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自龙族开始的神在线阅读 - 第一百章 豪车(四千五,算两章)

第一百章 豪车(四千五,算两章)

        沉默,安静。

        除了偶尔木头被烧出的“噼啪”炸裂声,大厅静的可怕。

        “咕嘟。”

        “那团红色”紧张地咽了口口水。

        三个“金眼怪物”正死死地盯着她,每一个黄金瞳都有着可怕的血统威压,让她不敢直视。

        三个中年纪最大的,也就是之前自称“蛇岐八家少主”的那个,她亲眼看见他一刀捅死了主持人,杀人犯!

        冷酷话少的那个,看起来就不像个正常人,而且还会爆炸,简直是恐怖分子!

        最后的那个,虽然看起来人畜无害的样子,可他是撞破墙进来的,而这里是十楼!怪兽!

        她已经在心里给三个人下了定义,这是杀人犯+恐怖分子+怪兽组合。

        这很日本,就差奥特曼了!

        “老娘真是倒了血霉了,日本怎么会有这么多怪物。”

        如果时间能回到两天前,陈墨瞳发誓她绝不会打着“高中毕业就该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的幌子,逃离家族给她安排的相亲。

        “那团红色”就是陈墨瞳,也叫诺诺,来自中国的混血种家族“陈家”,即将入读卡塞尔学院。

        “那个,太君,听得懂中文不?瓦达西瓦,良民,思密达!”

        诺诺实在受不了这样的高压气氛,脸上带着讨好的笑容,试探性地想要沟通一波。

        “诺诺,为了活着,不丢人!”她在心里安慰自己。

        先潇三人眉头皆是一挑,互相对视一眼。

        这种毫无节操的白烂话和表情,意外地有些熟悉……

        ……

        北海道的街道,此时已经过了上班的早高峰,道路不算很拥堵。

        可北海道终究是发达地区,虽然比不上四九城的“环环堵”,但也是车头接车尾。

        大家都默契地保持着较慢的车速,防止追尾,没人鸣笛,有序地往各自的目的地进发。

        “嗡——”

        发动机的轰鸣声像是野兽的怒吼,一辆跑车以惊人的速度在道路上飞驰。

        和周围慢吞吞的车子比起来,它就像是运动健将,飞速越过一个又一个“散步的老爷爷”。

        它以嚣张的速度和轨迹驰骋,却没遇到一个暴脾气大哥卡着不让它超车。

        相反,周围的车子全都配合地让开一条道路,甚至不少还在跑车前方的车已经早早地避开。

        奇特的道路画面——跑车像是一把利刃,割开了前方的车流。

        所有的车都礼让着它,好像车主都是践行温良恭俭让的有德君子。

        这种和谐的场景足以让四九城每天起早“开堵”的上班族们感动到泪流满面。

        可这并不是日本开车的人素质高。

        如果跑车的车标不是“bugatti”,车主们一定让这个嚣张的家伙知道知道社会的险恶。

        真当日本没有黑社会是吧?

        可它偏偏是布加迪,布加迪威龙,跑车界的皇帝,千万级跑车,换算成日元就是亿级跑车。

        “妈的,又是个富二代,早晚出车祸。”

        车主们满脸羡慕嫉妒恨,像是痴汉一样看着消失的布加迪威龙车尾。

        哪个男人能拒绝一辆那么炫酷的跑车?

        路明非能!

        也许是布加迪威龙太过耀眼,以至于大家都忽略了在它的后面,还跟着一辆“朴实无华”的劳斯莱斯。

        路明非觉得这辈子他都没这么紧张过,甚至他觉得有了这次的体验明年高考他都不会紧张了。

        “老大,开慢点,真的不用那么着急!”

        他双手紧紧地握着劳斯莱斯的方向盘,方向盘上包裹的不知名动物皮套很好地吸收了他手掌的汗液。

        “放心,我十二岁就已经开赛车,还拿了意大利第一届极限赛车大赛冠军,不用担心。”

        对讲机里传来恺撒自信的声音。

        “我不是担心你,我是担心自己啊!我还没驾照,你开那么快我要跟不上了。”路明非大喊。

        他几乎要奔溃了,颤抖地踩下油门,努力跟上前面的布加迪威龙。

        前面那辆被无数车主诅咒出车祸的布加迪威龙就是恺撒在驾驶。

        布加迪威龙作为跑车界的皇帝和恺撒这个来自意大利的皇帝的确很相配。

        他们都是同样的高高在上,同样的嚣张,却又同样的让人觉得理所当然。

        路明非不怀疑恺撒说的“十二岁赛车夺冠”。

        老大那样的人,绝对不会吹牛说谎。

        这就是路明非的想法。

        哪怕恺撒说他十二岁就做火箭飞上月球,路明非都相信,然后拍着手掌说“老大流批”。

        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恺撒十二岁就能开车,还是赛车,最离谱的是还能参赛,意大利法律那么宽松吗?

