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自龙族开始的神在线阅读 - 第九十二章 恺撒的中二病与屈辱史

第九十二章 恺撒的中二病与屈辱史

        恺撒和先潇在飞机上闲聊,随着不断的交谈中,他发现先潇与他想象中的屠龙传奇很不同。

        屠龙,卡塞尔学院的终极目标。

        可实际上,自学院创办之初到现在已有百年,卡塞尔学院从没有真正屠过一条龙,哪怕是三代种都没有。

        他们更多的是与堕落成死侍的混血种打交道,龙族的强大他们只从书本上的文字中见识过。

        龙族,古代神话传说中的神灵,没有人想过有人类可以完全只靠自身的力量与那样的存在战斗。

        卡塞尔学院致力于屠龙,可更多的是凭借现代化武器。

        而能与龙族肉身搏杀的混血种,在他想象中应该是威严、不苟言笑,一举一动充斥着惊天动地的伟力。

        而不是眼前这个“吨吨吨”一口一杯可乐,一杯接着一杯喝不停的样子。

        他怀疑先潇要不是混血种,这么喝可乐一定会得糖尿病!

        “该死,喝这么多他难道不会打嗝吗?”恺撒在心里想。

        “原来校长说的蛇岐八家借东西,是借你们家的深潜器。”先潇说。

        他举起杯子往嘴里倒,可发现可乐已经喝完了,伸手去够可乐瓶,但距离太远,手离可乐还有一段距离。

        于是不停的往前伸着。

        “准确来说是我父亲的,这是他的私人藏品。”

        恺撒说到他的父亲眼里闪过一丝厌恶,不愿继续多说。

        见先潇费力地够着可乐瓶,便伸手准备去拿,可乐瓶离他很近。

        “不用,我一定能够到!”

        先潇咬牙切齿,急切地拒绝了恺撒的帮助。

        恺撒有些不解,可还是收回了手。

        明明差着一只手掌的距离,很明显够不着的。他想。

        然后下一秒,原本立在那的可乐瓶突然像是受到什么力量的牵引一般,向着先潇的手掌飞去!

        “哈哈,我就说能够到!”先潇得意地笑着,像是赢了什么大奖一样。

        他当然可以起身去拿,或者恺撒帮他递过来。

        但他偏不,这是属于男人的倔强。

        恺撒看着被握在先潇手中的可乐瓶,眼里闪过一丝震惊。

        是言灵吗?

        风王之瞳?

        可明明没有感受到空气的变化。

        或者说他已经把言灵开发到极致,可以精确地控制每一分力量,让我都无法感觉到?

        恺撒疯狂脑补,看着满脸喜悦的先潇,更加确定内心的想法。

        难怪他不让我帮忙,原来是将言灵当成了本能,时时刻刻都要练习言灵。

        想到这儿,恺撒的眼里闪过一丝火热。

        已经强大到能够屠龙,却仍然时刻不忘锻炼自己,连拿可乐瓶都要利用上。

        这样的人才配当我恺撒的对手!

        “你要喝吗?”先潇看着一直盯着自己手中可乐瓶的恺撒问道。

        他之前问过恺撒喝不喝可乐,可是恺撒拒绝了。

        他想恺撒这样的贵公子应该习惯了顶级红酒,也就没有客气,自己喝了起来。

        但现在恺撒看可乐瓶的眼神像是要着火了一样,难道他之前是不好意思,其实他也想喝可乐?

        果然英雄所见略同,先潇想,只有路明非那样的虚货才会喝营养快线,真男人当然要喝快乐水!

        “可乐可是好东西,别客气,多喝点!”先潇说。

        “看似是问我喝不喝可乐,实则是在告诉我该如何锻炼言灵,这么看可乐确实是好东西!”

        恺撒觉得自己悟了。

        “当然,多谢!”

        他从桌上拿了个空杯,恭敬地递了过去。

        “好像有点奇怪的样子。”先潇心想。

        为什么喝可乐这么严肃,难道是因为太喜欢了?

        没错,一定是这样,吾道不孤啊!

        给恺撒倒了满满一杯。

        恺撒拿起可乐,大声道:“我今后也会像你一样可乐不离手,早日达到你的水平,然后超过你!”

        声音无比坚决,像是中二漫里对着大boss宣誓的男主。

        他其实是把可乐当成了一种象征——时时刻刻不忘提升锻炼自己。

        说完,恺撒将杯里的可乐一饮而尽,那风姿与气势就像喝得不是可乐而是酒一样。

        “好,我等着!”

        先潇也干杯了。

        心道恺撒竟然要和自己比喝可乐,想在这方面超过我?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两人都紧紧盯着对方,目光交接,空气中仿佛有火花闪过。

        “喂喂,快看窗外,快看窗外!”

        突然,传来路明非的大喊声。

        “窗外?有奥特曼和我们一起飞?”先潇说着向窗外看去。

        飞机飞得不高,透过玻璃,地面是一片混合着紫与绿的“海洋”。

        一条条紫色的“波浪带”宛如仙女霓裳的丝带轻轻舞动,而后紫色隐去,露出藏于其下的翠绿。

        就这样,紫与绿不断起伏交替,如同梦中仙境。

        “到富良野了,你们准备下去吧。”广播里传来机长的声音。

        “到北海道了吗?”路明非问。

        “嗯,富良野就在北海道,下面那些都是薰衣草。这里是世界上最大的几处薰衣草基地,确实漂亮。”先潇看着下面的花海感叹道。

        来日本虽然没能看成樱花,可七八月正是薰衣草最美的时节,能欣赏薰衣草也不错。

        “我给你们挑的地方漂亮吧,快准备准备,我不能在这儿停很长时间。”机长的声音再次传来。

        “等等,不能停很长时间是什么意思?飞机不降落吗?”路明非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你们昨天才说来北海道,今早就要走,时间太紧了,航道没申请成功。”机长解释道,“快点吧,降落伞就在门旁边。”

        “我一定是在做梦吧。”路明非苦着脸问先潇,几乎要哭出来。

        “要是做梦的话你的朝比奈实玖瑠手办可就没了。”先潇回道。

        路明非脸色一变,紧了紧手里的朝比奈实玖瑠,露出犹豫挣扎的神色,半响,一咬牙:

        “跳吧,跳!”

