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自龙族开始的神在线阅读 - 第六十八章 衰仔也有高光时刻

第六十八章 衰仔也有高光时刻

        “路明非?”

        楚子航看着眼前的背影,语气中满是不可置信。

        “嘿嘿,楚师兄,别那么惊讶嘛,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我这也就稍微快了‘一点’。”

        路明非转过身摸了摸后脑勺,尬笑着,原本的宏伟气势陡然消散。

        熟悉的贱笑,熟悉的白烂话,楚子航觉得自己的眼皮越来越沉重,终于沉沉地昏去。

        他的身体已经到了极限,昏睡是身体的自我保护机制。

        路明非抱着楚子航瞬间跳至一旁的三层小楼,把他安放好后又回到战场,整个过程在极速之下不超过一秒。

        “你摊上事了。”

        路明非看着体型巨大的男人,脸上不见半分笑容。

        黄金瞳中的怒火翻滚,他从没有如此愤怒过,哪怕是被人嘲讽,被人说没有爸妈的时候。

        可是,现在他觉得自己的血液都要沸腾起来。

        就在刚刚。

        他开着悍马赶回酒店的路上,自称弟弟的路鸣泽又出现了,这次却不是又给了他什么能力。

        “哥哥,开车去是来不及的哦,你的楚师兄可是快死了呢。”

        路鸣泽脸上带着一如往常的笑容,像是撒娇一般说出恐怖的话。

        楚师兄快死了?

        路明非从没有想过那个画面,他也从没有经历过身边的人永远离开。

        死亡,是什么?

        路明非的眼一下就红了,他的胸膛剧烈起伏,一股压抑不住的愤怒在胸中翻滚。

        “谁敢!”他大吼道。

        声波震荡空气,黄金瞳瞬间点亮,他此时如同上古的君王一般,无匹的威严充斥天地。

        “是啊,哥哥,他们怎么敢!去毁灭他们,毁灭一切胆敢触犯你威严的叛逆!”

        路鸣泽大喊,他高举着双手,朝圣一般,这一刻,他犹如最狂热的信徒。

        路明非自车顶冲出,以结实质量著称的悍马,像是纸做的一样,轻易被冲破。

        回到现在。

        “你该死!”

        路明非指着男人,像是君王下令一般,宣判了他的死亡。

        君王之令,无可违改!

        他瞬间化为残影,消失在原地。

        男人的瞳孔一缩,太快了,这样的速度他的双眼已经无法捕捉!

        是刹那还是时间零?

        他来不及闪避,凭借本能的反应,如木桩般粗细的双臂交叉挡在胸前。

        下一秒,无匹的巨力自双臂传来!

        他的本能是对的,挡住了!

        但没完全挡住……

        他反应到了攻击的位置,可却挡不下那无穷的力量!

        “轰!”

        男人如同炮弹一般,飞起十数米,砸穿了酒店厚厚的外墙后狠狠地落在地上。

        “咳咳,咳咳!”

        撕心裂肺般的咳嗽,带出大口的鲜血与破损的内脏。

        他的双手已经完全断裂,破碎的骨茬自伤口露出,看起来无比凄惨。

        仅一击,就让他重伤垂死!

        两人实力的差距太大了,路明非如同人形暴龙一般,挥手投足之间都是惊人的力量。

        “你不会这么轻松地死去的,我会让你感受生不如死的痛苦。”

        路明非身形一动便出现在男人身前,金色的眼睛中不见丝毫昔日的衰仔模样。

        他此刻是如此的令人陌生,冷漠,高高在上,带着不可侵犯的威严。

        “咳咳,痛苦?生不如死?”男人的声音没有害怕,反而出乎意料的嘲弄。

        他废力地爬起,断裂的双手无法撑地,他就用头顶着破损的地面,慢慢撑起身体。

        “那样的痛苦,我可是时时刻刻都在经受着啊!”

