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自龙族开始的神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七章 消失的白王

第八十七章 消失的白王

        黑石官邸,日本最有名的豪宅之一。

        矗立在孤峭如剑锋的悬崖之上,脚下就是咆哮的大海。

        它就像是海上的警哨,又如同插在大海中的定海神针。

        “长腿,你说老板怎么想的,现在的剧情发展完全与剧本不同啊。

        小怪兽在勇士们的帮助下变成正常人,和勇士开心地玩耍。

        淦,八点钟的家庭伦理剧都比这个有新意。”

        女人套着件白袍睡衣慵懒地靠在沙发上,一双白腿毫无形象地翘在茶几上。

        捧着袋薯片不停往嘴里塞,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胸口的衣服上还有些薯片碎渣。

        要是有男人看到,一定会为女人长着这样美丽的容貌,却这种邋遢样子而可惜。

        “happy    ending,我觉得很好。

        只有你这种喜欢看无脑偶像剧,男女主虐恋到死的‘死宅母胎单身狗’才会觉得不好。”

        酒德麻衣关掉墙壁上挂着的大电视,路明非几人的画面顿时消失,顺便习惯性得向苏恩曦发送嘲讽。

        “可恶,你这个小妖精,看老娘撕了你的嘴。”

        苏恩曦恼羞成怒,立刻向着对面沙发的酒德麻衣扑去,可不过一个回合就被酒德麻衣压在身下。

        酒德麻衣挺翘的臀部死死地压住苏恩曦的腰,一只手就把苏恩曦的两只手锁在身后。

        “弱鸡。”酒德麻衣不屑地说道,“投不投降?”

        “哼,我宁死不屈,绝不会屈服于你这个小妖精!”苏恩曦挣扎无果后依然嘴硬。

        “你投降我也不会放过你。”酒德麻衣一点不意外苏恩曦的选择。

        毕竟这样的事不是第一次发生了,苏恩曦每次都作死地挑衅自己,然后被反手镇压,可谓又菜又爱玩。

        “让你不投降!”

        酒德麻衣语气森森,露出恐怖的笑容。

        “你不会又要……不要,不要,我错了!”苏恩曦开始慌了,大喊。

        “迟了!”

        酒德麻衣表情阴森,伸出一只手,向苏恩曦腰间探去……

        “哈哈,哈哈,别,别挠了,求你了,长腿,不,麻衣,好麻衣……”

        苏恩曦笑得上气不接下气,身体疯狂挣扎,不停求饶说软话。

        酒德麻衣不为所动,继续挠着苏恩曦腰间的痒痒肉。

        “死长腿,哈哈,哈哈,你,你完了,我一定,哈哈,会宰了你……”

        苏恩曦求饶没用后就开始放狠话,这会儿眼泪都笑出来了。

        “啊!”她突然发出一声痛叫。

        啪!

        酒德麻衣狠狠地抽了下苏恩曦的臀部,还笑着赞叹:

        “手感真好。”

        “你死定了,长腿。”

        苏恩曦咬牙切齿,眼中的怒火几乎要喷出来。

        “啪啪啪”

        又是一连串响亮的声音。

        “啊,啊,啊——”

        苏恩曦已经闭上眼睛开始惨叫了,可是半天却没有感觉到臀部传来痛感。

        “看到员工们相处得这么融洽,我作为老板真是开心极了。”

        一如既往的小西装,小正太模样的路鸣泽不知何时出现。

        他鼓着掌,笑眯眯地看着沙发上的两人。

        “死长腿,还不起来!老板,你不在的时候长腿天天欺负我,这日子简直没法过了!”

        苏恩曦看到路鸣泽立刻告黑状。

        原本凶狠的表情瞬间变得可怜巴巴,干嚎着装出委屈的样子。

        酒德麻衣也没有继续闹下去,从苏恩曦身上起来,走向另一旁沙发。

        当然临走前还不忘用力再给她的臀部一巴掌。

        “啊!你看,老板,当着你的面她还在欺负我,简直是不把你放在眼里,快惩罚她!”苏恩曦见缝插针。

        路鸣泽依然笑着,没有评判两人的对错,指了指苏恩曦的胸口:

        “走光了。”

        “嗯?”

        苏恩曦低头看去,原来是刚刚在挣扎时睡衣的领口大开,大片春光外泄。

        “切,她那身材有什么好走光的。”酒德麻衣嘲讽地看着整理衣服的苏恩曦。

        “好了,不要闹了。”

        路鸣泽见苏恩曦表情不对,蓄势待发的姿势似乎又要准备以卵击石。

        果断伸出手按在了苏恩曦的头上,止住了她的飞扑。

        “哼,这次看在老板面子上就饶你一次。”

        苏恩曦傲娇地一昂头,好像刚刚不是路鸣泽制住了她,现在她就骑在酒德麻衣的身上作威作福了。

        酒德麻衣没有理她,一发蔑视的白眼说明一切。

        “不要闹了,被你们闹得差点忘了正事。”

        路鸣泽无奈地摸了苏恩曦的头,像是安抚淘气的小狗。

        “什么正事?小怪兽被大怪物拯救,不是皆大欢喜了吗?”苏恩曦不解地问。

        “那可不是日本的主要剧情啊。”路鸣泽摇了摇头,“海底的那位,不见了。”

        “什么?这怎么会?远不到祂的苏醒期才对啊!”

