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自龙族开始的神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三章 时间抹不去的东西

第六十三章 时间抹不去的东西

        酒店

        “我靠,日本人管那种程度叫不法分子?那tm的是恐怖分子!”路明非骂道,想起刚刚的情形,仍然心有余悸。

        他们刚刚在休息区等着先潇,接着就听到游乐园广播的有不法分子,然后他就听见了一声巨大的声响。

        那声音就像是拆迁队在他旁边炸楼一样,路明非怀疑是不是下一秒挖掘机的铲子就要从墙上插进来!

        吓得他几乎,不,是直接跳了起来。

        等到先潇后,几人也没了玩的兴致,再说游乐园也封锁了,他们便决定回酒店。

        不过他们是翻墙走的,先潇说是防止绘梨衣被认出来,毕竟蛇岐八家势力强大,路明非觉得小心一些也好,没有怀疑。

        “毕竟是国外,小场面。”楚子航面无表情地胡扯。

        路明非听了觉得很有道理,以前看《新闻联播》都是国内风调雨顺,国外战火连天,还吐槽太假了。

        现在出了国,还真是这样,起码在国内十几年都没有这几天在日本这么刺激过!

        难怪外国人重视保险,我的医保能在国外用吗,要不要买个“人生意外险”,总感觉能用得上啊……

        呸呸呸,坏的不灵好的灵……

        不过要是买了受益人写呢?万一我没了这钱难道便宜了路鸣泽(胖子堂弟)?

        不行,这货要是拿了这笔钱,没准连给我买个好的骨灰盒都不愿意。

        给先潇和楚师兄?可是他们都不缺钱啊。

        父母,更不用想了,写他们的名字怕是保险公司都找不到他们。

        路明非悲哀地发现自己活了快二十年,竟然连写个保险受益人,都没有对象!

        他的思维不知道发散到哪去了……

        先潇看了眼路明非,这货脸色精彩,不知道又在想什么。

        摇了摇头还是没告诉他游乐园究竟发生了什么。

        “儿子还是太小了,幼稚。”他在心里叹了口气。

        也罢,除非有一天路明非自己踏入了混血种的世界,否则先潇绝不会主动和他说明混血种的事情。

        “村雨还你。”

        先潇取下背上的网球袋,递给了楚子航。

        “蛇岐八家的人吗?”楚子航接过网球袋问道,想确定游乐园的敌人是谁。

        先潇从冰箱里拿出瓶可乐,拧开盖就“咕嘟咕嘟”往嘴里灌。

        “啊,爽……对,是犬山家主。”他说,“说起来他还是我们的老学长。”

        楚子航疑惑地看着他,等待着他的下文。

        “嗝——”先潇一口把剩余的可乐全都喝完。

        一瓶600ml的可乐他只喝了两口就没了。

        下次买几升的那种大瓶,他想着。

        啧了啧嘴,道:“犬山家主是昂热校长的学生,几十年了,校长还挺关心他的,昨晚还特意给他打了电话……”

        先潇把事情大致给楚子航说了一遍。

        “唔,这么看来两人不仅是师生关系,更有父子之情。”楚子航分析道。

        “是啊,可昂热那老头太犟了,明明关心犬山家主还不明说,一个一百多,另一个快一百了,还和小孩子一样。”

        先潇吐槽道,他依稀记得原著里犬山贺是死了,而且好像还是为了保护昂热而死。

        两个老得不能再老的老头,又不是俊男美女,还搞那种互相关心就是不说,出现各种误会,最后到死才明白彼此是最重要的人?

        偶像剧现在都不这么拍了!

        “可能这就是父子吧,话少沉默,爱难以表达,基本都这样。”先潇感叹。

        他想起自己前世和父亲似乎也是这样,很少交流。

        更不会说什么“爸,我爱你”或者是“儿子,我爱你”这种话,两人在一起往往都是沉默。

        楚子航没有搭话,父子都这样吗?

        他想起了自己的爸爸,那个男人从不隐藏他对儿子的爱,恨不得每天24小时把“爱”说给儿子听,为什么呢?

