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自龙族开始的神在线阅读 - 第九十九章 消息

第九十九章 消息

        “白王的血裔就是蛇岐八家,祂的龙墓也在日本海——”

        凄厉的喊叫声被一道光劈断,小丑面具男看着刺穿胸膛的长刀,鲜血顺着嘴角涌出。

        “神……様が帰ってきて、”(我们的神回来了。)他断断续续地说,用的竟然是日语。

        源稚生握着刀柄,金黄的瞳孔怒意翻涌,“为什么要针对蛇岐八家?”

        他最终还是没能阻止小丑面具男说出蛇岐八家的禁忌。

        他已经可以想象到这个消息被传出后会引起多大的波浪,整个混血种界都会是蛇岐八家的敌人!

        小丑面具男费力地抬起胳膊,向脸上摸去。

        源稚生目光微变,没有阻止。

        蜘蛛切穿过的身体部位是致命的,每一秒流出的鲜血都意味着小丑面具男生命的流逝。

        “哒。”

        小丑面具被拉下掉落在地,露出的竟然是一张年轻的面孔——年轻到源稚生拿刀的手不禁颤抖了一下。

        这个男孩最多只有十六七岁,眉间还带着些稚气,嘴边还有着尚未来得及转变为胡子的绒毛。

        “说出指使你的人,我可以不杀……”

        源稚生“你”字没有说出。

        鲜血还在顺着蜘蛛切光滑的刀面流淌,这样的伤势,已经不可能活下去了。

        “呵呵,咳咳……”

        男孩刚冷笑,就被嘴中的鲜血呛着,他极力咽下口中的血水,嘲讽地看着源稚生:

        “指使我的人还不够明显吗?我说了,我们的神回来了。”

        他回光返照般猛地靠近源稚生的耳边,“神会审判谁才是真正的鬼,你们这些神的叛逆都会变成鬼,少主!”

        男孩像是看到了什么,脸上满是疯狂的欣喜。

        忽然,他的头耷拉在源稚生的肩膀上,鲜血顺着源稚生的衣服滴落在地,呼吸停止。

        源稚生愣愣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男孩的血还是热的,他隔着衣服也能清楚感觉到鲜血流过的轨迹。

        这样的场面是如此的熟悉,一如多年前的枯井。

        “源君!”楚子航大喊。

        他一脚踢开冲过来的混血种,反身一拳又把背后偷袭的人打晕。

        周围已经躺了不少人,都是想要冲破楚子航的防守去阻止源稚生攻击小丑面具男的人。

        小丑面具男的消息对他们来说太过于有吸引力。

        楚子航的黄金瞳扫视一圈,没有混血种敢和他对视,全都避开了目光。

        那是如同君主般的黄金瞳,恐怖的威严仿佛纯血龙族的凝视,让人不敢侵犯!

        “混血种怎么会有这么高的血统!”

        这是所有在场混血种的想法。

        那仿佛古龙的黄金瞳压制的他们心生胆怯,不经意瞥见就想落荒而逃!

        源稚生被楚子航的喊声回了神,他搂着男孩的尸体轻轻放在地上,眼中看不出是悲伤还是喜悦。

        “楚君,不能放他们离开,起码,暂时不能。”源稚生整理好情绪,强迫自己恢复冷静。

        这些人知道了蛇岐八家的秘密,绝不能放他们走,否则对蛇岐八家来说绝对是一场灾难。

        更何况,白王龙墓在日本海的消息若是传播出去,整个混血种界都会掀起滔天巨浪。

        “知道了。”楚子航头也不回地答道。

        “小鬼,你们是什么意思,难道还想把我们所有人都留下吗?

        你知道我们都来自哪吗?蛇岐八家能承受得起后果吗!”人群中一个人大喊。

        他们知道楚子航的实力很强,可要是想留下他们所有人,无异于痴人说梦。

        “小鬼,消息我们已经知道了,这消息不是你们能独吞的,别自讨苦吃!”

        “你们两个能留下我们所有人?真是笑话!”

        “……”

        应和之声四起。

        楚子航眉头微蹙,这么多人除非全部杀了,否则要想不杀人就留下他们所有人,他们的确无法做到。

        “各位,请听我说句话!”源稚生走上前,大声道:“我是蛇岐八家的少主,也是秘党卡塞尔学院日本分部执行局局长!”

        话语一出,人群缓缓安静下来。

        他们被源稚生的一大串名头给镇住了,尤其是后面的秘党执行局局长,这个名称更让他们心里一凉。

        秘党的触手遍布世界各地,其中执行局更是名声在外。

        在他们眼中,执行局就是一群没有感情的刽子手,冷血的执法者。

        各个国家犯事的混血种,都会被执行局通缉,然后迅速地处理掉,从未有例外。

        就算实力强大,躲过了本地的执行局,可来自学院本部成员的追杀……

        总之,秘党的执行局就是混血种世界的阎王,生死判官!

        是几乎所有混血种头上悬着的一把刀!

        源稚生见人群安静了下来,继续说道:

        “大家也知道那两个消息的重要性,如果胡乱传播,导致龙王苏醒,那后果不堪设想,这是关乎人类存亡的大事!”

        他先扣了个大帽子,震住人群,“所以,我们只是暂时希望大家不要传播,免得造成无法承担的后果,并没有恶意。”

        源稚生看着大多面露犹豫的人群,眼中闪过一丝喜色,决定下最后一剂猛药:

        “各位,恐怕还有一个消息大家不知道,希尔伯特·让·昂热,也就是昂热校长,现在也在日本!”

