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自龙族开始的神在线阅读 - 第七十章 面馆的谈话

第七十章 面馆的谈话

        “大叔,拉面滴,大大滴呦西!”

        路明非一边暴风吸入,一边竖起手指,吃high了又开始说着“神剧式日语”。

        他还是第一次吃这么好吃的拉面,面条格外筋道,面汤的鲜与咸也不多不少,很难想象需要多精细的烹饪才能做到这种程度。

        一碗拉面路明非用不到三分钟就吃完了,连汤都不剩。

        路明非的吃面:

        嘴:“面来了!”

        牙:“在哪呢?”

        喉咙:“好像过去了……”

        胃:“在我这!”

        要不得看到他确实有咀嚼的动作,都怀疑是不是直接就吸进了胃子里。

        “哈哈,你这小子会说话,多吃点,我再给你盛一碗!”

        上杉越高兴地拿起碗去了厨房,食客的赞美是厨师最大的成就感来源。

        “你觉得这个老板怎么样?”

        楚子航用中文问道。

        他一只手用布吊在脖子上,衬衫下的上半身更是缠得严严实实,标准的伤残人员模样。

        好在腿部受伤较轻,没什么大碍。

        只是暴血后的脱力,休息到现在正常行走已经没问题了。

        “就那样,一个叛逆的老头呗,说起来,还是个大龄男版绘梨衣。”

        先潇吸着面,这是第三碗。

        是的,先潇已经醒过来了,他做了一个很美好的梦。

        他其实在梦里看到手机时就已经知道了那是个梦,甚至推测出了是谁把他拉入了梦境。

        但他不愿意醒来,他有着太多遗憾,那个梦,让他稍微弥补了一些。

        “大龄男版绘梨衣?”

        楚子航疑惑,沉吟一会儿,眼中精光一闪,像是突然明白了什么。

        “你是说,他也是蛇……”

        “知道就行了,他是可以放心的人。”

        先潇打断了楚子航的话。

        “上杉越……”他的脑海里回想着这个“角色”的剧情。

        半响,叹了口气,想个屁,龙三没有一个能有好结果。

        “面来了!”上杉越端着面递给了路明非。

        “谢谢大叔!”

        路明非道谢一声,又疯狂干饭。

        这已经是他第四碗了,平日他的食量没有这么大,可这次用了“外挂”后,他变得格外饥饿。

        上杉越看着狼吞虎咽的路明非,又看向其他三人,他们每人至少都吃了三碗,感叹道:

        “我在你们这个年纪也是这样,肚子永远吃不饱一样,年轻真好啊。”

        惆怅而深邃的眼神和物是人非的慨叹语气,要是嘴上再叼根烟就更完美了。

        要是在酒吧,这种忧郁气质的成熟英俊男人,不知要迷倒多少无知少女和寂寞少妇。

        可惜,这里不是酒吧,先潇他们也不是无知少女和寂寞少妇。

        几人都华丽的无视了上杉越精彩的表演。

        路明非只顾吃面,绘梨衣吃饱了在玩游戏机,楚子航习惯性冷漠,先潇觉得上杉越真闷骚。

        “对了,你们不是日本人吧。”

        见半天没人搭自己话的上杉越尬尴的强行找个话题。

        “对的,我们三个是中国人,绘梨衣是日本人。”先潇说。

        “中国人吗?”

