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自龙族开始的神在线阅读 - 第七十九章 吾日三省吾身

第七十九章 吾日三省吾身

        “吸溜——”

        路明非咽下最后一口拉面,像个软体无脊椎动物似的,瘫软在椅子上。

        “楚师兄和绘梨衣要什么时候才能破壳啊?七七十九天,九九八十一天?隔——”

        他打了个饱嗝,揉着圆滚滚的肚子,发出梦呓般的声音。

        路明非记得《西游记》里太上老君炼丹常用到这些天数,还有许多神话题材的电视剧一说到天数就是这些天。

        “老君,此丹何时能够炼出?”一龙套神仙问。

        “须得文火精炼七七四十九天方可。”

        太上老君一捋又长又白的胡须,仙风道骨之感立刻油然而生。

        路明非虽然不明白为什么提到天数一定要背乘法口诀表,但耳濡目染下他也觉得“人变成蛋”这么神奇的事也应该用上这些”神话专用天数”。

        先潇抬头看向古堡里挂着的大钟表。

        那是座很复古的钟表,一米多长,上面尖尖的,下面是个长方形,看起来像是个小房子,一根长长的钟摆左右摇晃。

        “用不了那么久,快的话半天一天,慢的话三四天。

        暑假才多长,还四十九天八十一天的,不上学了啊?”先潇回道。

        路明非有些失望,先潇的语气就好像外面的两个蛋是普通的鸡蛋一样。

        “要把蛋搬进来吗,放在外面会不会不安全?

        毕竟这里是森林,要是被豺狼虎豹之类的东西把蛋偷走了,或者打碎了,楚师兄和绘梨衣岂不是‘胎死腹中’?”他问。

        “不用搬,放外面就行了。不过你可真是好文采,一代‘成语带师’啊!”

        先潇眉毛一挑,对着路明非竖起大拇指。

        路明非没听出先潇的话里有话,真以为先潇是在夸他,得意地昂头往后一靠。

        本就倾斜的椅子被他这一靠瞬间失去平衡向后倒去,不出意外的话路明非是要出意外了。

        “啊——”

        路明非原本惬意的表情瞬间扭曲,化为惊恐,惨叫声已经到达嗓子眼,慌张地手脚乱挥。

        可过了好一会儿,预料中的摔倒并没有发生。

        上杉越一只手抓着路明非的椅子靠背,像是拎小鸡一样轻轻一提,椅子就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为什么不搬进来,是要放在外面吸收日月精华吗?”上杉越表情凝重。

        他刚刚去查了中国古代的一些神话传说,对于一些神话传说中的专用词有了一些了解。

        “日月精华”就是他刚刚看到的。

        “龙元”“华夏龙”“人变成蛋”这些事物都是他所不能理解的,可以说是闻所未闻。

        想来想去,只能归结于这是古老华夏的产物,毕竟那片土地有着至少五千年的历史,埋藏着太多太多的秘密。

        “大叔,你是从哪知道的“日月精华”这个词?”

        先潇惊讶道,没有回答上杉越的问题。

        上杉越见先潇不反驳,以为自己猜对了,露出一抹自认为深不可测的高人笑容。

        “我身为长辈,自然博览群书,知识渊博似海,这就是人生的阅历,明白吗?”

        他拍拍先潇的肩膀,像是教育后辈般语重心长。

        “不仅如此,我还知道他们一旦吸收完日月精华破壳而出后,到时一定是功力大增,两眼金光直冲……直冲……”

        上杉越努力回忆着书中看到的情节。

        “天庭?”路明非试探地问道。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下意识地就能想到“天庭”,只是觉得上杉越说得有点耳熟就脱口而出。

        “对对对,你小子也算是稍微有点见识,差不多能比得上在你这么大时候的我了。”

        上杉越给路明非点赞。

        “过奖,过奖!大叔一看年轻时就是人中龙凤!”

        “哈哈,彼此彼此。”

        两人逐渐失去表情管理,像是神经病。

        “不对。”先潇突然说话,打断了两人的商业互吹。

        笑容瞬间停滞,凝固在他们脸上。

        上杉越收敛起表情,露出严肃的神色,眉头紧皱:

        “不对?你的意思是……”

        他靠近先潇,直视他的双眼。

        路明非也屏住呼吸,气氛突然沉闷起来。

        “路明非比不上我年轻的时候?”

