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自龙族开始的神在线阅读 - 第八十六章 小怪兽

第八十六章 小怪兽

        “校长,抱歉,我们……”

        “不用抱歉,你们已经尽力了。先去检查下身体,不用守在门口了。”

        昂热没有苛责两个刚刚爬起身的执行部成员,反而细声安慰。

        但昂热的宽容显然让他们更加羞愧了,身经百战的他们竟然被一个小女孩轻易打败。

        而且还是在两位传奇面前——一新一旧。

        他们互相搀扶着一瘸一拐地离开这个伤心的地方,一路低头盯着脚尖。

        “我也该走了。”

        昂热看着扑在床上的烂漫女孩,夸赞道:

        “可爱的小朋友。”

        “谢谢白头发的帅爷爷。”绘梨衣很有礼貌的回答。

        和先潇几人在一起这些天,她的世界也在慢慢被填充,逐渐变得五彩斑斓起来。

        她学会了起码的礼貌,知道在别人夸赞她时要表达感谢。

        “我做梦都希望真的有你这样的孙女,那样我每天都会笑醒的。”

        昂热笑容更甚,踏着轻快的脚步走了出去。

        看来绘梨衣的那句“帅爷爷”说到了他的心坎里。

        昂热刚走,绘梨衣就眨巴着红宝石般的眼睛,期待地看着先潇,问

        “绘梨衣有哪里不同?”

        红色的长发披散在床上,衬着白皙的脸蛋,看起来就像是一朵盛开的玫瑰。

        “绘梨衣今天没扎头发?”

        先潇观察了好一会儿,最后看到她散落的头发,笃定地说道。

        绘梨衣顿时蛾眉微蹙,小嘴撅起。

        “不是这个。”

        说着又指了指自己的嘴巴,疯狂暗示。

        “绘梨衣脸上好像长肉了。”

        先潇伸出手捏了捏绘梨衣的脸,qq弹弹的,很有手感。

        “不是,不是,先潇笨死了!”

        绘梨衣眉毛变成倒“八”字,瞪着大眼睛看着先潇,酒红色的眼瞳中满是怒火,“啪”地一声拍掉了先潇捏着自己脸蛋的手。

        先潇看着像是赌气小孩一样撇过头不理自己的绘梨衣,露出恶作剧得逞的笑容。

        “好了,绘梨衣不要生气了,我逗你玩的。绘梨衣能说话了,对吗?”

        先潇摸了摸绘梨衣的头。

        他当然知道绘梨衣的说的不同是什么,在绘梨衣进门喊出“先潇”的时候他就已经发现了。

        故意装作不知道就是想逗绘梨衣,可以说是非常恶趣味了。

        先潇看着又把头撇到另一边,不搭理自己的绘梨衣,好笑的笑了笑。

        他知道绘梨衣不是真的生气,自己的手可还在她头上呢。

        “绘梨衣声音很好听,软软糯糯的,和静香很像哦。”

        “真的吗?”

        绘梨衣立刻转过头。

        静香是《哆啦a梦》里的角色,也是她很喜欢的动漫人物。

        “当然了,你可以问路明非。”先潇肯定地说道。

        绘梨衣看向路明非,路明非在绘梨衣的目光下瞬间就投降了。

        “没错没错,而且绘梨衣声音更好听。”路明非舔得得心应手。

        “哼,下次再骗绘梨衣,绘梨衣就要生气了哦,最后一次!”

        绘梨衣认真地伸出食指,葱根般玉白的手指摇来摇去。

        或许想增加些话语威慑力,表明自己真的很认真,努力想要做出威胁的表情。

        奈何只会瞪眼鼓脸,不但没有威慑力,反而像是个奶凶奶凶的小猫。

        “咔嚓”

        一张照片定格,路明非看着手机里的绘梨衣“凶猛”的照片,满意地点了点头。

        这采光,这构图,这人物,啧啧啧。

        路明非觉得自己有望成为一代摄影大师。

        “纳尼?”

        绘梨衣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你看。”

        路明非把手机递给绘梨衣。

        绘梨衣看着手机里的自己,鼓着嘴巴像是个刚出笼的包子,瞪着眼却一点凶狠的样子都没有。

        她突然觉得自己的脸很烫,有些不敢抬头,却不明白自己是怎么了。

        在先潇和路明非眼里绘梨衣就像是被蒸熟的螃蟹,脸蛋通红通红的,几乎要和头发一个颜色了。

        两人看着把脸藏进头发里的绘梨衣,都不禁露出笑容。

        尽管这些天过得波折起伏,但结果总归是好的。

        “我会变回以前的样子吗,会不会不又能说话了?”绘梨衣有些担忧。

        “不会的,绘梨衣以后都能说话,不需要纸板了。”先潇宽慰道。

        “你看,先潇也说了,这下相信了吧,要不要打游戏?我让你一条命。”

        路明非从先潇床边柜子里掏出一部游戏机发出邀请。

        “嗒咩,绘梨衣才不要你让!”绘梨衣不服气地一昂头,果断拒绝。

        绘梨衣,不食嗟来之食!

        “绘梨衣,你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

        “嗯?”

        “以前你输了只能瞪着我,现在可以哭出声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哎呀,你打我干嘛!?”

        “没事,手痒了,你也可以哭出声。”先潇无视路明非。

        “绘梨衣你知道吗,游戏里打不过,可以现实里打回来,就和打拳皇一样好玩。”

        说完还煞有其事地点点头,一副传授绝学,给绘梨衣指点迷津的模样。

        “嗯……可以吗?”绘梨衣看向路明非,跃跃欲试。

        路明非瞬间窜到沙发上,远离绘梨衣:

        “当然不行!绘梨衣不要听他瞎说,不能学坏!”

        绘梨衣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不知道该听谁的,就把这件事抛在脑后。

        “路明非快点上线!”绘梨衣从巫女服中拿出游戏机催促。

        “马上。”

        路明非立刻开始,不过看着捧着游戏机已经进入“究极认真”状态的绘梨衣,动作突然一顿。

        “绘梨衣,我还是回房间再和你玩吧。”说完就向门外跑去。

        他刚刚想了想,以他和绘梨衣的距离,如果绘梨衣输急了真要打“打拳皇”,他还是跑不掉!

        路明非在心里流下了屈辱的泪水……气抖冷!

        “绘梨衣也要去!”

        绘梨衣见路明非逃跑了,游戏机往巫女服内一塞就追了出去。

        “嗒咩!!!别跟着我!”

        ……

        先潇看着追出去的绘梨衣,有些无奈,不过更多的是开心。

        绘梨衣越来越像这个年纪该有的样子。

        她不再呆呆的,即使在不打游戏时她的眼神也很生动,一颦一笑都闪亮着青春少女的光。

        她可以正常开口说话,不用小心翼翼,担心会伤害到别人。

        可以肆意地去看外面的世界,再把自己的世界画得五彩缤纷,不用蜷缩在那个单调世界的角落。

        她可以在生气时发出愤怒的声音,在高兴时哈哈大笑,在害怕时诉说自己的小胆怯,在孤独时寻求陪伴……

        最重要的是,当别人说她是个“小怪兽”时,她可以大声告诉他们:

        “我不是小怪兽,我是绘梨衣,上杉绘梨衣!”

        (哪怕不被世界所喜,可世界也无法拒绝你的拥抱。

        我们都是小怪兽,奥特曼只打大怪兽!

        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