        话音刚落,人群瞬间一阵骚动。

        昂热的大名在混血种界流传了近百年,他是公认的最强者,也是活着的屠龙传奇!

        他们的想法有些动摇了,开始思考为此得罪秘党究竟值不值得。

        尤其是在昂热还在日本的情况下,就算他们从这儿出去了,是否又能逃得过“永恒幽灵”的追杀。

        “永恒幽灵”是混血种界给昂热的外号。

        “永恒”是他的言灵,也是对这个活了上百年还在活跃的老者的猜测与腹诽。

        毕竟即便是混血种,昂热的年龄也算高寿了。

        “幽灵”则是对昂热开启言灵后状态的描述。

        据传说,昂热开启言灵后,就像幽灵一样,神出鬼没,敌人至死都看不见他的踪影。

        “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们也愿意给昂热校长一个面子。”

        有人权衡利弊下还是选择服软,毕竟命只有一条。

        有人开了头,后面陆陆续续就有许多本就犹豫的人也服了软。

        当然,嘴上都是说给昂热面子。

        毕竟大家都是有身份的人,混血种出来混也讲究个面子不是。

        就算日后有人问起这件事,他们也可以说是给传奇应有的尊重。

        瞧瞧,这境界是不是瞬间就上去领。

        “感谢大家的配合!”

        源稚生深深鞠了个躬,心里松了口气。

        还好,局面没有向最坏的方向发展。

        他刚刚虽然好言相劝,可实际上已经做好了硬来的准备,如果搬出昂热还没用,他就只能挥动屠刀了。

        这和他心中的道义不符,可为了家族,他只能如此!

        “大家不要相信他,蛇岐八家早就背叛了秘党,这消息秘党都不知道,秘党要是知道了第一个动手的就是秘党!”

        突然,人群中一个男人大喊:

        “我们不能坐以待毙,他是想杀了我们,瞒住秘党!”

        所有人的目光都被男人的喊声吸引过去,气氛瞬间紧张了起来。

        如果男人说得是真的,那性质可就不一样了。

        他们是畏惧秘党,畏惧昂热才服的软,因为以为秘党和蛇岐八家是一伙的。

        可若不是这样,那服软可就……

        “你是蛇岐八家的少主,你敢不敢以蛇岐八家的荣誉发誓,我说的有错吗?”

        男人走向源稚生,边走边质问,沿途所有人都自动给他让出条路。

        “这……”

        源稚生被问住了。

        看着他一脸犹豫的样子,所有人心中都有了答案。

        目光交换间,气氛诡异了起来。

        彭——

        突然传来声响,一个混血种猛地踹开大厅的门,向外跑去。

        源稚生目光一凝,下意识投出手中的蜘蛛切。

        蜘蛛切化为光影,划破空气刺穿那个混血种。

        只见他余力未消,在惯性作用下仍然往前跑了几步,而后失去力量,趴到在地,鲜红的血慢慢溢出。

        “动手!他是想杀了我们!”

        人群中传出大喝声,所有人都身子一震,疯狂地四散奔逃。

        场面一发不可收拾!

        楚子航眼中金光愈发浓郁,空气缓缓燥热起来。

        “源兄,靠近我。”他说。

        源稚生已经能感受到空气的升温,闻言身子一闪,便到了楚子航身旁。

        “这是……”

        “没办法,只能先这样,我会控制好力量,不至于死亡。”楚子航回道。

        感受着已经灼热起来的空气,龙血在体内飞速流动,力量在奔涌。

        “君焰。”他轻声道。

        嗡——

        空间仿佛静止了一瞬,下一个瞬间就像是被点燃了的炸药。

        空气中瞬间燃起无数火光,并迅速化为雄雄烈焰,宛如烟花,绽放开来。

        “轰烈”

        剧烈的爆炸声伴随着炽热的火浪,大厅化为一片火海,如火山爆发一般。

        ……

        先潇从空中落向[君焰]爆发的一层,钢筋混凝土墙壁被他一撞,如同豆腐般碎裂。

        大厅像是火灾现场,入眼全是漆黑碎裂的残破物,有的地方还有火焰燃烧。

        满地散落着痛苦呻吟的人,有些已经被炸得昏迷了过去。

        他看向大厅唯一还站着的两个人,“什么情况?”

        “说来话长。”

        楚子航摸了摸鼻子,他没想到自己已经极力减小了君焰的威力,还是造成了这么大的伤害。

        这是他“破蛋”后第一次使用言灵,身体传给他的感觉是游刃有余。

        好像[君焰]已经不在是从前那个全力以赴才只能勉强使出的绝招。

        他有种感觉,如果自己再全力以赴,也许用出的就不再是[君焰]……

        “潇君,我来解释。”源稚生说道。

        咔嚓——

        突然传来一个声音,三人目光看去。

        “一团红色”僵硬地停在大厅门口,脚下是一个碎成两截的木炭,刚刚的声音正是木炭被踩断发出。

        如果不是因为踩到木炭,那团“红色”恐怕已经悄无声息地溜出去了。

        “那个,那个,我要是说其实我是路过的,刚刚才进来,你们信吗?”

        “那团红色”狠狠地踩了踩木炭,像是泄愤一般把它碾成了粉末。

        然后转过身,露出了一张黑不溜秋的脸。

        虽然看不清表情,可听那绝望的语气,不难想象出脸上应该是写满了生无可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