        苏恩曦面色一肃,收起了玩闹的表情,她知道这件事的重要性。

        “是啊,应该是不到的。可总有变数发生,不是吗?”路鸣泽幽幽道。

        “变数,你是说——大怪物?”

        苏恩曦想到了什么,在几人里面最大的变数不就是大怪物——先潇吗?

        “是啊,不能理解的存在,彻底改变血统,真是越来越看不懂了。”

        路鸣泽喃喃道,眼中神色复杂:

        “与其说是苏醒,不如说是被惊醒,有一股巨大的力量把祂从沉睡中惊醒。”

        “力量?”苏恩曦消化着路鸣泽的话,半响目光一闪,“是稳定了楚子航和绘梨衣血统的力量?”

        “那可不是稳定,”路鸣泽神色莫名,像是看到无法接受的事情发生在眼前,“是进化,彻底的,真正的进化。”

        “怎么可能!”苏恩曦惊呼。

        血统是混血种和龙族力量的基石,无数年来人类和龙族都想要创造出一种血统进化的方法,但却无一人成功。

        最接近成功的一次就是已经被断绝了的封神之路。

        血统进化,从金字塔的底端向顶端攀爬,可顶端的人又怎么允许下层的人爬到和他们同样的位置?

        血统早在创造之初就已经被牢牢的上了锁。

        “老板,你不是说有改变血统能力的只有……”

        “是的,那种禁忌的能力确实只有少数存在能掌握,而且也只是暂时的改变,被提升血统者会付出巨大的代价,能完整掌握这项权能的只有一位。”

        路鸣泽眼中仇恨之色一闪而过,但很快恢复。

        “那,难道大怪物就是那位……”

        苏恩曦面色震惊,如果只有一位能完整掌握权能,那是谁自然不用多说。

        “不,当然不会,否则我怎么会和祂合作呢。”

        路鸣泽莞尔一笑,否定了她的推测。

        苏恩曦松了一口气,在路鸣泽手下工作,她知道许多被掩埋在历史长河中的秘密,更了解“那位”的恐怖。

        如果先潇真的是“那位”的话,她们还不停地在他身边搞事,那几条命都不够死的。

        不,死亡都是种奢侈,应该说是生不如死!

        “不用害怕,安心的做好工作就行了。即便真的是‘祂’,想要伤害我的女孩也要付出代价。”

        路鸣泽看出了苏恩曦的想法,轻轻拍了拍她的头细声安慰。

        “总之,那股力量惊醒了海底的那位,如今,‘祂’不见了。”

        路鸣泽说回了正题。

        “可是为什么,即便被惊醒,祂没有发育完全,仍然可以继续选择沉睡啊。”

        苏恩曦还是不解。

        “贪婪!”

        “什么?”苏恩曦看着路鸣泽。

        “如果你是一个饿极了的乞丐,看见一群孩子正在大吃大喝,你会怎么做?”路鸣泽问。

        “我怎么会是乞丐?随便动动手指就有无数资金进账,分分钟几亿美金好吧。”苏恩曦完全抓不住重点。

        “会抢走他们的食物。”

        一直沉默不语的酒德麻衣突然说道。

        “哈,长腿你果然是个心地歹毒的坏女人!”苏恩曦大喊,像是抓到了她的把柄。

        路鸣泽没有理苏恩曦,反而露出一抹笑容:

        “如果食物都被孩子吃完了呢?”

        “那就算了呗,总不能让他们吐出来吧。”苏恩曦理所当然地说道。

        可酒德麻衣却是面色一变,眼神凝聚,低下头,半响没有说话。

        路鸣泽却像是已经收到了答案,笑了笑,忽然又露出可惜的神色:

        “祂性格谨慎,只敢派一些杂鱼出手,可惜失败了,不然我就能半路截胡了。那样的话,就不算我动手抢的了。”

        “你也需要那股力量?”酒德麻衣突然抬头看向路鸣泽,目光炯炯。

        “不要犯傻,我的姑娘。不能为了眼前的利益,而忘了长远的发展。”

        路鸣泽像是知道了酒德麻衣在想什么:“得罪了祂,即使真的得到了那股力量也是得不偿失。”

        酒德麻衣听了这话眼中神色流转,像是在犹豫挣扎什么,但最终还是恢复了平静,没有再说话。

        “祂走了,可带走了我的宠物。日本有祂舍不掉的东西,祂走不远的。

        所以,女孩们,找到祂,再给我愚蠢的哥哥一点提示。”

        “是,老板!”

        ……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

        “请进!”

        先潇推门而入,看向正坐在桌子旁看着电视的老人。

        从电视不时传出的日语中,他隐隐听到了“私はあなたの息子と一緒にいて、あなたが私を捨てたことに報復します”(我就是要和你儿子在一起报复你当初抛弃了我)。

        看着似乎全神贯注在电视上的昂热,先潇头上露出一道黑线:“校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