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自龙族开始的神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七章 苦战

第六十七章 苦战

        路明非驾驶着悍马在大街上飞驰,他紧张地握着方向盘,手心已经被汗湿。

        可他却不敢松开油门,他要用最快的速度送绘梨衣和先潇到安全的地方,然后再回去接楚子航!

        暴雨下他的视线只能看见很小很小的区域,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开到了哪里,只看着哪里灯光最亮,就向着那个方向开去。

        “人多的地方,人多的地方。”路明非如同魔障了般的念叨。

        他的车速渐渐下降,因为车流量的增多。

        “这里人应该够多了。”

        他不知不觉开到了一条美食街,路两边停满了车辆,车已经开不动了。

        “就是这了,绘梨衣,下车。”

        路明非一脚刹车停了下来,把车上的雨伞递给绘梨衣后,打开车门跑到后面想要把先潇扶下来。

        “怎么会这么沉?”

        路明非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也没扶动先潇,他靠在车上,喘着粗气。

        大雨把他浑身淋湿,汗水混合着雨水顺着身子流淌。

        绘梨衣担心地把雨伞挡在路明非的头上,想替他挡雨。

        她看出了路明非想把先潇扶起来,刚想帮忙,突然一只手竟然将沉睡的先潇轻松地拉起来。

        路明非惊讶地看向手的主人——一个看起来三四十岁的男人,一手打着雨伞,一手架着先潇的身体,看起来毫不费力。

        男人戴着白色的帽子,系着围裙,厨师的打扮。

        虽然已是中年,但脸部线条轮廓依然清晰,并未发福。

        细碎的胡茬遮盖不住英俊的面庞,反而更显成熟男人的魅力。

        “喝醉了?”

        男人说道,感受着搭在肩膀上的重量眼里闪过一丝诧异,有些后悔为什么要帮这个忙。

        可帮都已经帮了,后悔也无济于事。

        “要不要到我的店里躲躲雨?”

        说着,指了指一旁的小拉面馆。

        路明非大喜:“大叔,那太感谢了。绘梨衣,你和先潇先在大叔的店里呆会儿,我去接楚师兄!”

        说着,就要上车离开,可他感觉自己的袖子被拉住了。

        “绘梨衣,怎么了吗?”

        路明非看着拉着自己衣袖的绘梨衣问道。

        绘梨衣没有说话,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车。

        路明非明白了她的意思,知道绘梨衣是想一起去帮忙。

        他想到了路鸣泽给他看的画面中绘梨衣屠杀怪物的样子,可最终的结果……

        “绘梨衣,相信我,我会把楚师兄带回来,你在这儿等先潇醒过来。”

        看绘梨衣还有些犹豫,他轻轻拉下绘梨衣抓着自己衣袖的手,认真地看着她的眼睛:

        “我保护楚师兄,你保护先潇,好吗?”

        绘梨衣看着路明非的眼睛,像是在确定他说的是不是真话。

        两秒之后,重重地点了点头。

        ……

        “还坚持吗?他们都跑了就你不跑,为什么呢?”

        瘦小男人一爪一爪地向着楚子航攻去,锐利的爪子与村雨碰撞发出金石之声,火花四溅。

        楚子航借力退后,村雨插在地上,支撑起他的身体。

        离路明非他们离开已经快一刻钟了,他们应该已经到了安全的地方。

        楚子航看向二层最左边的透明玻璃墙面,酒店那么设计本是为了客人观赏夜景所用,可此刻却成了他逃生的唯一机会。

        “不过,在此之前,还需要把眼前的麻烦解决掉。

        他不停地与男人交锋,周围的墙壁房门被两人交战的余波摧毁地一踏涂地,灰尘四起。

        彭!

        又是一次交击,楚子航倒退数步,半跪在地,半响没有站起,粗重的喘息声如同风扇一般。

        “没力气了?”

        瘦小男人看着喘着粗气,一动不动的楚子航,一步一步靠近。

        “那我就要开动了,让我好好品尝你!”

        他看着身前的楚子航,咽下口水,利爪向楚子航的头颅抓去。

        就在这时,原本一动不动的楚子航突然爆发,手中的村雨化为银光,砍向男人的脖子。

        “挡”,男人双爪交叉,竟然反应了过来,挡住了这致命的一击,村雨被他紧紧地抓在双爪中。

        “可惜,被我猜到了,哈哈哈!”他露出得意的笑容。

        可突然,他发现一直面无表情的楚子航竟然露出讥讽的神情。

        他的心里突然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暴血”开启!

