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自龙族开始的神在线阅读 - 第九十章 陈雯雯也在日本

第九十章 陈雯雯也在日本

        “你的伤真的没事吗,躺了一星期刚醒就要去浪?”

        “闭肛,谢谢。”

        先潇毫不客气,斜眼督向路明非:

        “麻烦你下次不要一边收拾行李一边说这话。另外,你脸上的兴奋就像是出笼的哈士奇。”

        路明非费力地合上行李箱,坐在床上擦了擦汗,说:

        “你的身体我还不放心嘛,从认识你到现在就没生过一次病,感冒都没有过,病毒进了你身体都是哭着要跑出去。

        再说,那可是北海道啊,我只在书上看到过,据说那里是爱情的圣地……”

        路明非想着书上描绘的北海道场景,男女主在那里许下永恒的诺言……

        而自己,也有机会和……

        “ok,闭肛。”

        先潇毫不留情地打断了路明非的美好幻想,说:

        “你现在又变成发情的泰迪了,做狗这方面果然还是你在行。

        与其在那yy,不如想想到北海道之后去哪玩。”

        “不是有楚师兄吗?他会做好计划……对了,楚师兄呢?”

        路明非震惊地发现楚子航没在房间内,而且他已经两天没见到过楚子航了。

        他瞪着眼睛看向先潇,脸上似乎写着“我那么大个楚师兄怎么没了”!

        “感谢你还没把你楚师兄给忘了,虽然是在用到他的时候才想起来的。”先潇说。

        路明非在心里羞愧了一瞬,主要是楚子航和他们在一起时也不常说话,极容易被忽略,这也不能怪他……吧?

        “他已经在北海道了,和源君一起。”先潇说。

        这是昂热告诉他的,去北海道并不是他突发奇想。

        “已经在了?可恶,楚师兄竟然自己偷偷去玩。这种脱离组织,独自享乐主义是要被批斗的!”

        路明非听说楚子航已经在北海道,心里仅有的一丝羞愧也荡然无存,甚至谴责起楚子航。

        “嗯,希望你能当面批斗他。”先潇淡淡道。

        不过眉头却皱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哼,当面制裁算什么好汉,我就要背后说!等他自己认识到自己的错误,然后羞愧难耐!”路明非人怂嘴还硬。

        先潇没理他,只有路明非这样大大咧咧(头脑简单)的人才一点不会疑惑楚子航和源稚生为什么要去北海道。

        “绘梨衣不收拾收拾东西吗?今晚我们就要出发去北海道了。”(日语)

        先潇走到沙发旁,摸了摸正在聚精会神打游戏的绘梨衣的头。

        “绘梨衣没什么要收拾的,都在大包裹里了。”

        绘梨衣头也不抬,灵巧的小手在键位上不停操作,很快屏幕上的boss就被打得只剩一丝血。

        “嗷——”

        伴随着一声凄惨的嚎叫,boss倒下,爆出了一地装备。

        “包裹?”

        先潇擦了擦自己头上并不存在的汗,想起了自己和楚子航在从源氏重工带走绘梨衣时,她背着的和她差不多高的大包裹。

        那东西在逃离酒店和古堡的时候还没扔?

        “咳咳,我带着的,绘梨衣说那些都是她的宝贝。”路明非说道,“从酒店逃走的时候带着,后来一直放在越大叔的拉面馆,去古堡没带。”

        “还好没带,不然肯定是没了。”他有些庆幸。

        突然眼镜一亮,像是想起了什么,讨好地对着绘梨衣道:

        “绘梨衣,不要生气了。你看,要不是我,你的包裹一定没了,那里面那些宝贝可就找不到了!我下次不会再那样了好不好。”

        “╭(╯^╰)╮哼!”