        “……”

        “……”

        先潇拍开上杉越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一言不发,起身走向古堡的二楼。

        “难道不对?总不能我年轻时候比不上路明非吧,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上杉越大喊道,急得都想说日本话了。

        他和路明非脆弱的“互吹关系”就此破碎。

        路明非也不服地喊道:

        “就算我比大叔年轻时差了点,但也绝对不多!”

        他同样迷之自信。

        “唉,”已经走到木质楼梯一半的先潇突然叹了口气,停了下来。

        如同古代吟游诗人般大声吟诵,声音悲切庄重:

        “吾日三省吾身!”

        这不是《论语十则》里面的吗?路明非表示自己学过。

        “见傻子乎?

        与傻子谈乎?

        被傻子染乎?”

        先潇快速说完后三句,“噔噔噔”踏着楼梯,扬长而去。

        “什么意思?”

        上杉越问一旁的路明非,他没有读过《论语》,也不能理解文言文的意思,只依稀似乎听到了“傻子”。

        “应该是读音相似。”他想。

        毕竟中国同音字多音字太多了,就是土生土长的中国人都未必清楚了解。

        路明非面露难色,用不确定地语气道:

        “好像是在说‘他每天都要反省自己,有没有见过傻子,有没有和傻子说话,有没有被傻子传染’。”

        “为什么突然要说这话呢?”上杉越疑惑道。

        “是啊……”路明非也很不解。

        ……

        离古堡十几公里的位置,这里是高高的悬崖。

        三十多米的高度,下方便是日本海。

        提起大海,人们最容易想到的就是蓝色,潜入海水,还能看见游动的鱼儿和五彩斑斓的珊瑚。

        可那是浅海地区。

        真正深不见底的海洋并非蓝色,而是黑色,伸手不见五指的黑。

        海水本没有颜色,太阳光照射大海,红光等波长较长的光深入海底,而蓝光、绿光这些波长较短的光则散射到四周或直接反射到海面,被人眼捕捉。

        所以人看到的大海才是蓝色。

        可一般当海水深度达到200米左右,就没有了太阳光的照射,除了一些会发光的鱼,那里一片漆黑。

        “哗啦”

        上百条鱼儿构成的鱼群正在快速地游动,像是龙拳风一般。

        它们身后是几只身长三米多的大鱼。

        导弹状粗大的鱼身,嘴里可见满满的尖锐牙齿,背上高高竖起如船帆般的鱼鳍,眼睛下方还有几道如同刀疤般的纹路。

        单看外貌,便觉得凶悍异常。

        这正是这片海域的霸主,虎鲨。

        他们快速的游动,追赶着前方的鱼群。

        不一会儿,凶猛的捕猎者就已经追上了鱼群中的落后者,接下来的血腥场面似乎已经能够预见。

        可事情并没有那样发展。

        虎鲨们对嘴边的食物不管不顾,身子一摆便撞开鱼儿,保持着不变的速度继续向前。

        就好像他们不是在捕猎,而是在——逃难!

        有更加可怕的狩猎者在这片海域狩猎它们!

        被虎鲨撞开的鱼儿晕晕乎乎地漂在水中,缓缓下沉,落入无穷黑暗的海底深处。

        忽然,一只爪子自黑暗中探出,青黑色满是鳞甲的爪子如同魔鬼的利爪。

        它狠狠地抓在鱼儿的身上,血液瞬间飘荡而出。

        水中一阵波动,一个巨大的阴影出现,一片漆黑中,只有两个金色的眼睛发着光芒!

        它利爪微微一握,鱼儿如同面包一般被揉碎,被喂入嘴中。

        “嘶——”

        阴影吸吮着海水中弥漫的鲜血,发出尖锐而古怪的嘶吼。

        它不断向上游去,离海面越来越近。

        在阳光可照射的深度,它的外貌逐渐可见。

        上半身是人,下半身却是蛇尾,一张丑陋狰狞的脸如同最可怕的恶鬼,金色的黄金瞳中满是嗜血的疯狂。

        它扭动着尾巴,五米多长的巨大身躯却有着惊人的速度。

        海水越来越明亮,这意味着它离海面越来越近。

        它嘶吼着,仿佛逃离地狱的恶魔在庆贺自己重归人间。

        海底突然响起一阵同样的嘶吼,与之呼应一般,声音以海水为介质不断传荡。

        若从上方俯视,怪物的身后亮起无数金色的光点,密密麻麻遍布整个海域。

        如同,恶魔出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