血之哀”,“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在混血种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所以那种“变态”为什么会和这样的衰仔做朋友?

        诺诺又想起了在拍卖会上自己与先潇、楚子航、源稚生三人的见面。

        她的插科打诨与白烂话并没有让他们把自己当个屁放了。

        诺诺知道事情是没法善了了。

        怎么说她也是个a级混血种,怎么可以这么毫无尊严的坐以待毙!

        龙族血统中的骄傲瞬间燃起,黑色的瞳孔转变为金色,修长的小腿肌肉微微鼓起,深吸口气……

        “救命啊,杀人啦!”

        静若处子,动若脱兔。

        双腿的极速迈动激起地面一片灰尘,诺诺双摆着双手,拼命向门外跑去,边跑边喊。

        三十六计走为上,一个女子和三个壮汉硬刚,诺诺表示自己不是战斗型人才啊!

        “嘭——”

        诺诺发誓,当时那扇门离她只有不到十厘米,可那十厘米,却宛如天堑。

        “疼疼疼。”

        她以五体投地的姿势趴在地上,身上仿佛压着一座大山,动弹不得。

        耳边传来一阵脚步声。

        “集卡成就加一,就差芬狗和零了……”

        诺诺依稀听到这句话,可她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你好,陈墨瞳同学,卡塞尔准大一学生,我们是同一届哦。”先潇露出和善的笑容,语气柔和。

        他一只手虚压,诺诺知道了自己为什么会突然被按在了地上。

        “妈的,等老娘起来一定撕了你的皮。”她心里恨得牙痒痒,可表面上却不能表现出丝毫。

        “你好,很,高,兴,认,识,你!”

        诺诺奋力扭过头,一字一顿,紧紧地盯着先潇的脸,像是要把这张脸刻进dna里。

        ……

        “你好,我叫陈墨瞳,大家都叫我诺诺。路明非同学,你的血统是什么等级?”诺诺主动说话。

        “啊,我,我吗?血统?什么血统?”路明非没想到大美女会主动和自己说话。

        诺诺的气场很强,在酒店餐厅时就像是一个女王,气势汹汹地带走了自己,压得所有人都不敢说话。

        “话说餐厅的大门谁赔?”

        路明非想起了那个被诺诺一脚踢开的紫水晶大门,看起来价格不菲,诺诺带着自己出去后就上了直升机,应该是没有赔偿的意思。

        他的思想又跑偏了。

        “你不知道血统吗?那和先潇他们……”

        “哦,你说得是超能力啊,我也不太清楚我的超能力是什么……”

        路明非挠了挠头,他总不能说他的超能力就是召唤出一个万能的弟弟,然后弟弟给他超能力。

        这多半会被当成神经病。

        超能力?

        诺诺的大眼睛微微眯上,她上下打量着路明非,直到看得路明非心里都有些发毛。

        没觉醒的野生混血种?

        诺诺看着路明非,嘴角挂上微笑,并且笑容逐渐扩大。

        路明非身为先潇的朋友,而先潇又得罪了自己,那自己找他的朋友收点利息这不过分吧?

        我陈墨瞳向来是个“宽容大度”的人。

        这一点从知道她即将出国上大学后,一边泪流满面不舍得她离开,一边联系烟花厂包下厂里所有烟花的陈家小一辈们就可以看出!

        路明非不着痕迹地离诺诺远些,不知怎么的,他觉得这个她看他的眼神有些危险。

        看着诺诺和绘梨衣极其相似的红色长发,路明非恍然发觉这个叫诺诺的女生竟然和绘梨衣长得有些相似。

        只是两人气质天差地别。

        一个内敛,一个张扬。

        对了,绘梨衣不知道找到了没……

        “喂喂喂。”

        诺诺看着又陷入呆滞的路明非,摆着手喊道。

        她发现这个叫路明非的经常时不时地发呆,不知道在想什么。

        这可真是……有点像自己。

        虽然不想承认,可诺诺骗不了自己,她经常也会和别人说话说着说着就发呆。

        其实发呆是因为她刚好想到了一个别的有意思的事。

        可这“有意思的事”别人肯定是没办法知道,又或者知道了也不觉得有意思。

        所以一直以来诺诺的朋友都很少,大家私下里都觉得她是“怪胎”,躲着她。

        尤其是在她揍了几个“青春期中二病”的表弟堂弟后,大家就都更躲着她了。

        不过她也无所谓,一个人到处疯反而更加自在。

        她看着完全脱线的路明非,这个衰仔身上的某些气质让她觉得有些熟悉。

        孤独,不合群,时常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这简直是乞丐版的男版自己!

        诺诺突然有些不想整路明非了,那些让陈家小辈闻风丧胆的整人手段,用在这个衰仔身上,似乎只会让他更衰点。

        “嘀嘀嘀”

        突然想起电话声。

        “喂?”诺诺接通电话。

        “接到路明非了吗?”

        电话那头传来沙哑的声音。

        “接到了,就是,真的要靠他来……”

        “你不用管,带他来。”

        电话被挂断。

        诺诺撇撇嘴,什么态度,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

        她看向还在发呆的路明非,阳光透过玻璃折射在他的脸上,呆滞的眼神和微蹙的眉头仿佛有万般烦恼压在心头。

        双手紧紧握着安全带,因为害怕蜷缩在椅子上,与世界那么格格不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