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自龙族开始的神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三章 看好了,小伙子!(三千三)

第八十三章 看好了,小伙子!(三千三)

        漆黑的地下通道,一辆皮卡正在极速行驶,车灯光滑过黑暗,飞驰而过后又被黑暗笼罩。

        前方幽黑不见出路,好像藏着择人而噬的魔鬼,皮卡飞驰,仿佛在奔向地狱幽冥。

        尸守扭动着它巨大的蛇尾,如蟒蛇一般在地上游动,紧随皮卡之后,一双金黄的竖瞳闪烁着冷血动物的狠毒与阴冷。

        “开车还有个怪物在后面追,这要是出个游戏一定能大火。”

        路明非胡咧咧,看着后视镜内时而靠近,时而远离,紧追不舍的尸守,他的心电图要是打印出来一定能震惊医学界与艺术节。

        毕竟正常人的心电图是不会显示出群峦叠嶂的画面。

        “你说什么?”

        上杉越没听清路明非的话。

        “没事!我就想我们也没有急支糖浆,它为什么就一直追着我们啊,杀父夺妻之仇也不至于这么追吧!”路明非大喊。

        “不知道,不过我现在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个?”上杉越说。

        “简直八嘎了,大叔!都什么时候了还卖关子!”路明非急得骂人。

        他衣服都汗湿了,上杉越竟然还有心思和他说这话。

        看后面那位的体型,他俩顶多只能让人吃个半饱。

        不过要是再加上两个蛋的话,营养倒是还挺不错的,是个丰盛的一餐。

        “等等,难道这个尸守发现了我们人多比较够吃才死追我们的?”路明非觉得自己找到了问题的答案。

        “好吧,我先说坏消息。”

        上杉越松开脚下的油门,伸手在后面的座位翻找着什么。

        “坏消息是发动机烧了,车子正在慢慢停下。”

        “什么?别开玩笑了大叔!”

        路明非激动地几乎要原地起飞,屋漏偏逢连夜雨,这时候车子坏了等于宣判他们的死刑。

        他看向后视镜里逐渐放大的尸守,也许它也感受到了前方目标速度的降低,脸上露出饥渴与兴奋。

        “完了完了,这是准备开饭了。话说跑了这么久,应该能吃更多吧。”

        路明非觉得自己饿极了要吃饭时的表情与尸守惊人的相似。

        他偏过头看向上杉越问:

        “大叔,那好消息呢,是不是我们还有什么应急方案,你是在找飞行器?背在背上瞬间就能飞起来的那种?”

        上杉越无视路明非期盼的眼神,无情地摇头否定了他。

        “好消息是发动机只是烧了,没有爆炸。至于飞行器这种东西……”

        他终于从后座摸出一个大包,自里面抽出一根黑布包裹的长条状物体,一米多长,像是棍子一样。

        “如果你有飞行器,请务必给我一个!”

        上杉越拍了拍路明非的肩膀,看向后视镜内正不断接近的尸守。

        “路明非,扶好方向盘。”

        上杉越声音说不出的郑重,路明非竟然感受到一股——威严?

        “什么?大叔你要干嘛?”

        路明非有些不详的预感,可还是下意识地伸出手把住了方向盘。

        他突然觉得这时的上杉越有些陌生,明明声音一样,却如同出自两个完全不同的人之口。

        “久居上位?”路明非突然冒出这么个念头。

        “看好了,小伙子!大叔去去就回!”

        在路明非因为惊讶而逐渐缩小的瞳孔注视下,上杉越“彭”的一声,一脚踹飞车门,拿着棍子跳下了车!

        “卧槽!”

        路明非激动地手一抖,车子瞬间一歪,吓得他急忙扶好方向盘。

        他透过后视镜看到滚落在地,又义无反顾地冲向尸守的上杉越,渺小的身体在尸守面前如同幼童一般。

        这哪是去去就回,简直是有去无回啊!

        路明非瞬间血气涌上头脑,胀红了脸,热泪盈眶地大喊:

        “大叔,就算你去送死为我们拖延时间,就你一个也不够它吃的,我们还是跑不掉啊!”

        大叔怎么连这笔账都不会算呢!

        路明非懊恼地一拍方向盘。

        ……

        上杉越在地上翻滚几圈卸去力道,衣服已经擦破了,挂在身上一条一条的,像是个行为艺术家。

        “路明非在为我加油打气?”

        他隐隐听到了路明非的呼喊,却听得不是很真切。

        “老朋友,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我终究还是拿起了你。”

        上杉越抚摸着棍子,目光中满是回忆与眷念。

        尖锐的风声响起,像是极速行驶的车辆与风摩擦的声音。

        上杉越看向快速接近的尸守,眼神逐渐冷漠,浑身散发着如同皇帝般的威严。

        虽然身体已经处于蓄力待发状态,可他的眼神中却是显而易见的蔑视。

        这是皇帝的高傲,哪怕对手再强,他也只会高高俯视它。

        他即天命,何惧逆贼!

        近了,近了,上杉越已经能闻到尸守那腐朽的尸臭味。

        “已经死了的,就永远别醒了啊!”

        上杉越一声怒吼,握着棍子的手臂一震,棍子上的黑布瞬间崩碎,露出了里面的“银光”。

        这是一把刀,一把即使在黑暗中也闪着冰冷寒光的刀!

