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自龙族开始的神在线阅读 - 第九十一章 与恺撒的初次见面

第九十一章 与恺撒的初次见面

        “我靠靠靠,壕无人性,壕无人性啊!”

        流线形的机身显得无比轻灵,纯黑的颜色又透露着威严与厚重,宽广的两侧机翼如同雄鹰怒振的翅膀,尾翼的两门喷气发动机暗示着这架飞机不仅仅是单纯的客机。

        路明非环绕着飞机,长大的嘴巴像是要把它给吃下去。

        “我以为上次从国内飞日本的私人飞机就够豪华了,但和这相比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啊!”

        路明非本不该这么惊讶,起码在看到这架私人飞机前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毕竟他现在也是见过世面的人,早在从bj来日本时就是坐的私人飞机。

        “这是校长的私人飞机,那次我们从bj来只是人家学校的飞机。”

        一座会移动的“小山包”靠了过来,小山包下探出了一个头,正是先潇。

        “猴哥怎么扛着五指山跑出来了?”路明非打趣道。

        大大的包裹下先潇能被看见的只有一个头,确实像是被五指山压住的孙悟空。

        “闭嘴,八戒!”先潇回怼。

        他扛着的是绘梨衣的宝贝们,里面的东西随着绘梨衣不断的游玩,越来越多,已经逐步由“半人高”发展到现在和一座“小山”差不多了。

        打开机身下的储物间,把包裹放了进去,先潇才从“五指山”下挣脱了出来。

        “绘梨衣呢?”

        他问,突然发现绘梨衣没跟在自己身后。

        环视一圈,终于在出口处发现了已经快要走出去的绘梨衣。

        她边玩游戏机边走,不知不觉已经偏离了正确的方向。

        “绘梨衣,这边,走错了!”先潇大喊。

        听到先潇的喊声,绘梨衣茫然地抬头,发现自己竟然又走回去了。

        疑惑地歪歪头,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微提裙子,迈开大步“踏踏踏”地向先潇跑去。

        “这是迷宫吗?绘梨衣迷路了。”绘梨衣对着先潇说,大眼睛忽闪忽闪的,满是天真。

        先潇痛苦地闭上了眼睛,感觉太阳穴在跳动。

        “呼——”

        长吐一口气,“绘梨衣快上飞机,回头就把迷宫拆了!”

        先潇推着茫然的绘梨衣走上悬梯,“路明非,别流口水了,跟上!”

        ……

        二十分钟后。

        装满各种名贵红酒的酒柜,几个沙发环绕一张圆桌,柔软的地毯铺满整个地面。

        如果不说这是机舱,完全会以为这是哪个星级酒店的房间。

        三人坐在沙发上,顺着柔软的真皮陷入沙发里。

        先潇按了下一旁的呼唤按钮,立刻被接通。

        “什么事?”

        传来的不是甜美的空姐声音,而是一个粗壮的汉子声。

        这架飞机没有空姐,除了乘客,就只有一个开飞机的机长。

        “还不出发吗?”

        “还有一个人没到。”

        机长回复的很简洁。

        还有一个?先潇看了看一旁的路明非和绘梨衣,三人都在这了。

        所以除了我们三个还有别人吗?

        “啧啧,真奢侈,校长这么有钱吗?贪污了不少吧!”

        路明非咂着嘴,被眼前的奢华彻底震撼了。

        他不知道这些值多少钱,但不用想也知道会是个天文数字。

        路明非以为仕兰中学作为私立贵族中学,校长就已经够有钱了,出入都是宾利奔驰,可和这位校长比简直就像是乞丐一样。

        “哈哈,昂热校长要是知道你这么说他,可是会把你记在小本子上的,以后你在学校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突然,传来一声爽朗的笑声。

        机舱门口,一个男人面带和煦笑容,金色的头发在阳光下如同金子一般闪闪发光。

        西方人的立体面孔,却穿着一身和服,东西结合却显得异常的潇洒英俊。

        “我叫恺撒·加图索,很高兴见到你们。”

        男人缓步走到三人面前,从容的打着招呼。

        无论是语气还是姿态都像是经过专业训练一般,居高临下却又让人感到如沐春风,生不出恶感。

        就好像是皇帝微服私访平民,居高临下不是应该的吗?

        “你好,那个,恺,”路明非“咻”的一下站起,却没想好怎么称呼。“恺哥,我叫路明非。”

        话刚出口路明非就想抽自己一个嘴巴,他刚刚确实紧张了,那种感觉就像是三年前遇到先潇和楚子航差不多,但又不完全一样。

        先潇是不主动和人接触,楚子航是让人不敢接触,而这个叫做恺撒的人,是让人下意识的想接触,然后……认他当老大!