        上杉越眼中突然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这三个字令他想起了身上的罪。

        那是即使十辈子都无法洗刷干净的罪恶。

        “大叔,你姓上杉,绘梨衣也姓上杉,五百年前你两是一家,说不定还有点亲戚关系。”

        先潇像是开玩笑似的说道。

        “啊……这。”

        上杉越有些猝不及防,他看向正全神贯注打游戏的绘梨衣,许是遇到了难打的关卡,细细的眉毛时不时地皱一下,嘟着嘴,像是孩子般可爱单纯。

        “真是亲戚就好了。”他说。

        他年轻时极力播撒种子,却始终无儿无女。

        到了后来,经历过一些事,他更是直接断了延续血脉的念头。

        可在内心深处,他是想有孩子的。

        他看着才三十多四十,可其实他已经是个老年人了。

        虽然以他的血统这个年纪仍然处于壮年期,可看着有时带着孩子来面馆吃面的人,听着孩子喊着“爸爸,爸爸”,他的心里也很羡慕。

        “绘梨衣不能说话吗?”上杉越问。

        他说的竟然是中文,标准的普通话,字正腔圆,不带一点口音。

        “哇,大叔,你会说中文,你是华侨吗?”

        路明非咽下最后一口汤,惊讶地说。

        中文可是公认的世界最难学的语言之一,外国人想会说已经很难了,更别说还说得这么好。

        “算是半个中国人吧,我的母亲是中国人,我从小在日本长大,后来因为……后来也去中国生活过一段时间。”

        上杉越大略地解释,似乎不想谈及过去。

        “那大叔你可真厉害,中文说得太好了。”路明非赞叹道。

        “你的日语说得也很不错。”上杉越敷衍着路明非,又对着先潇问:“绘梨衣不能说话吗?”

        他看出来先潇是这几个人里面最有话语权的。

        路明非和绘梨衣不靠谱,冷面楚子航不爱说话,他只能问先潇。

        “对,暂时不能说话。”先潇答道。

        “暂时?”上杉越有些疑惑。

        “嗯,暂时,不出意外,她很快就能说话了。”先潇眼神深邃,语气很有把握。

        “是已经联系好医院了吗?如果需要,我可以提供一些帮助,我在医院也有认识的人……”上杉越热切地说。

        他虽然离开蛇岐八家多年,可还和一些人有联系。

        虽然他从未动用过那些关系,可为了这个女孩,他愿意破一次例。

        为什么会对绘梨衣格外心软?他也说不上来。

        可看到她第一眼那种亲切的感觉他从未有过,他莫名的很心疼关心这个女孩。

        也许这就是缘分吧。上杉越心想。

        “不用了,大叔。”先潇拒绝了上杉越的好意。

        “不用客气的,我……”上杉越以为先潇是在和他客气。

        “大叔,你应该不是普通人吧。”

        先潇突然道,打断了上杉越的话。

        “你们……”上杉越瞬间站起,柔和的目光突然变得如刀剑般锋利。

        惊人的气势从他的身上散发,仿佛瞬间从一个拉面师傅变成了——

        皇帝!

        他的眼神中充斥着愤怒与失望。

        “安心啦,大叔,我们不是蛇岐八家的人,话说蛇岐八家现在应该正在通缉我们呢。”

        先潇按了按一旁蠢蠢欲动的楚子航,示意他稍安勿躁。

        “那你怎么知道我……”上杉越气势一顿,稍微放松了一些。

        “你把他拉起来了。”

        这次解释的是楚子航,他看着眼前这个仿佛变了一个人的上杉越,“单手就拉了起来。”

        上杉越闻言一愣,气势全散,半响才苦笑着坐回座位。

        “还真是百密一疏。”

        “那大叔你也是超能力者吗?”路明非见气氛缓和了,问道。

        他刚刚倒是没感觉到上杉越的气势,或许对他来说气势不气势的都那样,不过剑拔弩张的氛围他倒是感觉出来了。

        “超能力者?”上杉越疑惑地看向先潇,见他不动声色地摇头,便说:“算是吧。”

        “大叔,我之所以提这个,不是想探你的底,而是这和绘梨衣的不能说话有关……

        你既然不是普通人,那应该知道,临界血限和——”先潇拖长着声音“审判吧。”

        话语如同惊雷劈在上杉越身上,刚坐下的他猛地站起,张着嘴巴,却发不出半点声音。

        场面诡异的安静,只有被带倒的椅子在地上滚来滚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