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自龙族开始的神在线阅读 - 第七十五章 进化(2)

第七十五章 进化(2)

        阳光透过透明的水晶天窗,洒在藤蔓攀爬的书架上,老人带着金边眼镜,端起一旁冒着热气的咖啡饮上一口,读着被阳光照耀的书,文字仿佛都发着光。

        “校长,您关注的日本又出现情况。”

        突然,一个女声响起。

        昂热翻书的手一顿:“详细说说,诺玛。”

        “根据日本气象局信息,本州岛青森县出现异常天象,太阳高照却下雷暴雨,且天色莫名黑暗一段时间,不过由于发生的地方处于森林深处,并没产生多大影响。”

        诺玛汇报着刚刚检测到的信息。

        “青森县?调出地图,诺玛。”

        “是!”

        办公桌前投影出日本的地图画面,其中一个红圆圈标注其上。

        “根据卫星拍摄画面,气息异常区域就是那儿。”诺玛说。

        昂热伸手点在红圆圈上,该区域立刻放大。

        “是个藏起来的好地方,难怪日本那边怎么也找不到。

        不过,我的学生们要被发现了。”

        昂热笑着道,语气里似乎还透着些幸灾乐祸。

        “校长,我们需要提供支援吗?”诺玛的声音响起,她知道校长说的学生是谁。

        “他们求援了吗?”昂热反问,摇了摇头:“让他们自己处理吧,日本不过是一块磨刀石,来给我的学生开开锋罢了。”

        昂热语气中满是对日本的不屑。

        他也有着这样的底气,数十年前他就一人征服了日本,日本从来不在他的对手名单里。

        “男人,总是要做点大事证明自己,没有战绩的勇士即使再强,也不会被那些高高在上的蠢猪放在眼里。”

        昂热淡淡道,似乎意有所指。

        “你直接说加图索家的名字不就行了吗?”突然,一个声音响起,从肥胖的身材不难看出他就是副校长。

        副校长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肥硕的屁股完全陷入其中,沙发不堪重负,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

        “我可没有,你不要污蔑我,破坏我和校董之间的关系,尤其是加图索家族,我对他们的爱是不掺一丝杂质的。”

        昂热也坐在对面的沙发上,表情严肃认真。

        “是啊,我完全相信你对他们钱的爱是不掺一丝杂质的,否则你怎么能开着私人飞机,坐着游轮,每年流连于夏威夷、曼谷、三亚,骗各种肤色的美女上床呢?”副校长讥讽道。

        “你这纯是污蔑!不和各种肤色的美女,难道只和白人,或者黄种人?你那是种族歧视!我只是和她们聊聊人生理想,说说共同爱好罢了。

        再说,这方面你有什么资格说我,相比于你,我简直就是单纯的男孩,种*马先生!”昂热义愤填膺并加以还击。

        “错,千万别提种*马,这个称号早就属于庞贝了,我自愧不如。”

        副校长一副“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的英雄迟暮形象。

        这次昂热倒没有反驳他,相比于庞贝,他们都只是“小学生”。

        “说吧,找我干嘛,你可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整天宅在阁楼里看情色杂志。”昂热问。

        说着从办公桌里掏出一盒雪茄,剪去尾部,点燃后深吸一口缓缓吐出,不一会儿办公室就烟雾缭绕,他闻着周围的烟气,似乎很享受。

        partagas    ,诞生于1827年,古巴雪茄历史最悠久的品牌之一。

        口感浓烈,品尝时独特风味缠绕于四周,适合酷爱雪茄的人士享用,不过一些人可能接受不了它浓烈的味道。

        副校长等了半天,确定昂热真的没有给他一根的念头,暗骂“小气鬼”,不爽道:

        “加图索家的小子越来越不像话了,上学期在诺顿馆日日笙歌,开派对。

        开学他就要成学生会的会长了,据说要组一个芭蕾舞团,全部由穿白蕾丝的少女组成,这简直是有损校风!”

        “这不是正合你意吗?我没记错的话,你还提议过要在学校开设《论比基尼击垮龙族心理防线》课程吗?”

        昂热用一种“班级最后一名怎么好意思嘲讽倒数第二名”的眼神看着副校长,语气一转:

        “虽然说被你的亲儿子极力反对否决了,当时不是有人拦着,他可是准备拿着火箭炮去大义灭亲的。”

        副校长直接过滤了后半段话,脸上写满了嫉妒:“可凯撒并不打算分享,芭蕾舞社团只为他一人表演!”

        “那也不至于让你亲自过来吧……是你的儿子,曼施坦因教授找你帮忙了?不应该啊,他可不会为了这事而……”

        “好了好了,这不是他快过生日了吗,我这些年一直像缓和和他的关系,凯撒一直是无法无天,是风纪委员会最头疼的人,我就想……”

        副校长低下了头,有些苦恼。

        他是s级混血种,学生心里最神秘的守夜人,可此时,他只是一个为怎么讨好儿子而发愁的父亲。

        即使他的儿子已经到了可以当爷爷的年龄了。

        昂热点了点头,这理由很合理,曼施坦因是个极讲原则的人,否则也不会由他主管学校纪律。

        凯撒这样的学生绝对是他“欲除之而后快”的对象。

        要不是加图索家族是校董,昂热怀疑他早就这么做了。

        “允许学生自由组建社团,这是我们输给他们的,就像自由一日,并不违反校规,即使我很想帮你,可也无能为力。”

        昂热对老友表示无奈,

        “再说,如果我用自己的身份喝止了凯撒,你确定曼施坦因会领情?恐怕他会第一个向校董会举报我吧。”

        “哼哼。”副校长鼻中发出不爽的哼哼声,却没法否认,这确实是他儿子能做出来的事。

        曼施坦因浑身上下从里到外,唯一与他相似的地方恐怕就是遗传自他的dna。

        “已经快两天了,离我们的约定只剩下五天时间,你的学生们似乎毫无动静啊。”

        副校长换了个话题,也是报复昂热没有帮他的忙,虽然他知道昂热有心无力,可他还是非常不爽。

        “首先,他们不只是我的学生,也是你的学生。”

        昂热抽了口雪茄纠正道,

        “其次,你的消息已经过时了,刚刚诺玛就已经报告了他们的消息。”

        他抽了最后一口雪茄,把它按灭,坏笑着看向副校长:

        “最后,保管好我的朗姆酒,我会把它用在勇士们归来的接风宴上!”

        说着咂了咂嘴,好像已经品尝到了朗姆酒辛辣甘甜的味道。

        “该死的,你这个没有$@%$……”

        副校长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下从沙发上弹起来,很难想象他肥胖的身体能有如此惊人的爆发力。

        他用尽这辈子听过的所有脏话,问候着昂热的亲属,按辈分可以追溯到昂热的远祖(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其中尤以女性问候得最为亲切。

        昂热并不动怒,反而饶有兴致地喝着咖啡,欣赏着副校长的表演,宛如一个耐心的聆听者。

        “呼呼呼。”十几分钟后,副校长终于骂累了,倒回沙发,呼呼喘着粗气。

        但接下来昂热的一句话差点让他又跳起来。

        “刚刚走神没听见,麻烦再说一遍。”

        昂热端着咖啡,脸上是标准的笑容,哪怕最严苛的礼仪师也挑不出一丝毛病,优雅得如同出身古老贵族的绅士。

        可在副校长眼里,这就是彻头彻尾的混蛋流氓。

        他觉得自己的血液都在沸腾,有种“暴血”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