        楚子航原本因体力不支而有些暗沉的黄金瞳骤然大亮,绽放出比一开始更加夺目的光亮!

        他双腿弯曲整个人腾空而起,在力量的最佳释放点双腿全力对着男人前蹬而去。

        村雨被男人双爪控制住的同时,也同样限制住了男人的双爪。

        他无法格挡,只能被楚子航双脚狠狠地踹在腹部。

        这一击势大力沉,即便以他半死侍化的身体,也不禁被踢飞,血液自他的嘴角溢出。

        彭!

        一阵剧烈的声响,男人撞破身后的房门,落入房间内。

        “很好,我已经有些生气了!”

        他一爪插进地面,支撑着身体爬起。

        本就充满兽性的双眼在无尽的怒火下几乎完全丧失人类的理智。

        “君焰!”一道冰冷的声音传来。

        这是男人第一次听见自己的“猎物”说话。

        周围的空气瞬间沸腾,骤升的高温让他的皮肤都有了融化的感觉。

        “火,光”

        这是男人视线内的全部。

        空气中瞬间产生的大火在房间内骤然膨胀开来,本就因为两人战斗而灰蒙蒙的二层,在“君焰”的效果下,如同喷发的火山,瞬间爆炸!

        男人连怒吼都来不及发出,就被扑面而来的火焰以及爆炸的冲击波毁灭。

        “轰!”

        酒店的二层冲出一股炽热的波浪,伴随着惊天动地的轰响,滚滚浓烟如同铺天盖地的沙尘暴一般,冲天而起。

        无数玻璃被震碎射出,而楚子航也顺着爆炸的冲击波从二楼的玻璃墙壁摔落。

        在君焰爆发前,他就已经对着玻璃墙壁冲去,随着爆炸的冲击波穿出,他在空中调整自己的姿势,尽力保证以最小伤害的姿势落地。

        碰!

        楚子航摔落在地,立刻蜷缩成球形,在地上翻滚卸力。

        “咳咳”,他咳出一口血,顿觉舒服了些许。

        “结束了吗?”

        他看着已经被摧毁得不成样子的酒店二层,这样的爆炸,哪怕是死侍也绝不可能存活。

        刚刚的一切都在他脑海里计算过,不过最大的可能是两人同归于尽,他也死在君焰的爆炸中,存活的几率不超过三成!

        他是在赌,不过他赌对了!

        精神微微放松,身体立刻传来了粉身碎骨般的疼痛,他咬着牙颤抖地想要站起身,因为这里还不安全。

        “把那个废物弄死了吗?”

        突然,一个厚重的声音传来,伴随着沉重的脚步声。

        楚子航的心一下沉了下去,他看向正在一步一步走过来的体型巨大的男人,脚步声如同死亡的倒计时。

        他想要再度暴血,可此时却虚弱到连黄金瞳都无法点亮。

        “看来只能到此为止了。”

        死到临头,楚子航反而释然了,他仰头看向天空,露出一缕笑容。

        他的心里没有一点害怕,反而很是坦然。

        “原来为了想要保护的人而死,是这种感觉。”

        他明白了那个暴风雨的夜那个男人为何敢于对神明挥动刀剑。

        “为什么不跑,你的实力可以不死,何必豁出命救他们?”

        巨大男人走至楚子航的身前,身体的阴影将他完全覆盖。

        “我留着这条命就是为了豁出去的那一天!”

        楚子航冷冷地扫了他一眼,死亡也不能让他放下心中的骄傲。

        男人被他轻蔑的目光激怒,怒吼道:

        “那就去死吧!”

        他一拳对着楚子航的头轰去,爆鸣声显得拳头如同破空的导弹,要把目标打烂炸开!

        就在拳头即将与楚子航的头接触的一瞬间,一道人眼几乎看不见的身影出现在两人之间。

        一个小小的拳头与男人沙包般大的拳头对捶,看起来犹如蚍蜉撼树一般可笑。

        然而剧烈的声响自两拳交接出传开。

        “嘭”的一声,仿佛炸弹炸开!

        在这场最原始的拳拳较量中,落于下风的竟然是身形巨大的男人。

        他被打得倒退数步,手臂不自然的弯曲如同骨折了一般,而那道身影竟然巍然不动,保持着出拳的姿势!

        男人不可置信地向身影看去,只见一双如同至高君王般,充斥着无穷威严与杀意的黄金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