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自龙族开始的神在线阅读 - 第八十九章 金发青年

第八十九章 金发青年

        “can    you    speak    english?”

        日本街头一家古玩店,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对店主说。

        男人穿着白色印花和服,踏着白袜木屐,标准的日本古代武士打扮。

        可靠近一看,会发现这是个西方人。

        金子般的长发披散至肩膀,高挺的鼻梁,罕见的冰蓝色眼睛,清晰的脸庞如古希腊的雕塑,英俊而贵气。

        “欧特,英格利斯,饿理忒!”

        “what?”金发青年不解。

        “英格利斯!英格利斯!”店主大声回复。

        青年终于懂了店主的话,但饶是以他的素养,还是忍不住爆了粗口。

        “这特么是英语?fuck!这和我想的完全不一样!”

        他有些后悔了。

        在带着自家的机器装置来到日本后,由于“屠龙勇士”在昏迷,任何人不能打扰,他就想着先在日本游玩一番。

        并且严辞拒绝了家族与学院安排人跟随,既然是游玩,身边要是跟着陌生人,还有什么乐趣?

        甚至为了防止被打扰,他还故意把手机丢在了住处。

        当他满怀期待地到达一条商业街,进入第一家店铺,他意识到一个重大问题——语言不通。

        他不会日语。

        “不过英语是世界通用语言,大家用英语交流就行了。”他想。

        但他忽略了英语在东方世界的普及程度,以及日本这个国家英语的口音问题。

        他去的第一个店铺是一家和服店,看起来很有年代感,里面只有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

        店铺不大,但挂满了和服,地上还散乱着碎布料,显得拥挤而杂乱。

        他皱着眉头进了店,老头看都没看他一眼,继续坐在摇椅上看着报纸,完全无视了他。

        ok,很有脾气,说明不愁店里的东西卖不出去,这是对自己的和服很有自信的表现。

        他在心里宽慰自己。

        只好自顾自地看着挂着的和服,挑选了一件他最喜欢的。

        “how    much?”他拿着和服对着老头问。

        老头终于抬了头,上下打量了一眼金发青年的装扮,多年的经商经验让他瞬间判断出这是个不差钱的外国人。

        对于这样的人,他们行业内有个专用词称呼他们——肥羊。

        于是老头大着胆子用手比划了个“八”,想着如果青年还价,态度软的话他就坚决不理,态度硬的话他就装作吃亏稍微降低一点。

        “ok!”

        金发青年毫不犹豫认下这个价格,潇洒地掏出提前兑换好的日元,数了八万递过去。

        在看到老头惊讶的眼神时,青年瞬间意识到自己可能给多了。

        但他没有要回钱。

        一是因为骄傲不允许。要回钱就等于承认他理解错了老头的意思。

        二是这点钱对他来说不算什么,就当是做慈善了。

        毕竟他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尊敬老弱病残女性,并力所能及提供帮助。

        他找了个地方将和服换好,其实也不用找,店里密布的和服成了天然的屏障。

        青年走到镜子前看了看穿着和服的自己,满意地点了点头。

        自己的眼光果然没错,哪怕是柳生十兵卫在世也不可能比自己还像剑士,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太过英俊,少了些剑客的沧桑。他自我评价。

        老人在收了钱后态度瞬间热情许多,躺椅也不坐了,殷勤地用青年听不懂的日语,给他介绍别的和服。

        可青年已经找到了自己最喜欢的,旁的他不需要也看不上。

        但他还是面带笑容,耐心听完老头每一次的推荐,然后挥手拒绝。

        看青年真的没了再买几件的意思,老头遗憾地把他送到门口,临了时还嘟囔了一句“金持ちの馬鹿を逃がした”。

        “应该是在感谢我。”青年心想,笑容更甚,“看来语言完全不是问题。”

        踏着自信的脚步,他走向了第二家店铺。

        可这次就没那么顺利了,这是家木雕店,他看上了一个雕刻得十分精巧的船。

        三米多长,据说是日本古代某位皇族游船的仿制品,按照等比例缩小了。

        在通过对方书写阿拉伯数字谈好了价格后,出现了一个问题。

        这么大的船该如何带走?

        尽管他已经极力用最简单的单词解释,试图让对方明白自己的住处,可作用微弱。

        于是他只好退去。

        接着是第三家、第四家……

        如今这已经是第八家了。

        每一家店员要么不懂英语,要么是说着他不懂的日式英语,家家如此。

        到现在他除了在第一家店铺买了件和服外,一无所获。

        因为和服买了可以穿在身上带走,但别的东西不行,他总不能拎着大包小包,划着船在街上乱逛。

        ……

        “ok,ok,listen,i    will    pay    you    more    money,just    follow    me!”

        金发青年一个单词一个单词的往外吐。

        “闹闹闹。”

        老板听懂了,连续摇头。用手比划着自己和店,好像在说他不能离开店。

        金发青年对老板的拒绝丝毫不显得愤怒,只见他面无表情地伸进自己的皮包里,掏出一沓日元。

        “闹闹闹,闹挺,瑞思(not    this)!”老板很坚定。

        金发青年又掏出一沓。

        “脑……”

        三沓。

        场面陷入沉默。

        四沓,五沓。

        “when    we    go?”