        一副慷慨赴死,英勇就义的样子。

        朝比奈实玖瑠手办可是宅男的圣物,远大于他的生命。

        “飞机的高度应该在七百米左右,最低安全下落高度是五百米,也就是说我们跳下去数两秒拉开伞就可以了,不是很难。”恺撒安慰路明非。

        “那是,恺撒少爷对跳伞肯定经验丰富啊!”突然,机长的声音传来,可却显得十分……阴阳怪气。

        恺撒脸色一黑,一直优雅从容的样子瞬间不再。

        作为大家族的继承人,卡塞尔学院的花花公子,跳伞这种运动他也没少玩。

        他在学院时还组织过学生会的成员进行跳伞比赛。

        那天,卡塞尔学院上空飞机多如鸟群,不断投放着跳伞的学生。

        施耐德部长以为是有人入侵,拉响了学院的警报,所有在校执行部成员都荷枪实弹地冲了出来,学院进入全面战争状态。

        可当他们看到加图索家的少爷面带笑容、张开双手从天而降,好像地面上的人都是在欣赏他高超的跳伞技术一样。

        主管风纪的曼施坦因教授当时血压就上去了,扛着火箭炮要把恺撒给轰死。

        校长好说歹说,再加上加图索家族家主庞贝亲自到校认错,并捐赠了一笔天文数字才把恺撒保了下来。

        但就算这样,曼施坦因也罚所有参与跳伞的人挂在学校的高层建筑上挂一天,供全校人观赏。

        这是恺撒为数不多丢人的时候,加图索家的少主一直都是高高在上的胜利者姿态,什么时候受过这种羞辱。

        就算他同意,加图索家也不会同意。

        可偏偏,庞贝同意了。

        他觉得恺撒太过于顺利,受些挫折也是好的。

        “儿子,人生总要有些波折,多年后回首,你会发现那些波折才是你路途中最美的风景。”

        庞贝苦口婆心地拍着恺撒的肩膀劝道,一贯嬉皮笑脸的罕见露出正经的表情。

        然后就……被恺撒一个膝顶打得直吐口水。

        “我恺撒今天就算是死,也绝不会受这种屈辱。”他目光炯炯,像是个不屈的斗士。

        然后副校长一发[戒律],他就被挂在了学校最显眼的大门上,整整一天!

        自此,恺撒和曼施坦因两人的梁子就算结下了。

        至于副校长为什么帮忙?

        很简单,有一个学生跳伞刚好落到了副校长住的塔楼。

        又刚好,那时副校长正在欣赏日本最新拍摄的人类最伟大运动纪录片……

        “恺撒被挂门上”这件事在学校无人不知,虽然随着恺撒的优异表现逐渐被人淡忘,但总有人记得。

        比如,某个被恺撒揭短的记仇机长……

        ……

        所以对恺撒来说,几千米的高度他都跳过,这种几百米对他来说只是小意思了。

        “真的那么简单?恺哥,你可别骗我。”路明非见恺撒一副专家的样子,心里稍微放松些。

        “放心。”恺撒从回忆中醒来,轻描淡写道。

        说着,拿起了一个伞包给路明非背上。

        “一会你就拉这个,在空中尽量保持趴着的姿势。”

        恺撒指了指伞包上的一个环,教着路明非怎么做。

        先潇也在看着,并给绘梨衣解释。

        “ok,大家准备好了吗?”恺撒问道。

        先潇比了个ok的手势。

        恺撒拉开机门,狂风瞬间将几人的头发吹得乱舞。

        尽管飞机已经尽量飞慢,可这毕竟不是直升机,没办法悬停在空中。

        “go!”

        恺撒兴奋地大喊,接着就第一个跳了出去。

        他的身体迅速下落,再加速度下很快就只剩一个小点。

        “彭”的一声。

        他拉开了降落伞,伞包瞬间张开,一朵大蘑菇在空中出现,下落的速度一滞,在空中慢慢飘落。

        “干吧de!”

        伴着娇憨的喊声,绘梨衣也跳了出去。

        她的脸上满是兴奋,因为从没有玩过这种游戏。

        红色的头发张开,在空中像是朵云彩。

        至于裙子,先潇在跳伞前就帮她处理过,卷起来用绳子拴在后面,看上去就像是个小尾巴。

        “跳吧,绘梨衣都跳了。”先潇看着路明非。

        路明非探头看了一眼地面,吓得倒退缩了起来,疯狂地摇头:

        “you    jump,i    don't    jump!”

        事到临头,他又害怕了。

        “真不跳?”先潇挑了挑眉。

        “绝不!”路明非很坚定。

        “你猜我为什么要等着你跳?”

        先潇阴测测地笑着,走向路明非。

        “不!不!不——”

        叫声撕心裂肺,宛如杀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