        他狂笑着大喊,眼泪却止不住的自眼角流下。

        他把脸猛地向一旁的墙上撞去,剧烈的撞击令本就千疮百孔的墙壁破开大孔。

        头骨变形的同时,也把他嘴里的牙齿几乎全部撞掉。

        “我这样的存在,本就是来这个世界受苦的。

        你们想得是怎么活得更舒服,可我们这些生来的鬼,却在以死得安稳些为目标啊!”

        男人一口吞下嘴里的碎齿,对着路明非怒吼,眼里竟然流出血泪!

        “你们这些活在阳光下的人,又怎么会知道黑暗中的鬼是有多寒冷!

        我们也想感受一次那温暖啊……”

        男人的哭喊声消散。

        不知碎齿里含了些什么,他的身体突然开始收缩。

        原本两米多的小巨人,不过几个呼吸就只有一米八几的样子,整个人缩小了几圈不止!

        路明非不知是被男人的话语还是变化惊到了,呆呆地站在原地,没有任何反应。

        “吼!”

        男人的变化停止了,他的身体最后维持在了一米七不到,可原本两米多的皮肤还包裹在外,显得格外诡异。

        “撕拉——”

        他猛地撕开身体的表皮,破开皮肤一跃而出。

        表皮之下的身体竟然不是难看的血肉筋脉,而是黑色的覆盖全身的鳞甲!

        漆黑的鳞甲闪烁着金属般的色泽,原本断裂的双手已经恢复,化为了尖锐的利爪。

        粗壮的双腿自然弯曲,看起来如同螳螂的后肢,不难看出其惊人的爆发力。

        最难以想象的是他的头颅,长长凸起的嘴巴,锯齿状的牙齿,竖瞳的黄金色眼睛……

        他的头竟然化为了一颗龙头!

        完全变异的身体再无一丝人类的模样,粗状的双腿一动,带起阵阵呼啸声,利爪划开空气,对着路明非抓去。

        而路明非仿佛没有察觉一般,他默默地看着扑来的怪物,直到爪子离他不足五厘米,他才轻动手指。

        “彭”

        空气中泛起一阵波澜,利爪仿佛抓在了一层空气墙上一样,不得寸进。

        男人化作的怪物更加疯狂,另一只爪子高高举起,在尖锐的破空声中,攻向路明非。

        “彭”

        可却是同样的结果,利爪在路明非的身体外停住,被一层无形的屏障挡住。

        怪物发疯了一样嘶吼着,可任凭他如何费尽全力的攻击,都无法伤到路明非分毫。

        言灵:无尘之地。

        对领域内一切有生命和没有生命的物质下达命令,把未经允许的一切物质排除在领域之外。

        路明非不知道自己为何能掌握这个言灵,可当怪物攻来之时,他下意识的就使用了出来。

        并把它的领域精确地控制在自身之外,形成了一层防护罩。

        他看着还在无休止得攻击自己的怪物,冷漠的内心突然有了温度。

        似乎那个如同至高君王的路明非正在沉睡,而平日里的衰仔路明非在慢慢回归。

        为什么?

        是因为男人化为怪物前的怒吼吗?

        路明非又想起了那个留着血泪却狂笑的表情,他不知道男人经历了什么或者正在经历什么。

        只是,他突然不想折磨他了,死亡对他来说是解脱吗?

        “我该怎么做?”路明非在心里问自己。

        言灵,君焰。

        他的心底突然涌出一个回答,他也下意识得按照身体的本能调动体内的力量。

        周围的空间瞬间曲折,骤升的高温将地面都融化,仿佛来到了熔炉之中。

        如果说楚子航的君焰是炸弹,那此时路明非的君焰就是导弹!

        以他为中心的十米之内,一切东西瞬间自燃,化为飞灰,只有怪物还在痛苦地嚎叫。

        “火与热,结束了。”

        路明非的声音说不出是怜悯还是释然。

        他消失在原地,在他消失后的一瞬间,这片区域瞬间爆炸,热浪不断翻滚,却被神秘的力量限制住,在区域内不断回弹。

        只有剧烈的爆鸣声传荡开来,如同生命的最后挽歌。

        火焰持续了大半个小时,原本的平地出现数百平的三四米深坑,除了流淌着岩浆般的液体,什么都没有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