        “为什么?”他问了出来。

        “什么?”先潇被楚子航突然的发问弄得有些不解。

        “为什么基本所有父子间的爱都很难表达?”楚子航问得很认真。

        “啊,这……”先潇看着楚子航的神色,他没想到自己的随口一说楚子航却很上心。

        “都是男人,抹不开脸,说不出口吧;还有,总想着以后有的是机会说嘛……”半响,他才回道。

        话语出口,两人都沉默了下来。

        抹不开脸,还有机会……

        “还能有机会吗?”先潇在心里想着。

        这些年他以为自己已经忘了过去,成为了这个世界的原住民,可有些东西,不是时间可以掩盖的。

        楚子航觉得自己好像明白了那个男人为什么毫不掩饰对他的爱。

        对普通人来说,确实有很多机会来对儿子说“爱”,可是混血种呢?

        最顶尖的混血种,执行着最危险的任务,他面对的也许是死侍,更可能是真正的龙族!

        对于他来说,有没有明天是每个早晨都要考虑的事情。

        过着朝不保夕的日子,他随时可能死亡,每次对儿子表达爱的机会,或许都是最后一次。

        “爸爸,是这样吗?”楚子航喃喃。

        他的脑海里又浮现出楚天骄的模样,吊儿郎当的,脸上挂着没心没肺的笑容,躬着腰,讨好地问楚子航今天在学校过得怎样。

        楚子航每天都会在脑海里想一遍楚天骄的样子,这是他每日必做的事之一。

        他害怕自己有一天会忘记楚天骄的模样;

        他害怕自己哪天想起楚天骄需要去翻以前拍的照片;

        他更害怕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会忘记那刻骨铭心的仇恨!

        时间带不走的东西很多,爱与仇恨都是。

        “喂喂喂,中午吃什么啊?”

        突然,一声大喊惊醒了两人的沉思。

        路明非揉着肚子,像是饿狼,不,饿狗一般嚎叫。

        “还不到十一点你就饿了?”先潇没好气道。

        “绘梨衣说她饿了,你说是不是,绘梨衣?”路明非果断甩锅,对着绘梨衣使眼色。

        绘梨衣不清楚什么情况,但听到自己的名字,乖巧地点了点头。

        “你就欺负绘梨衣不懂中文吧,等哪天绘梨衣学会了中文,看你怎么办。”

        先潇太了解路明非什么人了,对他的话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信。

        “走吧,走吧,下楼吃饭,大饭桶。”

        说着,夹着路明非的脖子就往门外走去。

        “松开啊,亚麻得。”路明非大喊。

        “嗯?你这句在哪学的?”先潇问。

        “嘿嘿……是啊,我这是在哪学的,记不得了。”

        “少装。”

        “这句怎么了?”楚子航不解。

        “没什么。”×2

        几人闹着出了房门。

        不过在先潇和楚子航没注意到的时候,路明非眼神突然暗淡了下去。

        “父子表达爱,切,这有什么好难过的,在场谁有这机会?”路明非声音微不可闻。

        他的父母多少年没回过家了,等于没有;

        先潇干脆就是没有;

        楚子航的失踪;

        绘梨衣也只有养父。

        大家都一样有什么好难过的。

        他刚刚就是故意插科打诨,打断先潇和楚子航的那种状态。

        “出来玩,就是要开心嘛。”他想。

        突然,路明非看见一双手在自己眼前挥舞,回过神来。

        “绘梨衣,怎么了?”他看着在他面前挥手想引起他注意的绘梨衣。

        “路明非不高兴,要打游戏吗?打游戏就会高兴哦!”绘梨衣举起纸片。

        路明非一愣,他没想到绘梨衣这个“小呆瓜”竟然能看出他的心思。

        “知道了,吃完饭就和绘梨衣打游戏。”他笑着道。

        “喂,快点啊,这会儿又不饿了是吧!”前方传来先潇的声音。

        “来了!”路明非应道。

        他拍了拍自己的脸,明明是帮他们走出失落,怎么还把自己给陷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