        老板的英语口音突然变得标准。

        “now!”

        金发青年眉头一挑,嘴角挂上笑容。

        果然,解决问题还得用自己熟悉的办法。

        他觉得自己丢失的自信正在回归。

        “this,this……”

        他点着自己看上的古玩,每点一个老板的笑容就更深几分。

        一边立刻招呼着店员给包装起来,一边躬着腰坠着啤酒肚跟在金发青年身后,颇有些鞍前马后的样子。

        “ok,that's    all。”

        金发青年停了下来,店里柜台上的商品已经少了一半。

        “老子要发财了!”

        老板脑海里疯狂回荡这句话。

        他不怀疑青年是否有足够的钱买下这些,作为古玩店老板,不仅分得清古玩真假,在看人上更有一套。

        无论是收古玩还是卖古玩,形形色色的人他见了不知道有多少。

        人可以通过衣服化妆等等让自己看上去富有、尊贵,曾经便有骗子团伙打扮得像是出巡的天皇,拿高防的假货古董来店里骗钱。

        可还是被他一眼看穿,真正的贵族气质是由内而外的。

        虽然这个青年穿着一身廉价的和服,表现得很平和,但还是能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

        并不是暴发户那种特意表现出来的炫耀,而是自然而然的,或许他自己都没意识到。

        那是久居高位者自带的气势。

        就像狮子进入羊群,虽无心猎杀,可羊群还是心惊胆战,四散逃亡。

        “すみません、ボス、ちこく遅刻しました!”(对不起,老板,我迟到了!)

        突然,一个女生慌慌张张地跑进来,喘得上气不接下气,刘海被汗水浸湿贴在额头,深深鞠躬对着老板道歉。

        “あなたはどうしたんですか。今月はもう何回目ですか!”(你是怎么回事,这个月已经第几次了!)

        老板瞬间挺直身体,圆滚滚的肚皮弹起,怒斥女生。

        “申し訳ありませんが、私のせいです。申し訳ありません!”(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对不起)

        女生没有辩解,低着头被老板呵斥,不停鞠躬。

        “喂!”突然传来一声大喝。

        两人都抬头向声音看去。

        “嗨,嗨,go,go,now!”

        老板的瞬间变脸,讨好的笑容挂在肥腻的脸上,点头哈腰时带起一波波肉浪。

        他以为是客人等不及要出发了。

        女生偷偷看向金发青年,想看看什么人能令老板这么卑躬屈膝。

        恰好青年也在看她,注意到她看过来,还露出了笑容,冰蓝色的眼眸如水一般温柔。

        她连忙低下头,心脏怦怦乱跳。

        “can    you    speak    english?”

        突然传来一个低沉又充满磁性的声音。

        “啊,啊。”她惊讶地看着青年,指了指自己。

        “yes.”青年点了点头,冰蓝的眼眸注视着她。

        “嗯,simple    orgmunication    is    no    problem.”

        她目光躲开青年,声音微弱几乎不可闻。

        “该死,为什么会害羞!”她在心里恼怒自己,“只是长得帅气一点罢了,真,别丢脸了!”

        “那太好了,我需要一个翻译跟着我,你愿意吗?”(英语,后面同样)青年大喜。

        “可是,我还得上班。”

        女生强忍着说愿意,可想到自己的家庭状况,这份工作是她好不容易才得来的。

        “没事,你告诉你的老板是我说的,他会同意的。”青年说,很有自信。

        女生犹豫地看向老板,不知道该不该说,这个刻薄小气的老板可是连迟到一小会都会骂她一整天的,会同意让她给青年当翻译吗?

        可看刚刚老板讨好的样子,青年的身份明显不一般。

        她咬了咬牙,还是把青年的话转告了老板。

        老板听了后狐疑地看向青年,向他求证。

        见青年点了点头,立刻同意了要求。

        “有笔吗?”青年问。

        女生立刻从身后的书包里拿出一杆笔,还细心地拿出一张纸。

        青年这才注意到女生还背着个书包。

        那个书包很小,说是书包但更像是布袋改装的,原来似乎是蓝色,但已经洗得发白。

        他接过笔和纸,写了几笔。

        “那么麻烦小姐告诉他,把东西送到这个地址,会有人付给他钱的。”青年把字条递给女生。

        “好的。”

        字条上的英文很飘逸狂放,最后一个字母的末尾拉得很长,彰显着写下它的人内心的狂放不羁。

        女生照着字条上的英文翻译成日语,递给了老板,解释了几句。

        “嗨,嗨!”老板对着青年不停应和。

        青年摆摆手,老板便识趣的走开。

        “是男人都好色,不管什么身份。”他在心里想。

        “那么,小姐,我就是你的临时老板了。”

        青年笑着伸出手,女生一愣,意识到他是想和自己握手,连忙伸出手握上去。

        手掌一触即分。

        “重新认识一下!你好,美丽的小姐,我的名字是恺撒·加图索,你可以叫我恺撒。”

        恺撒,古罗马的皇帝吗?

        女生看着青年,因为照顾她身高,微微弯腰,金色长发披散耳边,映衬着和煦的笑容如同清晨的阳光般温暖。

        “真,麻生真。”

        她脸蛋通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