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自龙族开始的神在线阅读 - 第七十六章 进化(3)

第七十六章 进化(3)

        即使路明非已经逐渐接受了这个不科学的世界,但他看着眼前的一幕,还是忍不住的想要吐槽:

        “人变成个蛋也特么太扯了吧!”

        此时森林已经恢复了往日的宁静,遮天的庞然大物早已消失,风雨雷电也都消散。

        太阳挂在天上,泼洒着光芒,散发着温暖。

        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除了林间厚了不少的落叶、挂着雨珠的草丛……

        以及,路明非面前的两个蛋!

        这是两颗金光闪闪的蛋,不是金色,是金光闪闪,因为它们真的在发着光!

        两个蛋有人那么高,如果不是亲眼看见了这两个蛋是如何诞生的,路明非一定会以为这是恐龙蛋。

        哪怕是恐龙生这么大的蛋也得难产吧?路明非想。

        他小心地敲了敲两个蛋,传出沉闷的声音,好像蛋里面是实心的一样。

        “是不是得孵蛋,楚师兄和绘梨衣才能破壳而出?”

        路明非按照小鸡的诞生过程推测道。

        “谁孵蛋?你孵吗?”先潇瞥了眼路明非,“孵出来给楚子航和绘梨衣当爸爸?你楚师兄一定会爱死你的。”

        孵蛋的当然是蛋的父母,路明非倒是没想到这一点。

        他脑子里浮现楚子航杀意凛然的冰冷模样,不禁打了个寒颤。

        “你们听过“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吗?”

        这时,一旁一直沉默不语的上杉越突然问道。

        他在龙元改造的过程中没有说一句话,只是盯着看,面无表情,眼中却异光流转,很是复杂。

        尤其是偶尔“不经意“看向先潇的时候。

        “大叔,这不是个无解的问题吗?”

        路明非不假思索地回答,先潇看向上杉越,没有反驳,他也是这么认为的。

        先有鸡还是先有蛋?

        先有鸡,可鸡是蛋孵出的,没有蛋哪来的鸡?

        先有蛋,可蛋又是鸡生的,没有鸡哪来的蛋?

        这是个死循环。

        上杉越摇了摇头:

        “英国约翰·布鲁克菲尔德与大卫·帕皮诺教授认为,世界上第一只鸡出现后,在它之前也必定需要并有一颗能够孵出它来的蛋。

        换句话说,有一个不是鸡的物种,它生下了一个蛋后,由于某些原因,蛋内的基因发生改变,于是世界上能孵出鸡的蛋诞生了。”

        “也就是说,先有的蛋?”路明非挠了挠头,有些不确定地问道。

        同时也在心里吐槽着,这两个教授可真够闲的,竟然真的去研究先有鸡还是先有蛋。

        上杉越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这让路明非更迷糊了。

        “科学的尽头是神学,哲学又决定科学的上限。

        从哲学上来说,“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实际上是在说先有神,还是先有世界。”

        路明非更迷糊了,不知道怎么突然又扯到了哲学。

        可看上杉越神情凝重,声音低沉庄重,好像在说着什么关于人类生死存亡的大事,他没敢问。

        他觉得上杉越现在的样子换上个教父的服装,简直就是妥妥的神棍,配上英俊成熟的外貌,骗少妇绝对一骗一个准。

        “西方人认为先有上帝,上帝创造了世界。就像《圣经》说的:神说要有光,于是便有了光……”

        “也就是说他们觉得‘先有鸡后有蛋’?”路明非还是忍不住插了话。

        上杉越点了点头,脸上写着“你小子还有点脑子”。

        “可以这么认为。因此他们供奉神,无论过得好与坏。”

        “过得坏还供奉?不把庙给拆了?”路明非不解。

        “无论好坏都供奉,因为一切都是神创造,他们理所应当接受神的赏赐与惩罚。”

        “这也太,太……”

        “逆来顺受?”上杉越接过路明非的话。

        “对对对,大叔你中文真不错。”

        “中国人不这么认为。”