        如果恺撒知道路明非的疑问,他就会为他解惑了。

        意大利当然不会允许那么小的孩子开车,更别说赛车了。

        可恺撒还是做到了。

        因为那场比赛就是他举办的,赛场就在他的后院。

        意大利“第一届极限赛车大赛”,也是最后一届,因为第二年他就对赛车没兴趣了。

        为了那场比赛他特意把后院的足球场改为了赛道。

        这也解决了意大利法律不允许小孩赛车的问题,因为没有警察敢去加图索家少爷的院子里看看他究竟在干什么。

        哪怕二战时期意大利的暴君——莫索里尼,也要对加图索家族毕恭毕敬,不敢有丝毫越矩。

        因为如果没有加图索家的默许,他的“暴君”之名就是一个笑话。

        说回路明非。

        相比于恺撒十二岁夺得意大利赛车冠军的辉煌履历,路明非想了想自己的十二岁。

        那年他得到了一辆自行车,作为小学毕业进入初中升学礼物。

        并不是叔叔婶婶特意为他买的,而是继承自他的叔叔。

        路明非至今仍记得他在费力地学了几天后,终于学会骑那辆前面的车篓都坏了的自行车。

        他欣喜地骑着自己的“爱车”去学校,脸上是藏不住的得意。

        他甚至已经幻想出自己的新同学们在看到自己骑自行车上学后那钦佩羡慕的目光。

        然后他就故作谦虚地摆摆手,说:

        “其实自行车很简单啦,这是我叔叔给我的自行车,说我是个大人,可以自己骑车上学了”

        接着就可以享受同学们崇拜的“哇”声。

        可是现实是骨干的。

        他在学校门口远远地就看到了很多开车来送孩子上学的家长,偶尔有几个骑自行车的小孩也都还有家长的骑车陪行。

        他们骑的不是路明非骑的这种“小破车”,而是不带车篓,也不带后座的自行车。

        车架上还有几个英文字母,看起来很帅很酷。

        虽然当时路明非不知道那种自行车值多少钱,可单从颜值上来看,他也知道自己的车没法和别人比。

        两者间的差距就像皇帝与乞丐。

        那几个小孩骑得很好,看起来很熟练,远不是路明非这个练了几天骑得歪歪扭扭的新手能比。

        他不明白他们既然都骑得这么好了,为什么他们家长还要不放心地跟着。

        路明非带着疑惑到了学校,找到停车处把车停好,周围的孩子的确如他幻想的那般,都围了上来,看着他和车。

        不过不是带着钦佩和羡慕,而是嫌弃与诧异。

        “这个车这么破还能骑吗?”

        “你为什么骑这么破的车上学?”

        “这车好丑啊。”

        “哈哈哈哈,就是!”

        孩子们的议论嘲笑声让同样也是孩子的路明非有些不知所措和恐惧。

        他被孩子们围在中间,像是被海浪包裹的小船,随时都会被倾覆。

        他慌张地推着车逃离那个地方,把车停在了学校旁一个偏僻的小巷子里。

        好像要把车和他内心升起的一种叫作“自卑”的东西一起藏起来。

        那天他回家后正巧叔叔婶婶也回来了,开着刚买的新车,脸上喜气洋洋。

        他的叔叔婶婶用他们辛辛苦苦工作十几年攒下的五万元买了辆宝马。

        嗯,剩下的四十五万来自于路明非那见不着面却出手阔绰的爸妈。

        其实叔叔婶婶完全可以全部用路明非爸妈给的钱买宝马,连自己出五万块都不必。

        至于为什么还象征性地出了五万,路明非猜测可能是婶婶想获得一些参与感。

        毕竟这样的话车子他们就确确实实花了钱,是属于他们的,婶婶在开车时会更加心安理得。

        路明非当时也很高兴,有了“宝马”他就能和仕兰中学的其他同学一样,坐车去上学。

        当他满怀期待地问叔叔下午能不能开车送自己去学校的时候,他心里想着要一雪早上的“前耻”。

        叔叔一拍胸脯爽快地答应。

        可还没等路明非露出笑容,就听见了婶婶的大嗓门:

        “不行,你不是有自行车了吗?下午还得送铭泽去上学,不顺路!”

