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自龙族开始的神在线阅读 - 第九十四章 拍卖会

第九十四章 拍卖会

        金碧辉煌的大厅,来往的人都穿着正装,从容不迫的端着被香槟与周围的人交谈,看起来就像上流社会的舞会一般。

        “通知他了吗?”

        少年身穿纯白的礼服,不分上衣下裤,是一体的,腰间金丝腰带斜扣,下身犹如裙摆一般,独特却又贵气逼人。

        礼服不像是现代的衣服,更像是中国古代的王公贵族所穿。

        加上少年冷峻帅气的脸,像是从史书中走出的大家族世子一般。

        “已经联系上了,他说已经在北海道,我给了他定位,应该很快就到。”

        “白衣世子”身边的“黑衣世子”说道。

        相比于“白衣世子”,他的面部要柔和一些,身材也高大许多。

        “白衣世子”听到这话点了点头,松了松腰带,长吐口气,忍不住道:

        “源君,真的有必要穿成这样吗?这种衣服万一打起来会严重限制我们的实力。”

        衣服确实很漂亮,无论用料还是设计都极其考究,看起来很华丽。

        可不实用,尤其是腰带把腰勒得紧紧地,虽然身材呈现出了上下两个尖对尖的三角形,吸引了不少在场女人的注意力。

        但在战斗时,完全施展不开。

        “黑衣世子”听了这话也有些尴尬,他也松了松腰带,压低声音道:

        “将就点吧,楚君。

        这次由不知名势力举办的拍卖会很突然,只有日本临近几个国家的混血种势力得到消息。

        参加拍卖会总不能穿着一身作战服,我的衣服里适合你穿的只有这件了,十七岁时买的,别的都太大了。”

        楚子航无奈的点了点头,源稚生比他高了不少,确实衣服不适合他穿。

        他看向大厅中央的巨大屏幕,上面正循环播放着今天即将拍卖的商品。

        多是一些古董或者奇奇怪怪的东西,基本都和龙族有关,而不是一般拍卖会上常见的珠宝字画。

        源稚生顺着楚子航的目光看去,也看向了大屏幕,道:

        “楚君,这次的拍卖会很蹊跷,太仓促了,就像是临时起意的。

        我总有种不好的感觉,很有可能是有人做局。”

        “我知道,”楚子航点点头,“所以我没告诉学院,就是因为不知道是谁在做这个局。”

        他顿了顿,看向源稚生:“源君应该也一样吧。”

        源稚生闻言笑了笑,眼神中有着难以掩饰的疲惫:“是啊,家族里的内奸还没有抓住……”

        “源君其实你可以不用陪我来的,对方吸引我过来,目标是我。”楚子航道。

        他心里十有八九猜测到这次拍卖会的目的,这是他自己的事,不该把源稚生也拖入险境。

        “楚君!”

        一声怒喝,虽然压着声音,可其中的怒火却感受得十分真切。

        楚子航愕然地看向微怒的源稚生。

        “单是你们对绘梨衣的恩情我就永远偿还不了。

        况且,我们是朋友,难道楚君让我眼看着朋友身处险境却袖手旁观吗?

        还是,楚君没把我当朋友?”

        源稚生紧紧盯着楚子航的双眼,怒意清晰可见。

        楚子航愣了愣,道歉道:

        “是我考虑太多了,源君!不过不要再提绘梨衣的恩情,我们是朋友。”

        “那不一样……”

        源稚生本想反驳,可看到楚子航郑重的眼神,又停了下来。

        他反应过来自己刚刚说的话包含着和楚子航同样的想法,却还说他不把自己当朋友。

        这时,一直循环的大屏幕上突然出现一把日本刀,如水般透彻银亮,冰冷的刀光透过屏幕仍然能感到它的锋利。

        楚子航目光一凝,看向那把刀,表情瞬间严肃。

        那把刀的名字叫村雨,正是他的刀。

        在东京酒店一战后丢失,如今却又出现在北海道的拍卖会上。

        源稚生也到了村雨,“楚君,那把刀对你很重要?”

        “嗯,它叫村雨。”楚子航答道。

        “村雨?”源稚生有些耳熟,诧异地说:“这把刀真的存在?”

        他想起了这把刀的传说。

        村雨,又名村雨丸。

        传说此刀拔出杀人的时侯,带着杀气的刀锋会有露水。

        斩杀人之后,从刀锋会有水流出清洗血迹。

        这种情景就像村雨清洗叶子一样,因此被称为“村雨”。

        “不知道,它是我爸爸留给我的,也是他告诉我,它叫村雨。”

        楚子航语气低沉,收回了目光,眼神流转。

        他也知道关于“村雨”的传说,这把刀其实是不存在的刀,是日本历史虚构的一把刀。

        可他却相信它是存在的,他多少次把它握在手里,用它去砍杀战斗,这样的刀怎么会不存在呢?

        如果村雨不存在,那把这把刀交给他的人——他的爸爸,楚天骄呢?

        源稚生眼里闪过一丝了然,没说话。

        如果是这样,那就不难解释为什么楚子航要冒着这么大的风险,甚至可以说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也要拿回这把刀了。

        “源兄有什么必须要做或者想做的事吗?”楚子航突然问道。

        “我吗?”源稚生不假思索地道:“以前我想去法国天体沙滩卖防晒油……”

        看到楚子航看自己的怪异表情,也是有些尴尬:“是不是和你想得不太一样。”

        楚子航诚实地点了点头。

        他想源稚生作为蛇岐八家少主,未来的日本黑道兼混血种皇帝,梦想应该是带领蛇岐八家更好地发展。

        要是志向再远大些,没准想着摆脱学院的掌控,彻底独立向昂热宣战也说不定。

        楚子航这两天和昂热谈过话,了解了一些日本蛇岐八家和昂热发生的事,知道他们对成为卡塞尔学院分部并不是真正的心悦诚服。

        “可那确实是我最想做的事,很可笑吧,是不是很不务正业,有点像华夏古代明朝的几个皇帝。”源稚生自嘲道。

        他对中国的历史也有所了解,知道明朝有几个皇帝不爱权利,还有喜欢当木匠的。

        “不过现在那个想法我已经放弃了,因为绘梨衣,她可以像正常人一样生活,我不该再贪心地奢求生什么了。

        我现在最想做的事,就是听她喊我一声哥哥。”源稚生眼中带着些向往。

        他之前去找绘梨衣时并没有见到绘梨衣,因为不知道她的情况,所以说话都是遮遮掩掩,怕被昂热看出问题。

        和楚子航走后才被楚子航告知绘梨衣可以说话了。

        “不,源君,做你想做的。”楚子航眼神坚定,冰冷的脸让话语很有说服力。

        就像嬉皮笑脸的同学告诉你老师喊你去办公室,你会怀疑他是不是在整你。

        但平日冷酷寡言的同学和你说,你毫不犹豫就会相信。

        “女士们先生们,欢迎各位尊贵的客人光临本次拍卖会!”

        大厅中各个位置的音响突然响起,中央的大屏幕也从商品切换成了一个人的画面。

        一个男性主持人站在舞台上,穿着白色西服,脸上戴着奇怪的小丑面具,正拿着话筒说开场白。

        “相信大家千里迢迢来到这里,一定有自己看上的东西。那么,话不多说,本次拍卖会,正式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