        先潇突然开口,刚刚上杉越说话时他一直皱着眉头像是在想着什么。

        “没错,其实不只是中国,日本人的看法也同西方人不一样。”上杉越表示赞同。

        先潇紧皱的眉头松开,他好像明白了上杉越想表达什么。

        “来日本前我了解过日本神话。

        与中国相似,日本神话传说同样认为宇宙初生,一片混沌,之后清者上升成为天,浊者下降成为地,天地始分。”先潇说。

        “这不是盘古开天辟地的故事吗?”路明非诧异道。

        中国传说中宇宙一开始是一个蛋,后来盘古劈开蛋,撑开天地,才有了世界。

        先潇点了点头:

        “与西方神话不同,他们认为是神创造了世界,世界是神的所有物,所以应当遵从神的一切指示。

        而东方神话传说认为世界早已诞生,神只是第一个苏醒,第一个开辟者。

        虽然伟大,可并没有必要完全遵从。

        认为神不过是掌握巨大力量的生物,与人并没有本质的区别。

        尤其在中国传说中,许多神都是由人转变的。”

        先潇目光一凝:“你是想问,我如何看待神与人?”

        上杉越露出赞许的笑容:“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省力,只用开个头就能知道意思。”

        路明非张大嘴露出震惊的神色,他自认语文阅读理解能力不差。

        高中加入文学社,虽然目的不纯,但也装模作样地读了几本世界名著。

        可完全没能明白怎么由“鸡与鸡蛋”到“神与世界”再到“东西方的价值观”,最后竟然是为了问“对于神与人的看法”!

        哪里省力了,你直接问不好吗!路明非心里的小人已经开始咆哮了。

        “那么,你的看法呢?”

        上杉越收起了笑容,棱角分明的脸显得格外严肃,硬朗的线条中竟然隐隐透露着难以想象威严。

        他仿佛化为了一道深渊,择人而噬!

        “龙族都是卵生,在人类看来,他们几乎是完美的,是进化的终点。

        悠久不死的生命,恐怖的力量……若是把进化看作一场马拉松,那他们无疑已经快要到终点,而人类才刚刚起步。”

        先潇没有直接回答,反而说起了别的。

        听了这番话,上杉越看着他的眼神越发危险。

        “龙族的转生靠结卵,在死亡之前准备好卵,死亡后在卵中经过漫长的沉睡,破卵而出,迎来新生。”先潇继续道。

        “我靠,这不是和打游戏一样吗?选好复活点,死了再复活。简直作弊啊!”路明非惊讶大喊。

        “确实是作弊,如果给你机会,你想成为龙族吗?”上杉越突然问。

        “啊,这……”路明非被问的一懵他只是习惯性的吐槽。

        “是人都想,这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上杉越眯着眼,语气森森,“几乎永恒的生命,谁不想拥有?”

        气氛有些沉闷,令人有些透不过气。

        “不,其实也不是很想,嗯,应该是不想吧。”

        路明非突然说话,有些语无伦次。

        看着上杉越投来的奇怪眼光,像是看到什么不可思议的怪物一样。

        他心里一阵紧张,就像是课堂上老师说“这首诗表达了诗人忧国忧民的感情”,大家都认为是对的。

        而他忽然站起来反驳:“不,我不这么想。”

        上杉越的目光就像是被反驳的老师在说“这位同学,说说你的见解”。

        他有心想说:“对不起,我其实和大家想得一样。”

        随大众就不会得到关注,他不喜欢与众不同。

        可心里却有个声音告诉他,不要随波逐流。

        “我觉得诗人就是去青楼的路上看到破碎的城墙,抱怨一下朝廷豆腐渣工程,没想那么多,一转头都忘了,去醉生梦死了。”

        路明非抱着这样的决心,深吸口气,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活得很久是很好,可是每次死亡都得沉睡很久,我不知道这‘很久’是指多久,可应该很多年吧。

        那样,醒来后的世界与之前完全不同,甚至周围也没有以前认识的事物,好像变了个世界,那样的孤独,会发疯吧……”

        他都没注意到,自己的声音越来越低,语气越来越弱。

        他好像感同身受一般,带入了角色,成为了一头沉睡万年刚刚苏醒的龙族。

        茫然地打量着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世界,眼睛里的孤独如大海般深不见底。

        那样的孤独,会把世界淹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