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自龙族开始的神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三章 古堡

第七十三章 古堡

        “啪啪”

        上杉越拍了拍后座,“醒醒,下车了。”

        “啊,哦,哦,这是开到哪了?”

        路明非揉着睡眼惺忪的眼睛,伸着懒腰。

        天已经黑透了,悍马车灯的强光,也只照亮了不大的一片区域。

        茂密的草丛有小腿那么高,几人合抱粗的古木直插天际。

        透过树木之间的缝隙,远处若隐若现的枝干伴随着“莎莎”的树叶声,仿佛有人在远处窃窃低语。

        他们竟然是在一片森林之中。

        一阵风吹过,草丛低伏,叶片摇动,灯光中的影子轻轻晃动,如同鬼影摇曳。

        路明非瞬间吓醒了,他紧了紧衣领,不知是不是心里作用,这里好像冷一些。

        “这,这是哪?”路明非咽了咽口水,小声道。

        他不停来回转头偷瞄四周,像是担心黑暗中会突然传来窜出什么恐怖的东西。

        “青森,我在这里有一个秘密住处,而且由于位于森林之中,即使是卫星,也拍不到画面。”上杉越骄傲地道。

        楚子航和先潇拿下后备箱中的行李,东西不多,主要是一些吃的和穿的,这是他们在途中买的,之前的衣服都丢在了酒店。

        “大叔,房子在哪啊,我们可不是来露营的,都快十二点了,有点困了。”

        先潇打着哈欠道。

        这是他的生物钟,除非有特殊情况,否则到点就会犯困想睡觉,虽然他下午才醒。

        “就在前面没几步路,树挡住了,你们跟紧,别走丢了。”

        上杉越说着在前面带路,几人跟在后面。

        “十二点,开了快七个小时,这个,什么,青……青森这么远吗?”

        路明非小跑着和队伍中间的绘梨衣并列,稍微有了些安全感。

        他们下午五点多六点左右就出发了,他迷迷糊糊睡了一路,感觉好像一会儿就醒了,没想到竟然睡了快七个小时。

        “青森,日本本州岛最北端的一个县,森林覆盖率近70%。

        三面环海,被太平洋、日本海、津轻海峡包围,与北海道相对。”

        前面传来楚子航的科普,他在来日本之前把日本的地图都记了下来,相关的可以游玩的地方都有过了解。

        “我们这里气温偏低,空气还带着股海水的咸腥味,应该是靠近日本海的一侧,而且离海很近。”楚子航继续推断。

        上杉越眉头一挑,楚子航的推断全中。

        他没想到楚子航刚刚下车不过几分钟,便精确地判断出所在位置。

        看来这三个孩子都很不简单,即便是在卡塞尔学院,也应当是佼佼者。

        “昂热那混蛋又要有三个好学生了!”上杉越在心里感概道。

        一行人都没说话了,只有路明非神经兮兮地望这望那,稍微有点风吹草动就大惊小怪。

        “你还不如绘梨衣呢,真害怕就拉着绘梨衣的袖子!”

        先潇在几次被路明非大惊小怪吓到后,终于忍不住了。

        “哼!”

        路明非撇撇嘴,扭开头一副“你别和我说话”的样子。

        他还在为上车前两人的争吵赌气。

        先潇见路明非不说话,也没理他,甩过头继续向前走。

        “闹别扭了?”上杉越看出了端倪。

        “没有,我才不像某人一样小气……别学我说话!”×2

        两人同时喊道,声音在林间传荡,不知惊醒了多少熟睡的鸟儿,“刷刷”的振翅声不绝于耳。

        “哼!”两人对视一眼,冷哼一声,又各自转过头去。

        “我会怕黑?开玩笑,绘梨衣,我们走前面!”

        路明非昂首挺胸,毫无畏惧的样子。

        抓过一旁懵懵的绘梨衣,到了队伍的前面。

        “大叔,带路!”

        路明非豪气万丈。

        上杉越斜着眼督了一眼脸红都不红一下的路明非,这么豪气你拉绘梨衣一起干什么。

        “我主要怕绘梨衣害怕!”

        路明非看懂了上杉越的眼神中不加掩饰的鄙夷。

        上杉越伸出大拇指,“你是个能做大事的!”

        “谢大叔夸奖!”

        ……

        “就是这里了,怎么样,还可以吧。”

        上杉越停了下来,掏出一个什么东西,点了几下。

        瞬间前方亮起一片耀眼的橘黄色灯光,眼前的黑暗被驱散一空。

        一座庞大的建筑恍如从另一个世界被召唤而来,在灯光中缓缓浮现。

        “我靠,我靠,这简直太可以了,鬼斧神工,巧夺天工,叹为观止,你以后就是我亲大叔了!”

        路明非张着嘴震惊地看着眼前的古堡。

        是的,古堡,隐藏在森林中的古堡!

        由不知名的黑色巨石搭建,一个个瞭望台般的窗口在古堡每一层都分布数个,灯光透过水晶般的窗户洒出,显得格外迷幻。

        而古堡的周围更加神奇。

        数十颗参天古木的树干如同盘绕的巨蟒,密密麻麻交叉在一起,形成一道密不透风的树墙,将古堡三面包围。

        古木顶部茂密的树叶将天空遮住,如同给古堡带上一顶帽子。

        身处树木之内的古堡恍如一个神秘的隐士,三面环抱的树木是它的风衣,遮住它神秘的面孔。

        “你小子倒是识相,我可以考虑考虑认下你这个侄子。”

        上杉越对路明非的夸赞表示很受用,“我称呼它为隐……”

        就在这时,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出现。

        “大叔,快点吧,挺困的,明天还有重要的事。”

        先潇拎着行李,打着哈欠走过上杉越的身旁向古堡走去。

        楚子航跟在身后,面无表情,仿佛面前的不是古堡,而是廉租房。

        “你们懂不懂什么叫奇迹,这可是我废了好大的心力才将树木变成这样,

        可恶的小屁孩!”上杉越怒吼。

        这是他最好的一处藏身地,也是最隐秘的一处。

        古堡周围盘绕的树木并非天生如此,而是他精心挑选合适的树种,后天加以施工,经过几十年的成长,才形成这样。

        这里是他为自己建造的养老之所,也是他的埋骨之地。

        是他身体与灵魂在这世上的最终一站,意义非凡。

        可是却……对牛弹琴,牛嚼牡丹不过如此。

        不过没事,他最希望能欣赏古堡的人不是他们。

        上杉越安慰着自己,看向绘梨衣……

        绘梨衣呢?!刚刚还在路明非的旁边啊!

        “大叔,快来开门啊,困死了!年纪那么大了,更要早睡啊!”

        又传来了先潇的喊声。

        “八嘎……”

        上杉越脏话说道一半,突然看见“消失”的绘梨衣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古堡的门口,和先潇楚子航站在一起。

        她此时正手指着大门,然后又把双手合在一起枕在脸上,做出睡觉的姿势。

        “绘梨衣想问今晚是不是在这睡?”

        先潇猜道。

        绘梨衣立刻点了点头。

        “是的,绘梨衣喜欢这里吗?古堡哦,童话里公主住的地方。”

        绘梨衣摇了摇头,拿出纸笔写了什么,递给先潇。

        先潇接过,借着灯光一字一字念道:

        “公主住的古堡很漂亮,这里很阴森,像是巫婆住的!????Дo???)

        像是巫婆……住的……

        “哗啦——”

        似乎有人心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