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自龙族开始的神在线阅读 - 第七十二章 路明非的愤怒

第七十二章 路明非的愤怒

        “你们在说什么?龙?华国有苏醒的龙族?”

        上杉越觉得自己这辈子都没有今天惊讶的次数多。

        好在他刚刚没有坐下,不然又得站起来,那命运多舛的椅子真的受不起再次翻滚了。

        “解释起来很复杂,不过,解决绘梨衣的问题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先潇有些模糊地说。

        有些事很难和别人解释。

        比如在只有长着翅膀看起来和会飞的巨大蜥蜴一样的龙族的世界中,你突然告诉他们其实还有一条华国传说中的长长的,不长翅膀就能飞的龙族。

        并且这条龙并不是这个世界的原著民,而是其他世界来的。

        先潇觉得要想让别人相信这件事,不比直接告诉他们其实有本小说记录了这个世界这件事更令人信服。

        对普通人说世界上有龙,对混血种说世界上有华夏龙,这都是颠覆他们世界观的事。

        “你们认真的?”

        上杉越咽了口口水。

        先潇和楚子航都点着头,神色认真。

        上杉越开始对本来根深蒂固的认知产生怀疑了。

        人都是这样,从众心理在哪里都存在。

        好像你考试出来后非常确定某一题的答案,但周围同学都给出了一个与你不同的另一答案,并且同样笃定地认为他们是正确的。

        那么你就会开始怀疑自己,掏出草稿纸,拉着他们让他们写出解题步骤,来让你信服。

        上杉越现在就是这个状态,他瞪着眼睛,咬着牙,脸上写着“今天你要是不证明给我看,我就让你们好看”的表情。

        “有大点,空旷点的地方吗?最好没什么人、足够隐蔽。”先潇问。

        他需要一个合适的场所来用龙元“改造”绘梨衣和楚子航。

        上杉越虽然已经脱离蛇岐八家多年,但毕竟日本曾经是他的地盘。

        狡兔还有三窟,他相信上杉越应该也有自己的“小窟”。

        上杉越迟疑了一会儿,但看了眼绘梨衣,最终还是狠狠地对着先潇道:

        “和我来,不过如果你不能解决绘梨衣的问题,我一定会把你揍得连你妈都不认识你。”

        先潇没被上杉越的口high吓到,反而玩味地看着他:

        “你什么时候这么关心绘梨衣了,大叔,论起关系,我们可是比你和绘梨衣亲多了。”

        “那,那又怎样,我和绘梨衣一见如故,这么可爱的小姑娘,我作为大你们这么多年的长辈当然应该关心后辈了!”

        理由牵强加扯淡,但上杉越越说越自信,似乎说服了自己。

        先潇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没有继续撩拨他。

        他是知道上杉越和绘梨衣的关系的。

        虽然两人没有相认,但源自血脉的联系还是让上杉越下意识地亲近绘梨衣。

        倒是楚子航和路明非看上杉越的眼神警惕了些许。

        毕竟日本这个国家,变态大叔可是不少,况且绘梨衣这么漂亮单纯!

        “喂,你们俩小鬼那是什么眼神?”

        上杉越不爽地喊道,显然注意到了路明非和楚子航看着他的诡异眼神。

        楚子航没有说话,目光一转,华丽地无视了上杉越的质问。

        上杉越额头青筋一爆,“井”字浮现,这个臭屁的小鬼真是欠揍。

        “大叔,我们就是被你高风亮节,乐于助人的精神震撼了,好人,大大滴好人,日本活lf!”

        路明非露出谄媚的笑容,夸赞着上杉越,好像每一个字都发自肺腑。

        “活lf是谁?”上杉越有心想问,可那样会显得自己见识太少,在这群小鬼面前丢了长辈的气势。

        “算你小子会说话,不过大叔就喜欢你这种诚实的人!”

