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自龙族开始的神在线阅读 - 第八十八章 昂热介绍的人

第八十八章 昂热介绍的人

        “哦哦,你来了。”

        昂热恋恋不舍地把视线从电视机上挪开,见先潇一脸诡异表情地看着自己,禁不住老脸一红。

        “哈哈,日本电视剧在挑战人类伦理方面确实有一套。”昂热打着哈哈。

        “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不惜一切的极端主义,或者说所谓的‘武士道精神’罢了。”

        先潇说道,缓缓走到桌子的另一端,和昂热对立而坐。

        “哦?”昂热突然来了兴趣,“说说你的看法。”

        他坐直了身子,一副侧耳倾听的样子。

        先潇想了想,整理了一下思路,说道:

        “日本就像是一潭死水。”

        昂热眼睛一亮,露出一丝笑容,点了点头示意先潇继续。

        “世界上所有国家都经历过改朝换代,可唯独日本,皇族血统从未改变。

        无论君主多么昏庸无能,可从没有人取而代之。

        在12世纪,日本天皇就已经沦为幕府将军的傀儡,但直到江户时代,日本天皇当时已经彻底成为摆设,可也没人把他赶下台,这在任何国家都是不可思议的。”

        “所以日本人很讲忠义,不谋反篡位?”昂热问道。

        他对日本的了解都是二战后他到日本在蛇岐八家混黑道得来的,对于日本的历史并不是很了解。

        在他看来一个弹丸小国的历史有什么好了解的,有这时间还不如和姑娘们在宴会上多跳支舞来的有价值。

        “如果真的是忠义,那就不会把天皇当作傀儡了。与其说是忠义,倒不如说是‘忍’。”

        先潇摇了摇头,否定了昂热的说法。

        “忍?”昂热不解。

        “日本人崇尚‘忍’文化,把它当作最高的道德修养。”先潇解释道。

        “这‘忍’就是放在心上的刀刃,时时刻刻都在剐着人的心,尤其是心动的时候。

        天皇就是天皇,你可以架空他,但不能超过一个限度——不能杀了他取而代之。

        可难道他们真的不想当天皇吗?

        当然想!

        只是,他们得忍住,即使把天皇当作傀儡,完全不放眼里,可仍然要留下最后一层遮羞布,来掩盖自己的丑陋。

        下位者可以实际拥有超过上位者的实力,但下位者仍然是下位者,不可越过最后一条线。”

        “听起来像是既当又立?”昂热插话道。

        “可以这么说,所以这个国家看起来会很矛盾。”先潇点点头。

        继续道:

        “日本的‘忍’不仅仅体现在政治上,包括生活工作上也是。

        他们做事死板,不懂变通;凡事都要论资排辈,后辈很难有出头之日。

        这样就造成了日本人的心中都憋着一股气,容易产生极端和矛盾的思想。”

        他顿了顿,最后总结道:

        “《菊与刀》评价日本人为:好战而祥和,黩武而好美,傲慢而尚礼,呆板而善变,驯服而倔强,忠贞而叛逆,勇敢而懦弱,保守而喜新。

        可无论他们怎么变化,都越不过一条线——一条共同遵守了几千年,已经刻在骨子里的线。

        所以我说,日本就像一潭死水,即使再过几千年,它仍然还是那样。”

        先潇说完了,昂热思索着先潇刚刚说的话,没有开口,房间沉默了起来。

        除了电视中传出的撕心裂肺大喊,好像剧情进行到了:

        女人和前任坦白自己泡他儿子就是为了报复他,见前任知道后无比痛苦,觉得自己大仇得报而选择自杀。

        “你说得很有道理,六十年前我来过日本,如今六十年过去了,他们还是那样,一尘不变。”