        “你好,路明非,叫我恺撒就行,不过你愿意的话,也可以叫我恺哥,我还是第一次被人这么称呼,挺喜欢的。”恺撒笑着说。

        他看出了路明非的尴尬,不过三言两语间就化解了,还借此拉近两人的关系。

        “先潇。”

        先潇也站了起来,简单地打了个招呼。

        他倒是没有路明非那么激动,不过眼里也闪烁着感兴趣的目光。

        又一个曾经脑海中的幻想人物真实地出现在自己面前,他看着如同皇帝一样的恺撒,和脑海中的形象几乎完全重合。

        就像书中说的那样,他是天生的领袖!

        “这是绘梨衣。”

        先潇指了指一旁还坐在沙发上“一心低头打游戏,任尔东西南北风”的绘梨衣。

        “你好,久仰大名!”

        恺撒伸出手,眼中闪过复杂的神色,有好奇,有尊敬,还有好斗。

        像是攀登者见到上方的前者,他尊敬他,却也誓要超越他!

        先潇也伸出手和恺撒握了一下。

        “希望有机会可以切磋切磋。”恺撒说道。

        “可以。”

        路明非瞪着眼睛看向两人,刚刚见面就要斗起来了吗?这难道就是王见王的后果?

        恺哥不会被打死吧,先潇战斗力可非人啊,简直是小赛亚人啊。路明非想。

        两人松开手,恺撒目光投向沙发上的绘梨衣,眼中闪过一丝惊艳。

        他见过无数美女:超模,明星,富家千金……各色各类,太多太多。

        而且混血种多数男帅女美,所以他对美貌基本免疫,在他看来都差不多。

        可眼前这个女孩仍然让他感到惊艳,美貌超过了以往见过的任何一个女人。

        “可惜,不是我的菜。”他在心里叹道。

        绘梨衣就像是小妹妹一样,不是他喜欢的种类。

        “初次见面,来前准备了一些礼物,所以迟了一些。”

        恺撒收回目光,这时先潇几人才注意到他的手上拎着个书包大小的盒子。

        他将盒子打开:“朝比奈实玖瑠手办,这是路明非的;美国那边最新研发的vr游戏眼镜,这是绘梨衣的。”

        他停了下来,对着先潇道:

        “你的礼物因为比较特殊,空运有些麻烦,所以还需要几天才到。”

        “特殊?”

        “是一把武器,屠龙传奇怎么能没有配得上他的武器呢?”恺撒笑着说。

        虽然他想和先潇切磋,眼下的行为就像是资敌,但他不在乎。

        因为他是恺撒,他不惧任何敌人,无论对手多强,他都自信最终胜得必然是自己!

        “那我要期待了。”先潇道。

        武器他确实想过,上次的战斗他就意识到了武器的重要。

        可那把枪不是随时都能掏出来用的,不然以那把枪的毁灭性,用不着黑王复苏,地球就先给他造没了。

        他也想过弄一把炼金武器在常态或者尊者一档时使用,但他的力量太大了,寻常的炼金武器对他来说太过于轻巧,使用时就像是举着根草一样。

        不得不说,恺撒的礼物都很有针对性,完全根据他们的喜好与需求来买的。

        而且尺度把握的很好,让人只会记下这份情,而不会不好意思地拒绝。

        如此”礼贤下士”又“不吝赏赐”,放在古代就是刘备一样的人物,没见这会儿路明非已经抱着“朝比奈实玖瑠”手办感动得准备认主公了。

        就连绘梨衣都从游戏世界脱离出来,好奇的打量着新玩具,还和恺撒说了谢谢。

        “人到齐了大家就坐下吧,系好安全带,飞机要起飞了。”广播上传出机长的声音。

        四人都纷纷落座,系好安全带。

        “里昂,你还没退休呢?”

        恺撒突然开口,好像和机长很熟的样子。

        “老子正年轻呢,加图索家的小鬼!”机长毫不客气的回怼声从广播中传来。

        “ok,我以为上次你在英国领空和他们的战斗机交战后就算没死,校长也该把你开除了呢。”

        恺撒没有生气,笑着和机长聊了起来。

        路明非:喵喵喵?

        我耳朵瞎了吗?它刚刚听到了什么?

        “就凭那群废物也想斗得过我,稍微陪他们玩玩就让他们吃尾气去了。

        要不是那天飞机上没装武器,我非得把他们干废!”

        机长的声音很不屑。

        “那个,恺……撒,恺哥,机长以前是干什么的啊,怎么听起来……”

        路明非咽了口口水,恺撒和机长的对话越来越吓人了。

        恺撒无所谓的笑了笑:

        “他啊,以前是美国空军王牌飞行员,开战斗机的。”

        “那怎么现在开这个了,退役了吗?”

        “哦,不是,是被开除了。”恺撒说,“开战斗机太快了,还酒驾,就被开除了。”

        “喂,加图索家的臭小子,揭人不揭短你没听说过啊!

        飞机开得不快还能叫飞机吗?不喝酒哪能感受到极限状态下的刺激?

        我今天就要让你看看什么叫王牌飞行员!”机长有些恼羞成怒。

        说着,机身开始颤动,窗外景色在逐渐后移。

        “开战斗机太快”、“酒驾”……

        停车,不,停机,我要下去!

        路明非看着已经启动的飞机,欲哭无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