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自龙族开始的神在线阅读 - 第六十六章 断后

第六十六章 断后

        “路明非,路明非!”

        “啊,在,这个问题我觉得……!”路明非下意识得站直回答。

        忽然反应过来这里不是课堂,面瘫楚师兄也不是他的老师。

        他悻悻道:“怎么了?”

        “你刚刚怎么也睡着了,中了言灵?”

        楚子航的眼里充满担忧,先潇还没醒,如果路明非再被言灵弄睡着,那他们可就有些走投无路了。

        “没有,没有,不过……楚师兄,你们刚刚没看到什么吗?比如说,一个小孩什么的?”

        路明非小心翼翼地问道,他觉得也许都是“超能力者”,或许能看到那个自称他弟弟的路鸣泽。

        “没有,你看到了?难道是言灵的释放者出现了?”楚子航问道。

        “啊,不是,估计是我看错了。”路明非挠了挠头。

        只有自己能看到那个小孩吗?路明非心想。

        啊,不对!

        “楚师兄,我们快走,这里不安全了!”路明非突然想起路鸣泽给自己看的十分钟后的画面。

        “不安全?”

        楚子航看着焦急的路明非,他知道路明非虽然有时爱开玩笑,吐槽,成绩差……但是,绝不会在这种时候胡说。

        他深深看了一眼路明非,没有多问,立刻背起床上昏睡的先潇,双腿被先潇的体重压得一弯。

        “走,先离开酒店。路明非,你带着绘梨衣跟紧我!”

        ……

        夏季的天气总是那么的变幻莫测,人们常说“六月的天,孩子的脸”,说变就变。

        上一秒还晴空万里的东京,转瞬就乌云磅礴,下起了瓢泼大雨。

        天瞬间黑了下去,人们骂骂咧咧地打开电灯,五颜六色的灯光在雨幕中被拉扯折射,只模模糊糊地亮一片。

        “天黑了,真是个杀人的好天气。”瘦小男人揭开雨衣的帽子,仰起头,让大雨在脸上肆意的冲刷。

        他的身后是数不尽的套着相同黑布的人,任凭雨水冲刷,一声不响,在雨中默默前行,如同过路的阴兵。

        “要快点了,他们好像发现我们了已经开始转移。”

        一个同样穿着雨衣的男人走到瘦小男人的身边,声如洪钟。

        他的体型远比普通人庞大,两米多的身体看起来就像堵墙,无形中给人一种压力,两人站在一起形成巨大的反差。

        “有追逐才更好玩,不是吗?我已经迫不及待得要品尝他们的鲜血了!”

        瘦小男人露出病态的笑容,伸出的手指竟然是如同匕首般的尖锐利爪!

        他抹掉脸上的雨水,放进嘴里细细品味,好像真的在品尝鲜血,笑容愈发满足……

        ……

        “我们往哪去?”路明非问道。

        三人站在酒店停车场,他们在东京无处可去,除了酒店没有落脚的地方。

        绘梨衣也很不解,不明白为什么要突然慌张地离开酒店。

        虽然她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可是从路明非两人脸上的神色可以看出有不好的事情发生,懂事的上了车没有多问。

        楚子航突然看向路明非,眼里满是认真:“路明非,告诉我,敌人多吗?”

        “啊,多,很多……”

        路明非被突然的发问弄得一懵,楚子航毫无怀疑地相信他,出了酒店,现在又问他敌人情况,就好像笃定他一定知道。

        路明非觉得自己都不会这么信任自己。

        “金色的眼睛,看起来就像怪物一样,数不清的。”他补充道。

        “这样吗?”

        楚子航心里已经明白了路明非说得是什么。

        他看了看背上趴在自己肩膀上仍然昏睡不醒的先潇,突然笑了。

        路明非很少看见楚师兄笑,在他的印象里楚师兄的笑屈指可数,而且多半是被他们逼得没有办法了才假笑应付一下。

        可这次路明非能看出楚子航的笑是发自内心的,但他的心里却突然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楚师兄,你……”

        他来不及说完,就被楚子航打断了。

        “路明非,上车,带着他们往人多的地方跑。”

        楚子航把背上的先潇放下,打开悍马的车门,放他在了后座。

        “楚师兄,我们可以跑的,我们只要逃走就没事了!”