        他伸手一挥,银光连成一轮圆月,尸守只要经过,必然会感受到这轮刀光构筑的月亮的威力!

        上杉越沉寂了数十年的血又热了起来,在他几乎全是龙血的身体内,战斗的欲望逐渐破开束缚它的牢笼,咆哮着出世!

        尸守气势汹汹地冲了过来,蛇尾一甩,以难以想象的柔软度划出一道漂亮的“s”形……

        绕过了上杉越!

        似乎有几只乌鸦“嘎嘎嘎”叫着飞过。

        上杉越保持着持刀严阵以待的姿势,僵硬地转过身子看向只剩下背影的尸守。

        “什么情况!?”

        ……

        “大叔啊,其实你这人也挺好的,咱爷俩挺投缘的啊。

        你说你这么大了还是光棍,临去死还拿着根棍子。你放心,我要是能活下来一定给你烧个老婆!就算我死了,先潇也一定会我们报仇的。”

        路明非伤心地喊着。

        他倒是没担心先潇的安全,他了解先潇,真要是遇到难以渡过的危险,先潇绝对不会把自己等人交给别人。

        在绝境中,先潇只会相信自己能给他们带来最大的安全,而不是把他们的安全交托在别人手上。

        路明非相信先潇既然能让上杉越带他们走,就说明事情还在他掌控之中。

        “先潇,快来救驾啊!迟了我们可就成了营养套餐了。”

        车子已经缓缓停下了,路明非看着后面的两个大蛋,他不可能抛下他们独自离开的。

        “死局了啊。”他懊恼地揉着头发。

        忽然,透过后视镜看见一双金色光球。

        “我靠,大叔这么快就没了?尸守饭后不休息会吗?立刻运动会拉肚子的啊!”

        汗水顺着路明非的脸颊滴落,他有些手足无措。

        嗯?怎么有两双金色眼睛?

        路明非突然发现有些不对劲,那双金色光球后又出现了一双小些的光球,不对,应该说光点。

        因为和尸守篮球大的金色眼睛比,那个光球实在是太小了,而且位置也低了很多。

        “我靠,带着儿子吃自助?”

        两个光球正在不断接近路明非的位置,在车灯照射下,他已经能看清狰狞丑陋的面孔以及它身后的……

        “大叔!?”路明非差点咬到舌头。

        什么情况?尸守追我,大叔追它。

        难道大叔猛得追着尸守杀?

        路明非顿时觉得世界明亮了起来,他把车上的所有灯全部开启好看得更加清楚。

        灯光穿过黑暗,照亮了尸守与上杉越。

        路明非立刻下车,这次,他看到了上杉越手里的刀。

        “大叔,弄死它!不对,弄个半死,最后一下给我来!”路明非嚣张地大喊,膨胀得像个气球。

        他眉头舒展,站在原地,显得气宇轩昂,完全不见之前的怕死模样。

        “你怎么又说币话,快跑,老子追不上它,它是冲你们去的!”

        上杉越骂道,已经拼尽全力奔跑,奈何尸守的速度始终比它快上一线。

        “????Дo???!!!”

        路明非的世界又黑了。

        就在这时,地道上方的墙壁突然一阵震颤,沉闷的响声自上方传出,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撞击一般。

        震动越来越激烈,已经有灰土石块掉落,整个地道都在抖动!

        “地震了?”

        路明非扶着皮卡稳住身子,他倒是不怕地震,相比于进尸守的肚子,他宁愿自己被活埋。

        地道的抖动影响了尸守的前进,它像是感受到了什么,停了下来,不安地对着地道上方不停嘶吼。

        “好机会。”

        上杉越暗道,暗金色的双眼一闪,猛地爆发,高高跃过尸守,手中刀锋一动,刀在尸守的鳞片上划出一道绚烂的火光。

        他翻身落地,一缕黑色的血液顺着刀身滴落在地,如同水珠滴在热锅一般,发出“呲呲”的声响,将地面腐蚀出一个个小坑洞。

        这一刀破碎了尸守的鳞片,在它的胸口留下了一米长的伤口。

        若是正常混血种,受了这种伤势基本已经失去战斗力,束手等死了。

        可这对于尸守来说连轻伤都算不上,上杉越能看到尸守伤口出肉芽的交错,已经开始愈合。

        不过伤势虽然不重,但疼痛感却是实打实的。

        尸守尖叫着回过神,张开满嘴利齿的大嘴,摆动蛇尾呼啸着冲向上杉越。

        上杉越眼中的暗金色越发酷烈,仿佛岩浆在内流动。

        他青筋暴露的手紧握刀把,刀尖背向身后,身体微蹲。

        居合斩的蓄力。

        尸守近了,利爪已经挥下,下一刻上杉越的身体就会被无情的撕裂。

        上杉越眼中金光一闪,蓄足力的刀如同一闪而过的流星,刀锋与空气剧烈摩擦燃起火光,斩向尸守。

        他脚步不停,双腿一曲,便出现在尸守上方,双手握住刀把,以刀尖向下直插尸守的大脑。

        “咚——”

        头颅滚落,金色的眼睛逐渐熄灭。

        路明非看着断为三截的尸守——头颅,上身,蛇尾,瞠目结舌。

        “抱歉,没控制住,不能给你来打最后一击了。”

        上杉越一手缓缓拔出尸守头颅内的刀,一手掏出根烟叼在嘴里,云淡风轻的语气就像是刚刚只是杀了个鸡那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