        绘梨衣撇过头不理路明非。

        “你俩是怎么了?”先潇不知道他们在打什么哑谜。

        “就是,就是……”路明非吞吞吐吐,竟然有些脸红。

        “路明非和我打游戏时不专心,一直在用电脑打字,绘梨衣不要和他打游戏了!”绘梨衣告状,气鼓鼓的样子。

        难怪绘梨衣今天下午一直自己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打游戏,先潇还疑惑她怎么没和路明非一起玩。

        “这可不像你啊,你打游戏时可是十头牛都拉不走的,除了你婶婶和……”先潇突然想到了什么。

        路明非见情况不妙,转身就想溜,却被先潇一把按住,动弹不得。

        “交代吧,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不要逼我用刑啊。”先潇恶狠狠地看着路明非。

        “好吧,好吧,我坦白。”路明非知道瞒不住了,“那个,就是,就是,%%@知道我在日本,聊了几句。”

        “谁?”先潇问。

        路明非说到人名的时候故意说得特别含糊。

        “就是%@%。”路明非还在挣扎。

        “绘梨衣,我和你说的真人拳皇你还没试过吧?”先潇突然对绘梨衣问。

        绘梨衣摇了摇头。

        “陈雯雯!”路明非赶紧说道。

        说完像是个被人把嘴里储存的食物都给抢走的仓鼠,有气无力的靠在沙发上。

        “她怎么知道你在日本的,你和她说的?”先潇不解。

        “不是。”路明非摇了摇头,“好像是路铭……我的表弟在和同学聚会时,拿我和你们一起去日本旅游这件事炫耀泡妞,然后现在整个学校都传遍了。”

        路明非想说路铭泽,可脑海里下意识浮现了那个和自己表弟重名的小恶魔身影,他突然不想称呼自己的表弟为路铭泽。

        “搜噶。”先潇点了点头表示了解,没有在意,“我去问问校长航道申请通过了没有,通过了的话晚上就能直接飞去了。”

        “那个,其实还有一件事。”路明非拦住了先潇,看起来很犹豫的样子。

        “什么?”

        “就是,你中午和我说去北海道的事我和陈雯雯说了……”

        “然后呢,说了就说了呗。”先潇不解。

        陈雯雯在路明非这个衰仔的心里是女神,在他这儿完全就是路人甲、炮灰已这样的角色,要不是因为路明非他压根都记不起这个人。

        “然后,刚刚她给我发信息说她也在日本,明天要不要一起去北海道玩……我同意了,说明天在北海道见。”路明非低着头道。

        “你还有什么没说?”

        先潇了解路明非,仅仅如此的话路明非不会这么认打认罚的样子。

        “哈哈,知我者先潇也。”路明非突然抬头,一副“你真是我的知己模样”。

        “少放没用的屁。”先潇不为所动。

        “就是,那个,不止陈雯雯一个人,还有我们班的其他女生……”

        路明非声音越说越小。

        “就你们班?”

        “那个,可能,也许,大概,还有其他班的,也说不定……或许,还有其他年级的……”

        路明非偷偷打量先潇的脸色,悄悄往绘梨衣身边靠去,万一先潇兽性大发,有绘梨衣在旁边他不会死得很惨。

        没有想象中的暴揍,也没有怒火。

        先潇沉默了一会,吐了口气,往门外走去。

        “你干什么去?”路明非喊道。

        这种出乎意料的平静更令他害怕。

        “找校长问航道啊。”先潇答道。

        “那个,你不生气?”

        “唉,可惜《父亲》这首歌得几年后才发行,不然我一定让你听听,希望能感动你这个逆子。”

        先潇说着路明非听不懂的话,走出房门。

        “《父亲》,几年后发行?那你怎么知道的?”

        路明非不解地摇摇头,没再想先潇说的是什么意思。

        看向一旁还在和自己赌气的绘梨衣:

        “绘梨衣,我真的错了,原谅我吧。”

        “嗒咩。”

        绘梨衣把头转过另一边。

        路明非跑到绘梨衣脸对的方向。

        “原谅我吧,原谅我吧。”

        “嗒咩,嗒咩!”

        绘梨衣把脸藏进长长的头发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