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自龙族开始的神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五章 魔鬼的交易(3.6k大章!)

第六十五章 魔鬼的交易(3.6k大章!)

        路明非三人围坐在先潇的床边,聚精会神地盯着他看,像是参观动物园一样。

        绘梨衣悄悄地伸出手指戳了戳先潇的脸,触感很不错,她眯了眯眼,又戳了一下,一下,亿下……

        “要不要找医生看看?”路明非问。

        从他们发现先潇昏睡不醒到现在,已经快有两个小时了。

        楚子航摇了摇头:“这不是医生能治得了的,他很有可能是中了精神系的言灵。”

        “言灵?”路明非不解。

        “你可以理解为超能力,他困在自己的梦里,出不来了。”楚子航解释道。

        这么一说路明非就懂了,他突然一拍大腿:

        “蛇岐八家干的?他们还有这种能人,这种超能力不是犯规吗,神不知鬼不觉的,谁能顶得住?”

        话语一顿,又疑惑道:

        “不过为什么只有先潇中招了?而且看他睡着了还笑得那么开心,身体正常得很,这超能力难道是想让人做美梦乐死?”

        楚子航摇了摇头,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如果蛇岐八家真有这样的强者,先潇失去了战斗力,这会儿他们应该已经闯进来带走绘梨衣了,可为什么毫无动静?

        “绘梨衣,不要再玩了,小心他醒了咬你!”路明非对着还在戳先潇脸的绘梨衣吓唬道。

        但绘梨衣好像没听到一样,保持着手指戳在先潇脸上的姿势,形成一个小凹陷,还能看见她脸上的小窃喜。

        “绘梨衣?”

        路明非有些疑惑,突然他看向身边的楚子航,也是一动不动,周围的一切都仿佛被按下了暂停键,静止不动。

        “见鬼了……”路明非喃喃道,有些害怕地站起身打量着四周。

        “楚师兄,楚师兄。”

        路明非伸手想要摇晃楚子航,可手竟然从楚子航的身体穿了过去,就好像两人不在同一空间内。

        他慌张地看了看自己的手,眼里满是不可置信。

        突然,传来一阵电流声,房间内关闭的五十寸大电视机突然亮起,一片雪花印后竟然出现了一个人的身影。

        起初还是一个小点,可越来越大,在慢慢靠近。

        他低着头,一步一步地走着,房间里只听得见皮鞋踏在地上的脚步声,“踏——踏——”,声音由远及近,那个身影仿佛要从电视机中走出!

        路明非能听见自己的心脏不停地狂跳,一时间,贞子,伽椰子一系列鬼片在脑海里不断浮现。

        终于,那个身影从电视机中走了出来,他伸出“惨白”的小手,指向路明非,“幽幽”的声音仿佛来自地狱的鬼魂。

        “哥哥,我……”

        “啊!!!”话语被一声尖叫打断,路明非两眼一翻,“啪”的一声,摔在地上,昏了过去。

        路鸣泽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倒在地上的路明非,走上前拍了拍他的脸。

        “什么情况?这不正该是我万能的弟弟出场来给废柴哥哥指引的时候吗?他怎么昏了?”

        他伸手,突然出现一杯水,对着躺着的路明非脸上泼去。

        “呸呸呸。”

        路明非醒了过来,他被水呛进了鼻孔,难受地一阵咳嗽。

        突然,身子一震,好像想起了什么,立刻双手掐诀:

        “太上老君快显灵,九叔上身,妖怪退散,上帝保佑……”

        路明非自己也不知道他在说什么,把自己知道的神都说了出来,祈祷这些神在日本也能显灵。

        路鸣泽饶有兴致地看着路明非的表演,半响,他搭上路明非的肩膀:

        “哥哥,你在干什么呢?日本的神叫天照。”

        路明非身子一颤,日本的鬼怎么说汉语?

        他悄悄的睁开一只眼睛,偷看“鬼”的样子。

        一个男孩,十二三岁的年纪,穿着一身黑色小西服,一双眼睛很大,亮着金黄色的瞳孔,脸上挂着可恶的笑容。

        “我靠,你是不是有病,为什么要从电视机里走出来,人吓人吓死人你不知道吗?”

        路明非认出了这个小孩,上次他在家里见过。

        路鸣泽对路明非的愤怒视而不见,他赞赏地看着路明非:

        “对,就是这样,哥哥,愤怒的你最有魅力。”

        路明非的怒火一下就被浇灭,他打了个寒颤,这小孩怎么gaygay的。

        他咳嗽两声,没接话茬:

        “有事说事,别搞这个。”

        他双手交叉,摆在胸前。

        路鸣泽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不过没深究,道:

        “你不想让你的朋友醒过来吗?”

        路明非听到这话一下正经了起来,期盼道:

        “你有办法?”

        “没有。”路鸣泽回答得很干脆。

        “哥哥,你在找什么?”路鸣泽看着低头找来找去的路明非问道。

        “没什么,看看有没有什么刀啊,枪啊什么的,板砖也行。”

        路明非瞄向了一把椅子,又在路鸣泽的头上打量着。

        “哥哥,不要闹了,我虽然不能唤醒他,可是他也没事。事实上,他之所以醒不来,都是他自愿的。”

        路鸣泽看着床上沉睡的先潇,眼神格外深邃。

        “他自愿的?”路明非疑惑。

        “是的,若非自愿,没人能够把他的精神拖入梦境,[梦貘]奈何不了他。”路鸣泽回答。

        不等路明非提问,他仿佛未卜先知一般,猜到了路明非的问题,继续道:

        “[梦貘]就是让他陷入沉睡的言灵。

        这个言灵能把敌人拖入梦境,即使意识到这是梦境也无法挣脱。

        可若是在梦境中杀敌,使敌人精神死亡,敌人在梦中相信自己已经被杀死,现实中也会死亡。”

        路明非一下急了:“那先潇不是很危险?”