        路明非急了,他明白了楚子航的意思——楚子航是要他们先走,自己留下断后。

        “来不及了。”楚子航感受着脚下地面的震动。

        “路明非,你没发现吗,酒店里一个人都没有,他们早已经布好了局。”

        路明非身子一震,他突然想起确实是这样。

        从他们从酒店房间出来到酒店门口,一个人都没遇到。

        原本他以为是客人都在自己房间,现在回想起他们连服务生都没有遇到一个。

        “楚师兄,我们一起走,一定能跑出去的!”

        路明非不愿意丢下楚子航一个人。

        他没想到这种电影电视剧演烂了的剧情竟然会在他身上上演。

        路明非以前还吐槽说,要是让他遇到必须得走一些,留一些的情况,他一定立马决断,绝不会在那拖着,上演“你走,我不走”“我不走,你走”的婆婆妈妈桥段。

        “路明非!”楚子航突然大喊,语气前所未有的严厉。

        “保护好先潇和绘梨衣,答应我!”

        楚子航紧紧盯着路明非的双眼,像是诀别的武士最后的愿望。

        “是……”路明非不知道面对这样的楚子航他该怎么拒绝。

        “好,快走。”

        楚子航把路明非推进了车里,

        “车是自动挡的,你只要握好方向盘,分清油门和刹车就行。”

        说完,就把车门关上。

        “嘭嘭嘭”,突然后座传来一阵敲击车窗的声音。

        楚子航看去,是绘梨衣。

        她举着一张纸片贴在车窗上:

        “楚子航怎么不上车,不一起走吗?”

        楚子航强装出笑容,轻轻摇摇头,拍拍路明非的车窗,示意他抓紧启动。

        悍马车发出轰鸣的声音,如同野兽的怒吼,排气管的尾气一喷,这辆钢铁猛虎便扑了出去。

        楚子航看着远去的车,肩膀一动,网球袋便从背上滑落至手中。

        他转身乘坐电梯回到酒店,在出电梯时转身一拳将电梯的按键锤烂。

        他看着空旷的大厅,摇了摇头,顺着一旁的楼梯往上走去。

        他在二层的楼梯口停下,眼眸微闭,似是在蓄力一般。

        双眼猛然睁开,已是黄金般的瞳孔。

        手中的网球袋突然起火,不一会手中只剩下一把雪亮的武士刀。

        火焰迅速爬满刀身,惊人的温度把周围的空气都烤得翻起波澜。

        他静静的注视着二层楼梯口,等待着什么。

        暴雨的哗啦声中,一阵嘈杂的脚步声在酒店外响起。

        身形巨大的男人一脚踹开酒店的大门,玻璃碎片四溅,洒落一地。

        “跑了?”

        “没有,我能闻到,这里还有人。”

        瘦小男人深深地吸了口气,

        “一股迷人的香味。躲猫猫,我喜欢,运动后的血液更加鲜活,美味!”

        他的鼻子耸动,“在那!”

        伸手指向酒店的二层,楚子航的位置竟然被轻松的发现!

        话音一落,身后无数的黑衣人便涌向楼梯口,拥挤却有序地向着男人指的地方进发。

        但刚至楼梯,突然发生剧烈的爆炸,将他们连带着楼梯全部炸成焦炭。

        那古木雕刻、价值不菲的楼梯,此刻成了最好的燃料,熊熊的大火将楼梯烧得断开。

        一层与二层间五六米的距离如同天堑,黑衣人们无法越过,他们发出难听的怒吼,可却无能为力。

        楚子航收回刀锋,冷冷地看着一层大厅挤满的死侍。

        是的,刚刚的爆炸将那群黑衣人的黑衣烧毁,露出里面似人非人的畸形身躯。

        “真是温暖的火焰,我越来越期待你的血液了。”

        突然,一个瘦小的男人走出,进入楚子航的视线。

        他瞪大了眼睛看着二层的楚子航,金色的眼里是难以想象的狂热。

        “那么,可以让我尝一尝你的鲜血吗?”瘦小男人发出如尖叫般的大喊。

        利爪撕裂自己身上的雨衣,露出雨衣下怪物的身体。

        自头以下,一块块血红的肌肉暴起,如蛇般的粗壮筋脉在肌肉上蜿蜒,时不时的鼓起。

        看起来如同撕了皮只剩下内部的血肉。

        男人向着断裂的楼梯奔去,六米的高度竟然被他轻松越过。

        他双爪划过墙壁,墙壁如同豆腐一般,留下深深的抓痕。

        “再放些火,那样暖和些。”

        他看向单手持刀的楚子航,露出嗜血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