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自龙族开始的神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四章 深海“绘梨衣”

第一百零四章 深海“绘梨衣”

        劳斯莱斯在道路上飞驰,凭借着驾驶员高超的车技以及天文数字的价格,一路顺利的超车行驶。

        不知道的会以为这是哪个富二代在飙车,可实际上车内的气氛压抑得让人觉得窒息。

        而这一切都源自于驾驶座的那个男人。

        陈雯雯通过后视镜看着先潇的脸色,阴沉得仿佛要滴下墨水,噤若寒蝉。

        连平时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天女”都抓紧安全带,正襟危坐,不敢说话。

        “咳,到底怎么了?”

        路明非受不了如此低气压的氛围,小声问。

        先潇一直都是无所谓的平和样子,像现在这种明显压着怒火的状态很少见。

        “绘梨衣可能出事了。”

        “什么!”

        路明非弹起又被安全带压回座位上。

        “出什么事了?怎么会出事?”

        他顾不上胸口被安全带勒得火辣辣的疼痛,急问道。

        “是可能!目前还不确定!”先潇低吼。

        他的情绪很不稳定,暴躁在心头滚动沸腾。

        “什么叫可……”路明非还想问。

        “叮铃铃——”

        突然,手机声响起。

        先潇车速不减,单手扶着方向盘,掏出手机接通。

        “绘梨衣不在酒店!”

        电话传出一个男人的焦急的声音。

        咔嚓——

        劳斯莱斯的方向盘上出现几根手指形状的凹痕。

        “我们马上就到酒店了,等我们回来再说!”

        先潇说完就挂断了电话,表情明明和之前没有变化,可车内的气氛更加压抑。

        在陈雯雯和苏晓蔷眼里,先潇此时就像是头受到挑衅的猛虎,积蓄着怒火,随时准备开始血腥的猎杀。

        “刚刚是源兄?”路明非听出了电话里的声音,“绘梨衣不在酒店去哪了?”

        半响没有回答,路明非急得抓耳挠腮。

        后排的苏晓蔷忽然低下头,捂着嘴的双手因为太过用力而手指发白,和惨白的脸蛋一个颜色。

        她的心脏疯狂地跳动,如同击鼓一般。

        坐在一旁的陈雯雯疑惑地看向她,不知道她是怎么了。

        “路明非,苏晓蔷好像有点不舒服。”

        陈雯雯不敢和先潇说话,只好对着路明非说。

        “嗯?你没事吧。”

        路明非听到陈雯雯的话,回头对低着头的苏晓蔷问。

        先潇也从后视镜中投来询问的目光。

        “啊,没事,我没事。”

        苏晓蔷抬起头,除了脸有些白,表情自然,不见丝毫异常。

        “有事你就说啊。”

        路明非见没发现什么不对劲,招呼道。

        苏晓蔷点了点头,偷偷看了眼后视镜,见先潇已经收回目光,送了口气。

        看错了吗?她心想。

        “你真的没事?”陈雯雯问。

        声音不大不小,足够前排的人听见。

        “多管闲事。”苏晓蔷呛声道。

        她和陈雯雯关系一贯不好,她可不相信陈雯雯是出于好心,关心她才提醒路明非的。

        “别人关心你,你还……”

        路明非见陈雯雯被欺负,看不下去了。

        “蠢!”

        苏晓蔷给路明非一个大大的白眼,昂起头偏到一边,态度很明显——不想搭理他。

        路明非见苏晓蔷这幅样子,很气却又无可奈何。

        苏晓蔷在学校时就是这样,没人能说得了她。

        属于“天老大,地老二,她老三”的人物。

        不过陈雯雯却没有让路明非陷入尴尬,轻声和路明非聊了起来。

        苏晓蔷听着两人的聊天,不屑地撇了眼陈雯雯。

        又看向驾驶座的靠背,脑海里浮现出之前从后视镜中匆匆一督的眼睛。

        一双金黄中带着赤红的眼睛!

        那双眼里无穷的杀意让人如同坠入无底的黑洞,手脚冰冷。

        仅仅匆匆一督就吓得她瞬间躲开目光,就像是触电一般。

        一定是错觉,是这几天在日本玩得太累了吧。

        苏晓蔷摸了摸额头,入手湿润,发丝间还残留着些许冷汗。

        “对了,我为什么要来日本的?”

        她柳眉微蹙,想不起自己决定来日本旅行的原因。

        “好像,就是突发奇想?”

        苏晓蔷轻轻揉了揉脑袋,想不通的事就不想,美女做什么都是对的。

        ......

