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自龙族开始的神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一章 命

第七十一章 命

        “你是说?”上杉越震惊地看向绘梨衣,又看向先潇想要确定一般。

        “是的。”先潇点头。

        “怎么可能,那种言灵怎么会被人类掌握!而且,如此高的血统蛇岐八家绝不可能留下,早该被当做‘鬼’处理了!”

        上杉越仍然无法相信。

        混血种身体内有人血和龙血,两者之间的比例决定了混血种的血统等级。

        龙血比例越高,混血种血统也越高,实力也越强。

        可这并不意味着龙血比例越高越好。

        一但龙血比例超过某个限值,他们就更加倾向于龙类而非人类,这种混血种几乎必成死侍!

        而那个限值,就被称为临界血限。

        蛇岐八家的‘鬼’也就是那些血统超过临界血限的孩子,他们刚刚出生就被检测出来,然后抛弃。

        而言灵“审判”,那更是位列111位的高危言灵,这已经是无限接近龙族的领域,几乎不可能被混血种所掌握。

        如此高的血统,再加上“神”一般的言灵,这样危险的存在一但失控危害不亚于一个次代种龙族苏醒,是能做到灭国的!

        “核武器同样被各个国家禁止研究,可哪个国家不想拥有呢。”

        先潇没有受上杉越情绪激动的影响,慢条斯理地喝下一口面汤,啧了啧嘴,似是在感叹味道之鲜美。

        “这就是人性啊。”

        略带嘲讽的语气像是一记重拳打在了上杉越的心上,他颓然地扶起一旁的椅子,靠坐在上面没有说话。

        “既然绘梨衣这么重要,你们又是怎么把她带出来的,蛇岐八家应该会把她看得严严实实的才对。”

        半响,上杉越的声音想起,不过似乎苍老了许多。

        “哦,她哥哥让我们把她带出来,然后我们就去了,虽然过程有些小波折。

        简单概括来说就是,他们不给,我们抢。”

        先潇轻松的样子像是帮朋友接妹妹放学一样。

        楚子航忍不住眼角微微一抽,想起了那被摧残得不成模样的金属门。

        不过想了想抢绘梨衣的过程,确实好像没有什么难度。

        上杉越深深地看了先潇一眼,没有说话。

        他当然知道过程绝不会这么简单,他甚至可以猜到蛇岐八家冒着这么大的风险瞒下绘梨衣的存在,绝对是有着大计划。

        绘梨衣的保护措施绝对是最严密的,抢绘梨衣的难度不亚于绑架日本天皇,绝不会像先潇说得那么轻松。

        他觉得这个小伙子一定是隐瞒了其中的艰辛过程。

        脑海里甚至已经脑补出了几人披着枪林弹雨,九死一生才偷出绘梨衣的画面。

        小年轻就是好面子,那个词怎么说来着,对,装13。上杉越以为他已经看透了先潇。

        “对了,大叔,忘了自我介绍了。

        我是先潇,他是楚子航,我们俩是卡塞尔学院即将入学的学生。

        这是路明非,预计在明年进入卡塞尔学院。”先潇突然站起来说。

        路明非听见先潇这么介绍他,刚想说自己不一定明年就去卡塞尔,可被先潇一瞪眼,只能委屈地把话咽了回去。

        “卡塞尔!”

        上杉越吃惊地喊道,屁股还没坐热又站了起来,可怜的椅子又倒在地上翻来滚去。

        “学校派你们来日本的?你们和学校说了绘梨衣的情况吗?”他紧张地连问。

        “不是,我们这次来日本是旅游。

        至于绘梨衣的事,我们还没和昂热校长说,我准备解决了她的问题后再带她去上学。”先潇回答。

        “哦,那就好。”上杉越送了一口气。

        不怪他如此,秘党如果知道了绘梨衣有着这么危险的血统和言灵,绝不会允许她存在于世上!

        或者说,绝不会允许她不在自己的掌控之下。

        上杉越太了解那些高高在上的掌权者的丑陋内心。

        “等一下,你说什么,解决绘梨衣的问题?”