        然后路明非就看到叔叔躲闪的眼神,叔叔尴尬地说:

        “那个,明非,下次再开车送你去吧……”

        路明非眼里的光瞬间熄灭了,“哦。”

        他应了声,低头回了房间。

        身后传来叔叔小声的话语:

        “其实下午送送明非也没什么嘛,铭泽的小学就在家门口,没几步路的,走去就是了,以前不都是走的吗……”

        “什么走去!新买的车肯定得先送铭泽去上学啊,铭泽还没坐过就急着给你侄子坐,你到底是谁的爹,我看你……”

        “嘘嘘,别那么大声,给明非听见了不好。”

        “嘘什么嘘,听见了就听见了,又怎么样!”

        ……

        “路明非,路明非!”

        对讲机里传来恺撒的喊声。

        “啊,喂喂,老大,我在。”

        路明非从回忆中醒来。

        “快到机场了,待会儿按计划行事。

        豪车配上鲜花,再加上你从头到尾的精心打扮和衣服,以及我们在机场的安排,只要你的同学喜欢男的,一定能稳稳拿下!”

        恺撒胸有成竹的样子,像是皇帝给出征的将军打气加油,告诉他这是场必胜的战争。

        又像是玩游戏开挂的队友,告诉他这把稳了。

        “嗯,知道了,老大。”路明非的声音听起来兴致不高。

        不过恺撒正在兴头上,完全没听出来。

        路明非看向后视镜,那里映着一个帅小伙。

        精致的发型,刘海微翘,露出额头,带着几分阳光男孩的模样。

        穿着纯手工制作的高端西服,每一个褶皱好像都透露着艺术的设计。

        手腕上的百达翡丽低调中彰显着贵族气质。

        谁看到这个男孩都会认为他是出生大家族的公子。

        可路明非却觉得镜子里的人有些陌生。

        开豪车,穿名牌,身上随意一件东西,哪怕是一粒衣扣,都是他想都不敢想的天价。

        而他马上就要以这样全新的姿态去面对他暗恋的女神,他应该高兴的。

        可是他没有。

        反而有些空虚与惶恐,就像是多年前骑那辆叔叔的破自行车被同学嘲笑一样。

        布加迪威龙与劳斯莱斯一前一后驶入了北海道机场的停车场。

        虽然机场这种地方豪车很常见,可这么“豪”的豪车还是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咚咚咚”

        恺撒敲着路明非的车窗,“怎么还不下车?”

        他看着呆呆地握着方向盘一动不动发呆地路明非。

        “哦哦哦,”路明非打开车门下车,表情很复杂。

        “不用紧张,万事俱备!”恺撒看路明非的脸色以为他紧张了,让他放轻松。

        “那个,老大,我……”路明非犹豫不决的样子。

        “怎么了?”恺撒问。

        路明非一咬牙,像是下了什么决心,“老大,我不想按照计划去做了!”

        看着恺撒大变的脸色,他赶忙解释道:

        “不是老大你安排的不好啦,只是,只是……只是感觉这样的我不是我,就好像是在骗人一样……

        当然,我不是说老大你让我骗人啊,我的意思是,就是我,我……”

        路明非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忽然恺撒一只手拍在了他的肩膀上。

        路明非吓了一跳,“老大,别打脸,我还得去接人呢!真要打就打屁股吧,或者能不能欠着……”

        路明非换位思考,要是自己这么费心费力地帮别人泡妞,又是找车,又是做造型,又是安排这安排那的。

        结果事到临头那个人却说要放弃,自己也绝对会暴揍他一顿——如果他打得过的话。

        “路明非,是我肤浅了。”预料中的暴揍并没有发生,反而恺撒有些歉意。

        “真正的爱情是不应该伪装的,我就是我,用最真实的自己面对爱情!路明非,你的觉悟太高了!”

        恺撒满脸感慨地拍着路明非的肩膀,一副幡然醒悟后又大彻大悟的样子。

        “啊,老大,你说得对,我先换个衣服。”

        路明非看恺撒抬头望天,已经沉浸在自己的想象中。

        他从恺撒的魔掌下挣脱出来,揉着已经麻了的肩膀,钻进车内换上自己之前的衣服。

        “呼——”

        他长长的出了口气,果然还是自己的衣服最舒服,之前的那套西服穿在身上他喘气都不敢用力。

        百达翡丽的手表也取下了。

        发型他没管,总不能刻意把头发弄乱。

        和之前相比,他放下了一些东西。

        之前他是以“豪车名牌”为底气的,可现在他以自己为底气,所以即便还有着“豪车名牌”遗留下的痕迹,也不介怀了。

        真要说的话,就是他现在开劳斯莱斯接陈雯雯和打出租接陈雯雯内心的想法是一样的。

        不会因为劳斯莱斯就觉得更自信,更有底气。

        而且他也不打算再用劳斯莱斯接陈雯雯了。

        他已经想好了,过会儿接到陈雯雯就和她一起坐出租车回去。

        “老大,我去了!”

        路明非抬头挺胸,像是英勇无畏的勇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