        万米深的海底,这里几乎是生命的禁区,超高的水压不亚于被大山全方位包裹挤压。

        这里是极渊,海底宛如被剑劈开,形成一道蜿蜒数千米的“天沟悬崖”,狰狞可怖,似黑龙横卧。

        没有一架机器能扛着万米深的水压到此,人类对于极渊内到底是什么样子都凭借科学数据的分析。

        也就是俗称的——想象。

        无尽的深海孕育了地球上的所有生命,也埋藏了太多秘密。

        “传说极渊的尽头连接着另一个空间,有一种说法,龙族就是通过极渊跨越空间的壁垒,来到我们这个世界。

        而如今,我们终于可以一探极渊的究竟!”

        宫本志雄狂热的目光停留在显示屏不断波动的数据上,自顾自地说着,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此时一袭白色研究服的他不像是黑道大佬,更像是沉迷于科学研究的科研人员。

        恺撒皱了皱眉,自从他把家族借给蛇岐八家的潜水器交给他们后,这个男人就像是疯了似的摸索着潜水器,检测它。

        口中还一直念念有词。

        就像是看到了美女的痴汉。

        不过,这里是日本。

        想到这里,恺撒眉头一挑,合理了——民族文化嘛。

        “宫本家主也是岩流研究所的所长,蛇岐八家的最高技术负责人,看到迪里雅斯特号这种“人类之最”的潜水器,难免有些激动。

        请恺撒君见谅!”

        源稚生见恺撒皱眉,替宫本志雄解释道。

        他与恺撒才刚刚见面,还不是很熟,担心宫本志雄的怠慢会引得这位加图索家的少主不满。

        平时蛇岐八家可以不拿加图索家当回事,事实上蛇岐八家和加图索家的关系一直处于水火不容的状态。

        加图索家的生意遍布全世界,哪怕在非洲战乱国家,也能看到加图索家的身影。

        可独独在日本这样的发达国家,你看不见一个加图索家的图腾。

        但现在毕竟有求于人,吃人嘴短,拿人手短,源稚生不得不暂时维持两家表面的和睦。

        而且,这一任加图索家少主的名声,可一点不亚于他的老爹庞贝。

        “还请恺撒君向庞贝家主代为转述感谢之意!”源稚生认真地鞠了个躬。

        “这你可就找错人了,你还是找别的谁帮忙吧,我和庞贝说不上话。”恺撒摆了摆手。

        “对了,你最好让那个谁别那么痴迷。”

        他指了指像是爱抚妻子肌肤一样抚摸迪里雅斯特号的宫本志雄。

        源稚生眉头一皱,看来传言恺撒性格难搞,骄傲自大难以相处是真的。

        “恺撒君放心,宫本家主是专业的技术人员,不会损坏令尊的机器!”

        他语气不复之前的客气。

        “不是,你可能理解错我的意思了。”

        恺撒看着源稚生的眼睛,表情严肃认真:

        “这东西从上次庞贝用过之后就没清洗过。”

        嗯?

        一旁的先潇挑了挑眉,他似乎对这个机器有点印象,原著里它好像是庞贝为了泡一个女博士才买的。

        那么,这个“用过”......

        “机器是全封闭的,内部非常干净!”宫本志雄忙里抽空大声喊道,不允许有人侮辱他心中的艺术品。

        似乎为了证明自己话语的可信度,还舔了一口,目光炯炯的看着恺撒。

        这是属于科技宅的较真!

        “呕——”

        先潇对宫本志雄刮目相看。

        恺撒胃里也是一阵翻涌,“你知道庞贝用它干了什么吗?”

        “什么?”

        恺撒看着像是小孩一样顶真的宫本志雄,也许是常年醉心于研究,即便是混血种,发际线也有了后移的迹象。

        他忽然不忍心打碎这个单纯男人的坚持:

        “算了,你还是不知道的好。”

        先潇看着不解的宫本志雄,表情复杂地劝道:

        “宫本家主,你最好刷个牙,现在你的嘴里的也许会有些不属于自己的dna。”

        “噗嗤。”

        恺撒没忍住,转头对先潇露出一抹“男人都懂”的笑容,先潇回以同样的笑容。

        楚子航皱了皱眉,看着“眉来眼去”的两人,他没get到两人话里的点。

        什么意思?

        宫本志雄刚准备问,突然,房间里响起了响亮的警报声。

        他瞬间扑在仪器前,双手爆发出惊人的速度在按键上操作,突然,他动作一僵,像是被定住了一样。

        “怎么了?”源稚生问。

        “少主,这这……”

        宫本志雄声音颤抖,傻傻地盯着屏幕。

        先潇几人连忙看向屏幕。

        漆黑的海底,透过监视器微弱的光芒,隐约可见一道深不见底的黑色深渊。

        深渊逐渐发红,像是熔岩沸腾一般,越来越明亮,在深海中散发着妖冶的红光。

        红光不断交汇,像是3d投影一般,形成几个千米大的“巨字”——

        绘梨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