        他突然回味过来先潇的话,

        “你既然知道临界血限,那一定知道这样的问题是绝对解决不了的。”

        说罢,还看了眼正全神贯注玩游戏完全没有被他们影响的绘梨衣,叹气接着道:

        “否则,蛇岐八家也不会抛弃那么多的‘鬼’……

        这是命,谁也改不了。”

        他低下了头,不知是在说绘梨衣还是说自己,整个人都散发着颓废的气息。

        “命?我不信那套,我来之前这是命,我来之后它就得改变,谁敢挡,他就没命。”

        先潇笑着道,没有热血漫画中的怒吼,淡淡的声音中却透露着不容置疑的坚定。

        上杉越一愣,但很快又摇摇头,年轻时他也这样,不服命运,认为一切都是可以改变的。

        可现在,到了这个年纪,他服了。

        现实不是漫画,也不是电影电视剧,喊上几句热血的口号就能爆种,然后绝境翻盘。

        现实只会在你怒吼时不理不睬,或者再狠狠地给你一个嘴巴子,让你闭嘴。

        先潇看出了上杉越的不相信,但也没想着说服他。

        当事实摆在眼前时,质疑自然会消散。

        “叮咚,叮咚。”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先潇拿出电话看了一眼,眉毛一挑,接通道:

        “源君?”

        “是我!”电话那头传来源稚生的声音。

        “你的身体怎么样呢?听说你重伤昏迷了?”

        “嗯,发生了些意外,现在已经没事了。绘梨衣怎么样?”

        “很好,你等一下。”先潇把电话放下,拍了拍还在玩游戏的绘梨衣。

        “你哥哥的电话,你有什么想对他说的吗?”

        绘梨衣本来被打断玩游戏还有些不开心,听到是源稚生的电话立刻眼睛一亮,游戏也不玩了。

        “哥哥什么时候来和绘梨衣一起玩?(???)”她写道。

        丝毫没想过源稚生可能要她回去蛇岐八家。

        “绘梨衣问你什么时候来找她玩儿,”先潇代为转述,“还是你打算把她接回去。”

        “额,发生了一些意外情况。我还需要去做一件事,绘梨衣可能还要麻烦你们一段时间。”源稚生的声音有些犹豫。

        先潇有些诧异,没想到什么事能比他来接绘梨衣还重要。

        “你家族里那些家主可坐不住了。”先潇说。

        “我听樱说了,犬山家主失踪了,你知道吗?”

        “失踪了?我那天没有伤到他啊,我还让他告诉其他人不要再来骚扰我们了,等你醒了来接绘梨衣就行了。”

        先潇有些奇怪,难道后面还发生了他不知道的事?

        “现场发现了犬山家主大量的血迹,家族认为是你杀了他。都说要把你们抓住,群情激奋,我也说不上话。”

        源稚生毫不怀疑地相信了先潇的话,顿了顿,又道:

        “接下来,你们可能要面临家族的……”

        “没事,放心吧。你说的要去做的事麻烦吗,需不需要帮助?”

        “暂时不需要,我要去查清一些事,如果需要的话我会开口的。”

        “行,我知道了。”

        先潇挂断了电话。

        “哥哥会来吗?”

        绘梨衣立刻凑了上来,举着的纸片几乎要贴到先潇脸上,眼睛里满是期待。

        “他还有一些事,不过如果需要我们帮助的话,也许很快会见面。”先潇摸了摸绘梨衣的头安慰道。

        绘梨衣乖巧地点了点头,可还是能看出有些失落。

        “绘梨衣想给哥哥一个惊喜吗?”先潇看着失落的绘梨衣,故作一脸神秘的表情。

        “什么惊喜?”绘梨衣果然被吸引了注意。

        “保密。”先潇卖关子,又看向楚子航,“经过这次的事,你应该也能驾驭更多的力量了。”

        路明非和先潇说了楚子航让他们先走,差点死去的事。

        楚子航不解地看着他,不明白什么意思。

        “正好,你可以和绘梨衣一起,还记得bj那个车站吗?”先潇说。

        楚子航眼睛一闪,他当然忘不了那条华夏龙,那种源自灵魂和血脉的威压,他至今想起身体仍然忍不住地战栗。

        “他可是给了我一个好东西,否则,你们的事,我还真不一定有办法。”

        先潇眼神逐渐深邃,心神沉入体内神秘空间中。

        那里,一颗如同太阳般金光闪闪的球体正不断沉浮,时不时,还有龙影盘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