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自龙族开始的神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二章 小丑竟是我自己(上)

第一百零二章 小丑竟是我自己(上)

        “赵孟华?”

        路明非觉得事情完全出乎了自己的预料。

        不是说只是女生来了日本吗?

        苏晓蔷勉强算个女生,可赵孟华是个什么鬼?

        刚从泰国来吗?

        赵孟华是路明非班上的“男神级”人物。

        长得帅,家境好,成绩好,就是喜欢炫耀,享受被人崇拜称赞的感觉。

        不过对于那个年纪来说,也是正常,不算什么缺点。

        凭借着以上种种优势,赵孟华在学校也算是一号人物,小弟簇拥,迷妹无数。

        当然,他的头上还压着两位“大神”,而且是他无法相比的“大神”,所以相对显得有些暗淡无光。

        不过现在那两个“大神”都已经毕业了,赵孟华像是逃出了五指山的孙悟空,觉得从没有这么畅快过。

        他最近已经有些膨胀了,这不,以前小心翼翼地称呼“先学长”,“楚学长”,现在却已经直呼其名。

        “我和陈雯雯一起来的日本,听说先潇和楚子航也在,就想着问问他们卡塞尔学院怎么样,没准明年我也会去那所学校。”

        赵孟华目光快速划过陈雯雯和苏晓蔷,尽可能用着不在意地口气说着。

        好像如果他想的话,明年他就能去到和先潇、楚子航同样的学校。

        这是他最近常挂在嘴边的话,每次都在闲谈中“不经意间”说出,然后小弟们都很配合奉承“老大去上一定轻轻松松”。

        他嘴上说着“不一定呐,毕竟是两位学长上的大学,我还得准备准备”,可心里早就爽翻了。

        在仕兰中学的两大传说走后,他就生出了“彼可取而代之”的种子。

        最近这“种子”已经生根发芽,茁壮成长,变成了“吾早有吕布之勇”的大树。

        路明非想了想这几天在日本的遭遇,几次险死逃生,而这一切都是和“卡塞尔学院”有关,下意识地劝道:

        “其实‘卡塞尔学院’也不怎么好,很危……”

        “哈哈,路明非,你是在‘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吗?放心吧,就算再不好你也上不了的。”赵孟华嘲弄地看着路明非。

        “不是,我……”

        路明非想要解释,不经意间看见陈雯雯也用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心猛地一沉,和之前从昂热的飞机跳伞时的感觉一样。

        他有些沮丧,不想解释了,后面的话又咽回了肚子。

        赵孟华没发现路明非的异常,只当他是被揭穿后不好意思,不屑地嗤笑一声,冷笑道:

        “路明非,你说来接我们,不会是打车来的吧。

        我可是因为你说来接我们特意拒绝了原本安排的专车哦,你不会是想带我们打车吧。”

        这句话纯属吹牛,虽然他家在老家小有资产,可也顶多算个土财主,连楚子航的继父都比不上。

        说在日本有专车,顶多是预订酒店,酒店派车来接。

        可他故意这么说,就是为了踩路明非,让他在陈雯雯面前难堪。

        “来时确实是开车来的,不过回去可能得打车了。”路明非老实巴交地说,反应迟钝没听出赵孟华的阴阳怪气。

        赵孟华没想到路明非这么容易就坦白了,让他好像一拳打到了棉花上。

        不过他自然不会让“拳头落空”,迅速找到了路明非话里的漏洞:

        “来时开车的?那好,我们赶紧走吧。”

        说完,不等路明非反应,就推着箱子往机场外走去。

        他故意忽略了路明非后半句话,不给路明非反悔的机会。

        呵,开车来的,吹吧你,看你到时候怎么收场。

        赵孟华在心里冷笑。

        他对路明非的家庭状况有过了解。

        按理说路明非这种“小透明”不该入他眼,可偏偏这个“小透明”身上有两道浓墨重彩的“痕迹”。

        一是作为仕兰中学食物链最底端的路明非,竟然能和不在食物链内,作为“人”高高在上俯视食物链的两个大神交朋友。

        这简直比曹操不爱人妻,转头和典韦谈恋爱更扯淡!

        二是路明非这种衰仔,竟然敢“明目张胆”地暗恋陈雯雯这样的校花。

        哪怕他为校花“流过血”也不行!

        本来暗恋没什么,仕兰中学暗恋陈雯雯的又不止路明非一个。

        可大家都藏在心底,稍有人提起“你不会喜欢陈雯雯吧”,便连连表示自己不敢有那种心思。

        平时遇到陈雯雯都是远远躲开,只敢远观不可亵玩,怕自己这个“污泥”脏了“莲花”。

        少年时男生对女神的“自卑感”是要远远大于“喜欢”的。

        可偏偏路明非不是,也许他坚信“莲出淤泥而不染”,非得往陈雯雯身边凑。

        这就引起了大家的公愤,“我们都不敢喜欢,觉得没有希望追上的女神,凭什么你这种连我都不如的货色都敢凑上去?”

        这种想法在每个人心中发酵。

        于是少年们的自卑感有了发泄的对象——路明非,他成了仕兰中学的“小丑”。

        大家都默契地没有点明“路明非喜欢陈雯雯”,不是期待“癞蛤蟆吃上天鹅肉”的神话故事,而是想看“癞蛤蟆为了吃天鹅肉”而丑态百出的《动物世界》。

        这样他们就能为内心的自卑感找到借口——看,我多聪明,知道没可能,所以没去追,不然不是像路明非一样丢人吗!

        “额,那好吧。”

        路明非数了数人,劳斯莱斯是四人座,他们正好也是四个人,就是不知道行李箱好不好放。

        “路明非,你真的开车来的?打车也可以,行李好带些。”苏晓蔷问。

        她担心路明非是强撑着面子才这么说的,故意给他个台阶下。

        虽然她讨厌路明非,可是陈雯雯她更讨厌,至于为什么?

        别问,问就是同性相斥。

        而且她也很讨厌陈雯雯明明知道路明非喜欢她,还故意吊着他给他希望的行为。

        “嗯,就在停车场,离这儿不远。”路明非点点头。

        “路明非开车来的,打车不浪费了吗?别说了,快走。”

        赵孟华插话,一手搂过路明非的肩膀,好像关系很亲密的样子。

        哼,还在强撑,看你一会儿怎么收场。赵孟华心想。

        他已经预见了一会儿路明非尴尬的样子,而这时他提前订好的酒店专车就会到场。

        是的,他已经订好了酒店,自始至终他就没考虑过路明非会有车接他们这种可能。

        到时候两个人一对比,他在女生中的光辉形象不就立起来了吗?

        鲜花需要绿叶陪衬才显得美丽,表演也需要“小丑”的滑稽在更加精彩。

        路明非,就是他定下的“小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