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自龙族开始的神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一章 战尸守

第八十一章 战尸守

        无穷的“黑潮”向古堡涌来,黑暗中只见一个个金黄的“光球”,以及一股弥漫在空气中令人作呕的臭味。

        “这东西叫什么来着?”

        先潇看着这些五米多高人首蛇尾的怪物,他记得原著里这些东西沉睡在海底,后来被“牛郎三人组”唤醒。

        可现在压根连“牛郎三人组”都没有,那么是谁唤醒了它们?

        不过,事已至此,是谁唤醒了它们已经不重要了。

        “喂,别游了。”

        先潇闭上眼睛,声音在夜里显得格外响亮。

        “此路,不通!”

        如太阳般明亮而威严的黄金瞳点燃,他轻轻一跃,以自由下落的姿势由古堡顶端坠落。

        嘭——

        地面砸出一个坑洞,正巧落在冲在最前面的怪物面前。

        在五米高的怪物面前,先潇就像婴儿一般娇小,仿佛怪物轻轻一踩,就能把他踩死。

        “我想起来了。”

        先潇抬起头看着那张丑陋而狰狞的脸,宽大的嘴巴撕裂至耳根。

        这样的结构能让它如蛇类一般张大嘴巴,然后轻易用锋锐的牙齿将猎物的身体嚼碎。

        “你们叫尸守对吧。那么我说对了有什么奖励吗?”

        他狞笑着伸出手掌挡住尸守的利爪,肉体的碰撞竟然发出金铁交击的声音。

        周围的尸守都被吸引过来,把先潇团团围住。

        感受到先潇旺盛的生命力与充满血气的身体,它们激动地嘶吼着,沉睡千年的它们对于血肉的渴望压过一切。

        作为古代龙族用炼金术以死去龙族或者混血种的尸体练就的“傀儡”,它们本该遵循制造者的命令,守护城池。

        如同设置好程序的战争机器人,机械地执行命令。

        可时间过去太久了,也许是“程序”毁坏,也许是制造者已经失去了对它们的掌控,它们只剩下了本能的渴望——血肉。

        体内的腐朽龙血迫切需要带着新鲜生命气息的血肉滋润,如同“僵尸”一般。

        嗜血是刻在灵魂的本能。

        “想吃了我吗?”

        先潇看出了这群尸守的渴望。

        他沉下身子,调动着身体的力量,如同铁块般的肌肉隆起,血液在筋脉中飞速流转,隐隐能听见如同江河奔流的声音。

        尸守们再也无法按捺住对血肉的渴望,先潇的血液与身体对它们有着惊人的吸引力,让它们彻底疯狂,甚至连原本的目标都舍弃不顾。

        啸——

        尖锐巨大的音爆声传出,尸守粗壮的蛇尾像是钢铁炼铸的巨鞭,如一道黑色的闪电带着摧毁一切的力量,对着先潇抽去。

        恐怖的破空声像是被拉响的警报般凄厉,这一尾若是抽到,哪怕是花岗岩,也会瞬间裂成碎石甚至粉末。

        先潇感受着蛇尾带来的风压,竟然没有丝毫闪躲的意思。

        他手臂张开,猛地吸气,如同人形抽气机,带起一阵风。

        双手在蛇尾到来的一刻,瞬间合握,只一刹那,便被巨大的冲击力带着向后滑行数米。

        他双腿弯曲,死死地抵住地面,在犁出两条深深的小道后,终于止住了退后,停了下来。

        “呼,有点力气。”

        他紧紧抱住怀里铁柱般的蛇尾,黄金瞳里的金光浓郁到几乎化为液态。

        “给我起!”

        伴着一声大喝,青筋暴起,血液在筋脉中像是高铁一般流转,给身体每一处肌肉送去力量。

        尸守疯狂地挣扎着扭动蛇尾,却像是被大山压住了一般,挣脱不得。

        它五米高的躯体竟然被慢慢甩起,那抱着它尾巴的渺小人类竟然把它当作流星锤一般转了起来。

        “刚好没有武器,你正合适。”

        先潇甩着尸守,把他当作鞭子瞬间冲入了尸守群中,如同狼入羊群般。

        五米高的尸守成了最好的武器,每一次挥动便有一两只死侍被抽飞。

        被抽飞的死侍在巨大的力量下轻则骨头折断,重则血肉模糊,撞击处直接变成肉泥。

        不过这些伤势对它们来说并不算致命伤,龙血的强大恢复力让它们可以做到断肢重生。

        即便先潇击倒了许多,可过不了一会儿那些倒地的尸守又会爬起,重新加入战斗。

        “真是顽强的生命力。”

        先潇也发现了尸守们惊人的恢复力。

        “总不能打不死吧。”

        若真是这样,哪怕他体力再强,也有耗尽的时候。

        他看着不断爬起的尸守,突然目光一凝。

        也并不是所有的尸守都爬起来继续战斗,他看着几个仍然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尸守,眼中闪过一丝了然。

        再次挥动手中的“尸守武器”,庞大的身体在他小小的手中却爆发出不亚于炸弹爆炸的威力,狠狠砸在了一个尸守的身上。

        瞬间,那尸守如同破麻袋一样飞了出去,撞倒几只后面的尸守,没了动静。

        “果然。”先潇露出一丝笑容。

        尸守生命力虽强可终究也有着致命的弱点——头。

        只要头部被摧毁,它们也就彻底死亡。

        “那么,砸地鼠游戏开始了!”

        他双腿弯曲半蹲,聚集着力量作用于腿间,瞬间化为一道光影,如同喷气机一般窜上半空,手里还握着已经死去的尸守。

        咚——

        一个尸守被从天而降的先潇砸在头上,头颅就像是破碎的西瓜一般炸裂开来,剩下无头的躯体倒在地上,轻轻抽搐。

        “第一个!”

        先潇落地后再次跳起,对着另一尸守砸去。

        咚——

        “第二个!”

        咚——

        “第三个!”

        咚——

        ……

        一时间,声音不绝于耳,先潇的每一次腾空落地都意味着一个尸守被消灭。

        黑色的血液浸染了一地,龙血强烈的腐蚀性如同强硫酸一般,将这片土地的植物腐蚀殆尽。

        一条条蛇尾横贯在林间,只有时不时微微抽搐证明它们不久前还活着,尾部的神经还未彻底死亡。

        “怕了?”

        先潇看着后退的尸守,他往前,这些尸守就向后退。

        无数同类的死亡让它们退却了,被血肉欲望占领的大脑在死亡的威胁下稍稍冷静了一些。

        “看来也不是一点智慧没有,起码还知道怕死。”

        先潇吐了口唾沫,扔掉手中已经只剩下两米多长,破破烂烂的半截“尸守武器”,微微喘着粗气。

        显然刚刚持续的高强度作战也耗费了他不少体力。

        不过战果也是不匪的。

        林子里已经铺满了一层尸守的尸体,黑血汇成了一个小池塘,少说也有数百尸守被彻底埋葬于此。

        “没办法,你们这种东西可不能放走一条,不然会很麻烦的。”

        先潇揉了揉有些发酸的手臂,挺直了身子,深深呼吸压下了体力消耗引起的粗喘。

        就在他准备动手彻底解决剩下的尸守时,突然不远处的树林传来一声声巨响。

        轰——

        轰——

        每一声巨响后都伴随着大地的震颤,仿佛有什么东西倒下。

        而事实也确实如此,几人合抱粗的参天古木,一棵棵被推到在地,只因它们阻挡了一个巨大生物的行走。

        先潇也看到了那个生物,与它相比尸守五米高的躯体就像是成人脚下的小狗。

        “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