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自龙族开始的神在线阅读 - 第六十四章 梦貘

第六十四章 梦貘

        “呼,几点了?”

        先潇拍了拍昏昏沉沉的脑袋,费力地从床上爬起。

        天色已经有些昏暗,天空挂着的不知是月亮还是太阳,黯淡无光。

        “怎么会睡到现在?”

        他的生物钟一向很准,可今天却失常了。

        下床准备给自己倒杯水,身体忽然一顿。

        “这是哪?”

        他突然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房间:

        房间不大,方桌上面散乱地摆放着几本书,摊开的书页中夹着一杆笔。

        一盏关着的小台灯放在书旁,桌下还有一把椅子,离床很近。

        房间墙壁有些脏,很旧,像是很老的廉租房。

        先潇突然觉得有些熟悉,在哪见过?

        是初中时租的房吗?他想。

        不是,那房子不是这样,他的记忆力很好,现在仍然能记得清那间房子的每一个细节。

        那是在哪呢?

        他看着周围的环境,熟悉感越来越强烈,可就是无法想出在哪见过这里。

        这种感觉很难受,就好像打喷嚏已经张开了嘴,却没有打出来一样。

        “叮铃铃——”突然,一阵响亮的闹铃声把他惊醒。

        顺着声音找去,最终,在桌子上看见了一部手机,刚刚的声音正是手机的闹钟。

        先潇的瞳孔瞬间一缩,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置信的东西。

        他慢慢地走到桌边,颤抖地伸出手,拿起手机,屏幕上是闹钟的备注“17:00,高数”。

        仿佛有一道闪电劈到了他的灵魂,他瘫软在椅子上,失去了所有力量,大口地喘着粗气。

        他终于想起了在哪见过这间房子。

        这是前世他考研时在学校租的房!

        “是梦吗?”先潇闭着眼喃喃道,“可为什么如此真实?”

        他能感觉到心脏的剧烈跳动,后背靠在椅子上传来的坚硬质感,空气里带着的一丝饭菜香味——那是周围的邻居在烧晚饭。

        “红烧肉,炒茄子,辣椒炒鸡蛋……”他一个个分辨。

        缓缓睁开眼睛,他点开手机的通讯录,找到一个号码。

        “嘟——嘟——嘟”电话被接通了。

        “喂?打电话怎么了?”

        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那是先潇十几年没有听到的声音。

        他张开了嘴,可半天却没有吐出一个字,仿佛有什么东西堵在了喉咙。

        半响,在电话那头已经传来焦急地询问声,他才说出一个字。

        “妈……”

        “怎么了,怎么半天不说话,是不是出什么事了,生病了还是什么?”

        电话里面的声音很是焦急。

        先潇听着声音,脸上忽然露出了笑容,可眼角却止不住的流泪。

        “妈,没事,就是打个电话。”他强忍着哽咽。

        “你声音怎么不对劲,是不是哭了,怎么了,你要急死我,别打电话了,打视频。”

        电话那头敏锐地感觉到了声音的不对,说完,就挂断了电话,没过几秒,又打来了视频。

        先潇看着手机,赶紧擦干了脸上的泪水,接通了视频。

        屏幕瞬间显示出两人的画面。

        手机上是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妇女,依稀能看见半件系着的围裙,头发已经见白,微微发福的脸上写满了焦急。

        很平凡,很普通的中年妇女形象,远远没有楚子航的妈妈苏小妍那样的漂亮、活泼。

        可这是他的妈妈。

        先潇看着这张熟悉的脸,鼻子却猛地一酸,擦干的眼眶又湿润了。

        在先潇看着妈妈时,妈妈也在皱着眉头观察他,也许是没发现儿子没有什么受伤的迹象,眉头微微松了些。

        可看见儿子微红的眼眶,眉头又是一紧。

        “怎么了,在学校犯错了,怎么还哭了?”

        “没有,刚刚睡醒,揉的。”先潇说着揉了揉眼。

        妈妈一脸不信的样子,可也没在深究,毕竟儿子已经是个成年人了,好面子。

        话头一转:

        “怎么突然打电话了,平时不都是八九点才打吗?”

        “就是想你们了,我爸呢?”