        上杉越哈哈笑着,搂过路明非的肩膀热情地拍着,向门外走去。

        “你们的车停在哪儿?那地方不在东京,我们开车去也要一段时间。”

        上杉越记得路明非是开着悍马过来的,悍马的内部空间很大,带他们几个足够了。

        “额,内个,那辆车可能有些不太方便……”路明非吞吞吐吐的。

        ……

        悍马车的旁边。

        上杉越打开车门,坐上驾驶座,启动车辆感受了下发动机的轰鸣。

        这让他回想起他年轻的时候,那时候没有现在这么快而且外形炫酷的跑车。

        而且那个年代男人也不以开跑车为荣,那种车显得没有男子气概。

        越有气势,看起来越“凶猛”的车才受男人的欢迎。

        他开过装甲车和坦克,驾驭那种钢铁巨兽带来的力量感能唤醒每个男人心中的激情。

        悍马虽然不能与装甲车和坦克相比,但在车里面也算是“硬汉”了。

        “很正常啊,哪儿不方便了?”他问。

        路明非伸出手指,尴尬地指了指车顶。

        上杉越抬头往上看去,

        “我靠,这是天窗?”

        他看着车顶那向上凸起的铁皮,中间露出个肩膀宽的洞口。

        透过洞口,还能看见天空那嫣红的晚霞。

        “哈哈,大叔,好眼力!”路明非嬉皮笑脸。

        “少给我来这套,这是你撞出来的?”

        上杉越根据洞口的形状判断。

        “哈哈,哈哈,门打不开,就着急了点。”路明非打着哈哈胡扯。

        “那是挺急的,尿憋的吧。”

        上杉越饱含深意地看了路明非一眼,顺着他拙劣的谎言说下去。

        “上车吧,我们回店里收拾收拾就出发。“他招呼着先潇几人上车。

        车停的离面馆不远,很快就到了。

        “来个人帮我拿东西。”上杉越说着向店里走去。

        “好嘞!”

        路明非像个小厮一样应道,就要迈步跟上。

        “等一下,楚子航你去吧,我和路明非有些事要说。”

        先潇拉住了路明非。

        楚子航点点头跟着上杉越走进了面馆。

        “什么事啊,难道梦里梦见了我?一‘梦’钟情这种说法我可不接受。”路明非说着白烂话。

        要是以前,先潇一定会反讽“别人是做白‘日’梦,你是想做白‘被日’梦”。

        可他没有,他只是盯着路明非,看到路明非都觉得不自然,心里有些发麻了后,才说:

        “你和我说得是楚子航击退了怪物,然后你正好赶到把他接了回来。”

        “啊,这个,那个,确实是差不多这样子。”

        路明非不敢和先潇对视,挠着头看向地面。

        “所以驾驶座座椅有弹射功能,把你从车顶发射出去撞出个洞?”

        “哈哈,那是胜利号(迪迦奥特曼里面的战机)才有的配置,不过汽车是可以考虑安装一个,以后出车祸驾驶员可以直接弹射出去逃生。”

        路明非又笑了起来,顺竿爬这方面确实无人能比。

        “然后直接撞在车顶昏迷毫无痛苦的死去?”先潇接着路明非的话。

        “所以驾驶座上面应该留个洞口。”路明非完善着设计。“这样的话……”

        “路明非!”先潇大喊,吓得路明非一个哆嗦,话也没再说下去。

        他看着先潇认真的脸,脸上的笑容敛去,小声说:

        “我确实不该瞒着你们,其实我也是……”

        路明非准备坦白自己也有“超能力”的事。

        “对不起。”这是先潇的道歉。

        “什么?你为什么对不起?”

        路明非懵了,他看着脸上写满了歉意的先潇,不明白这句“对不起”是为了什么。

        “我以为这次日本之行都在我的掌控中,才把你扯进来。现在看来,我……”

        先潇很愧疚,路明非能爆种意味着他必然与小恶魔达成了交易。

        他自信满满地带着路明非来到日本,却不想最终还是路明非用生命换取了他们的安全。

        这与原本的剧情又有何区别。

        “彭”

        先潇捂着脸,不敢置信地看向挥着拳头,愤怒地瞪着他的路明非。

        路明非真的生气了,他能分辨出,不同于之前两人打闹互损。

        “为什么要说对不起,难道我就应该是缩在角落,等着被你们保护,看着你们死去也只能畏畏缩缩的人吗?”

        路明非推搡着先潇,眼中怒火夹杂着失望。

        先潇身体一颤,顺着路明非的推搡踉跄着后退,这是路明非对他第一次全面站于上风。

        他不知道该回答什么,只能以沉默回应。

        车里的绘梨衣也听见了他俩的动静,好奇地趴在车窗上,看着车外的两人疑惑是在玩什么新游戏。

        下午的暴雨太大,路面还残留着积水,晚风吹过,翻起阵阵涟漪。

        夏日的傍晚,气温,也有些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