        “理论上如此,可总有些例外。现在,他的梦境完全由他做主,释放言灵的人只是作为提供梦貘言灵力量的工具,根本掌控不了梦境。”

        “那先潇没事了?他什么时候醒?”路明非送了口气,他的心就像坐过山车一样,起起伏伏。

        不知为何,他对这个小孩的话下意识的就相信了。

        “等到他想醒的时候自然就会醒来。“路鸣泽声音一顿,“或者……”

        “或者?”

        “或者释放言灵的人力量耗尽死亡,梦貘自然就取消了,他也就会醒过来。”

        路鸣泽笑着说道,说起死亡好像在说一个笑话那么轻松。

        路明非缩了缩脖子,生死这样的大事,他从未经历过。

        他转移了话题:“那你来不是没有任何作用吗?”

        “哥哥,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呢,你嫌弃我没用了吗?”

        路鸣泽瞬间很委屈的样子,还用手擦了擦眼角并不存在的眼泪。

        路明非环手抱胸,冷眼旁观他拙劣的表演。

        路鸣泽瞬间收起了表情,神情切换无比迅速,展现了奥斯卡金扫帚级的演技。

        “真是无情呢,哥哥。我当然是有事才会来啊,他是没事了,可你们就不一定了。”

        路鸣泽脸上露出幸灾乐祸的笑容。

        “我们有什么事?”路明非表示不信。

        “你自己看吧。”

        路鸣泽突然出现在路明非面前,伸出食指在他的眉心一点。

        路明非的脑子里瞬间涌现出许多画面:

        数不尽的怪物对着酒店涌来,楚师兄拿着把刀疯狂地砍杀怪物,可怪物太多了,他很快被淹没在怪物的浪潮中。

        看起来柔弱的绘梨衣爆发了,金色的眼睛放出威严的光芒,她竟然张开嘴好像在说话!

        成群的怪物被不知名的力量切割成碎片,很快就被斩杀一空,化为一地碎尸。

        可绘梨衣却失去了控制,她仍然在不停地说着什么,无形的力量把周围的一切切割碎裂。

        绘梨衣眼里的金光越来越亮,最后她竟然在向着怪物转变!

        “啊,不要!”路明非大喊着,从画面中醒来。

        “怎么样,哥哥,还觉得我没用吗?”路鸣泽得意地看着惊恐的路明非。

        “这些都是即将发生的吗?”路明非缓了好一会儿才说话,声音有些低沉。

        “是的,就在十分钟后。”路鸣泽回答。

        “你能帮我避免这些事的发生?”

        “当然,只需要一些小小的代价,或者说——交易。”

        路鸣泽的眼里闪烁着摄人心魄的金光,他如同伊甸园内哄骗夏娃和亚当吃下禁果的蛇,语气中充满了诱惑。

        路明非后退几步,他听到“交易”两个字,心里涌起一股本能的抗拒。

        仿佛有一个声音告诉他,开始了就再也无法停止,他会失去很重要的东西。

        “是什么?”他问。

        “你的生命,准确的说是四分之一的生命。”

        路鸣泽像是一个奸商看到了即将上钩的买家。

        生命吗?这就是我抗拒的原因吗?路明非在心里问自己。

        “这四分之一的生命对你来说没有任何影响,你还是一如既往的健康活泼。

        只有当你把最后四分之一的生命交给我时,我才会一次性带走你的生命。

        怎么样,哥哥,你划得来的。”

        路鸣泽看着沉默不语的路明非补充道,一副你赚大了的样子。

        还有这种好事?那不就意味着我能白嫖三次,最后一次不交易不就没事了。

        路明非眼睛一亮。

        “是的,哥哥,就像你想的那样。”路鸣泽仿佛看透了路明非的想法。

        “那么,要交易吗?”他的声音突然变得无比郑重,好像在颁布皇帝的圣旨。

        “当然,交易。”

        路明非想着画面中的情形,看向一旁一动不动的楚子航和绘梨衣,握紧了双手,咬牙道。

        “交易达成,哥哥,‘something    for    nothing’,你有两次机会,一次试用,一次正式使用。

        怎么样,我是不是个有良心的商家。”

        路鸣泽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

        “是是是,我会给你好评的。”路明非敷衍道,“怎么用?”

        “喊出来就行了。”路鸣泽说道。

        “这么简单?没有什么施法仪式,开个坛做个法什么的?”

        路明非想起了看过的经典神鬼港片。

        “不对,这明明就是《星际》的作弊码嘛!”路明非回过味来,感觉自己的智商受到了侮辱。

        他作为《星际》大神,当然对里面的作弊码了如指掌。

        虽然他没用过,还曾经公屏嘲讽那些用作弊码都是游戏里的垃圾。

        “重要的不是话语,而是与言灵共鸣的心。更何况,哥哥你只需要对着世界下令就好了。”

        路明非觉得路鸣泽不仅有点gay,还是个得了中二病的gay!

        他强忍着不适,问道:

        “那上次你说的那个……”

        “没错,同样。”路鸣泽答道。“那么哥哥,祝你好运。”

        他的身影逐渐消散,在彻底消失前的一刻,忽然又传来他的声音。

        “对了,哥哥,上次说再见面会告诉你我的身份。

        哥哥,记好了,我是你的弟弟,路鸣泽,你永恒的弟弟……”

        声音消散,静止的空间流动起来,路明非呆呆地站在原地。

        “路鸣泽?”

        他的眼前浮现出高160,体重同样160的胖墩堂弟,这么巧同名?

        “对了,还没问这个东西有什么效果呢,和星际里面一样?”他抓了抓头,呸道:“差评,说明书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