        妈妈听到这话,忍不住露出笑容,可还是故意装出不相信的样子,说:

        “你能想我们,每次打电话你都恨不得赶紧挂。你爸刚下班,一会儿应该也快到了。是不是钱不够花了,要多少你爸回来我让他给你打……”

        “妈,不是,就是想你们了,我想回家。”

        先潇打断了妈妈的话,说到“回家”时,终于还是忍不住流下了泪水。

        妈妈看到儿子真的哭了,一下慌了神,连忙道:“回家,回家,离得不远,坐高铁也快,你到了我让你爸去车站接你。”

        “嗯,好。”

        “妈让你爸再买点菜回来,你不是爱吃红烧肉吗,我马上做……”

        ……

        酒店

        吃完中午饭先潇他们就回到酒店房间准备午休一会儿,但绘梨衣缠着路明非要打游戏。

        路明非只好应下,可是绘梨衣玩的游戏就那几种,路明非都玩腻了,就想着要不要玩新的游戏,最好四个人都能一起的。

        刚好这时候他看到了自己背包里的两幅扑克牌,这是他从家带的,想着旅游坐车解闷用。

        “这不是正好吗?”路明非一拍脑袋,当机立断:

        “绘梨衣,我们来玩个新游戏,四个人都能玩,叫‘打牌’。”

        绘梨衣虽然不懂什么叫“打牌”,可她还是点了点头表示同意,只要是游戏她都喜欢。

        “在哪里下载,绘梨衣的游戏机里好像没有这个游戏。”

        绘梨衣举起了纸片,她刚刚在自己的游戏机里搜索,没找到“打牌”这个游戏。

        “这不是游戏机里的,是在现实中玩的,你看。”路明非给绘梨衣展示了手里的扑克牌。

        “两人一帮,各自轮流拿牌,先把牌出完的就是赢家……”路明非详细地向绘梨衣解释了打牌的规则与出牌的出法。

        “绘梨衣听懂了吗?”路明非问。

        绘梨衣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玩两把就知道了。”路明非没在意,打牌很简单,玩两把都能上手。

        现在只要把先潇和楚子航喊来就行了。

        “绘梨衣等一会儿,我去喊他们。”

        路明非走出绘梨衣的房间,去找先潇和楚子航。

        “叮咚,叮咚”

        他不停地按着自己和先潇房间的门铃,可半天没有人开门。

        “什么情况,不在吗,去楚师兄房了?”路明非嘀咕道。

        他又去到楚子航的房间,按下门铃,这次门很快就开了。

        “怎么了?”

        楚子航看着路明非,让开身子让他进去。

        “我就不进去了,绘梨衣想玩游戏我们四个人不是正好可以打牌吗,来喊你们一起玩。对了,先潇在你房间吗?”路明非说。

        “他不在,他不是和你住一间吗,我看到他进的房间。”楚子航关上了房间门。

        “我刚刚敲门他不在啊。”

        路明非有些奇怪,和楚子航一起走到了隔壁他和先潇的房门口。

        他拿出房卡,打开门,喊道:

        “先潇!”

        还是没人回应。

        楚子航也走了进去,客厅没有,浴室没有,阳台没有。

        “不在我房里。”路明非从自己的房间走了出来。

        两人都觉得有些不对劲了,先潇要是出去不可能不和他们打招呼,那现在就只剩下一个地方了。

        他们一起走向先潇的小房间,门没锁,轻轻一推就开了。

        他们走了进去,房内空间很大,可他们还是一眼看见了靠在椅子上的先潇,一动不动,像是睡着了一样。

        两人对视一眼,路明非轻声开口:

        “先潇?”

        没有反应,他走上前,推了推他的肩膀,可先潇却突然失去平衡倒在椅子上。

        楚子航瞬间冲了过来,扶住先潇。

        “我没用力。”路明非急道,他只是轻轻推了一下。

        楚子航没有说话,他伸出手指在先潇的鼻下试探,又把手放在他的胸口感受了一会儿,还翻开他的眼皮。

        “楚师兄,怎么了?”

        路明非反应再迟钝也看出刚刚楚子航的那一套动作是在判断先潇有没有出事。

        楚子航皱着眉头:“很正常。”

        “那就好。”路明非松了口气,可见楚子航的神情很严肃,脸色难看到可怕。

        他的心一下又提了起来,脑子中灵光一闪,他也发现了不对。

        “没事为什么喊不醒?”

        无人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