        昂热从思索中醒了过来,似是回忆,似是感叹。

        “不过,你这次可是彻底将这潭死水给搅浑了。”他又说道,脸上带着促狭的笑容。

        “没办法,从水中走过总得带起水波。”先潇耸了耸肩,很无辜的样子。

        “你这水波可是差点把日本都给淹了。”昂热道,“也把一些藏在水底的垃圾给掀了上来。”

        他的眼神突然锋利,像是杀人无数的尖刀,身上爆发出难以言喻的气势,和刚刚笑眯眯老头形象一个在天,一个在地。

        “日本有龙王!能将龙族炼化成尸守,还有着那样一支尸守大军,绝对是初代种以上的龙王所为。”

        昂热眼睛里像是燃起了一团火,一团以仇恨为燃料的熊熊烈火!

        先潇对于昂热这个消息并不惊讶,他早就知道了,而且还知道那是哪一条龙王。

        “所以校长来日本的目的是……干掉龙王?”先潇问。

        他知道昂热对龙族的仇恨,为了屠龙昂热做出什么都不值得惊讶。

        “目的之一,蛇岐八家虽然是学院分部,但高度自治。

        我一直知道他们隐藏着一些秘密,可不知道是什么。现在看来,似乎有些眉目了。”昂热说。

        “前几天日本分部来了几个家主,竟然是拜托我帮他们借一个东西。”

        昂热卖了个关子,可看先潇一点没有问“是什么”的意思,尴尬的咳嗽一声,暗道现在年轻人真难沟通。

        “好吧,那都不重要。不过,两天前人家的哥哥可是来找你要妹妹了。”昂热的眼神有些玩味。

        先潇的表情终于变了变,道:

        “源稚生?”

        “是的,我这才知道你把人家的妹妹偷走了。啧啧,到日本把黑道公主偷走,难怪蛇岐八家疯了一样追杀你们。”昂热感叹。

        “还是你们年轻人会玩,当年我虽然压服了日本,可也没想过做这种事!”

        他的语气中没有任何责备,反而更多的是夸赞,一副“你小子补全了我当初的遗憾”的模样。

        “准确来说并不是偷,让我们把绘梨衣带走的正是那位哥哥。”先潇解释道。

        “这样啊。”昂热有些意外。

        先潇以为昂热懂了,可昂热忽然道:

        “这样更刺激是吧!真会玩。”

        先潇无语,该是怎样的流氓才能有这种想法。

        “源稚生来找绘梨衣,那绘梨衣怎么没走?”先潇问。

        他不愿意和昂热在之前的问题上再纠缠了。

        流氓的思想总是奇奇怪怪,不把道德水准拉低他很难和昂热在一个频道上。

        可昂热是个活了一百多年,也当了一百多年流氓的老流氓,先潇觉得自己的道德水准再怎么拉低也无法到达那个水平线。

        “哦,被楚子航劝走了。他们两个说了些什么,源稚生好像很激动,然后两人就一起走了。”昂热答道。

        “对了,差点忘了。”昂热像是突然想起什么,“我还有一个人介绍给你认识。”

        “哦?”

        先潇有些疑惑,不知道什么人还值得昂热特意给他介绍,难道是副校长?

        昂热拿起手机,拨通一个号码,在等待对方接通的时间时解释道:

        “因为你屠龙的事已经在混血种世界传开,不过战斗视频已经被彻底封存在冰窖,列为绝密。所以……”

        “所以有人不相信,想要试试我的分量?”先潇打断了昂热的话。

        “试试分量倒是真的,至于不相信,还没有人那么蠢,这已经是学院认定的事实。”昂热摇了摇头,“而且,日本借的东西也是别人家的东西。”

        正说着,电话传来无人接听的声音。

        昂热皱了皱眉头,又拨打了一个号码,这次有人接听。

        半响,他挂断电话,无奈的说道:

        “好像他第一次来日本,说是要好好游玩一番,然后就……失联了。”

        “小孩?”

        “不是,成年了。”昂热摇了摇头,犹豫了一下,想到了那位的光荣史,又改口道:“但没有完全成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