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自龙族开始的神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二章 犬山贺(下)

第六十二章 犬山贺(下)

        当年他背叛蛇岐八家,将昂热这头狮子引入羊群,蛇岐八家自那后就成了卡塞尔学院的分部。

        犬山家族也在秘党的扶持下迅速摆脱困境,甚至越发强盛,成为八家中最强的几家。

        时至今日,日本的风俗业、娱乐业都被他们牢牢把持。

        任何演员歌手明星偶像之类的,都要先拜拜犬山家的码头,得到犬山家的支持才可能发展下去。

        可人在拥有了许多东西后,就会想要拿回丢失的东西。

        犬山贺也不例外。

        家族里的人虽然不说,可背地里都认为他是秘党的走狗,是昂热安插在家族的间谍。

        秘党那边也认为他因为他出身蛇岐八家,无法完全信任他。

        他被两边所怀疑,所警惕,担心他随时出卖他们。

        他是夹在缝中的“鬼”,是所有人心中的间谍。

        这样的日子,他过了六十多年。

        佛曰:受身无间者永远不死,寿长乃无间地狱中之大劫。

        阿者无言,鼻者无间,为无时间,为无空间,为无量受业报之界。

        无间有三,时无间,空无间,受业无间,犯忤逆罪者永堕此界,尽受终极之无间。

        翻译过来就是:无间地狱没有时间空间,不忠不孝之人和反叛之人,会堕入其中,永远不死,永受折磨。

        犬山贺觉得自己已经身处无间地狱了,忍受着痛苦与折磨。

        哪怕他从没有向秘党泄露家族机密,昂热也从未问过他日本的事。

        他的背叛,只有数十年前的引狼入室,但那也是其余七家先背叛了犬山家族!

        “地狱早已开启,我身处其中,在赎罪中了度余生。”

        这是犬山贺到了六十岁才明白的事,于是他退下日本分部长的职位,全心全力为蛇岐八家服务。

        这是他对曾经背叛家族的家族弥补。

        他刻苦锻炼数十年,只为战胜自己的老师昂热,不是对昂热不满,而是证明他是一个值得昂热骄傲的学生。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这是学生对老师最高的回报。

        可今天先潇把他击败,以及对他说的话让他明白了一些事。

        他原本以为自己到了这个年纪,早已看透了人生之事。

        他和昂热的差距只剩下实力,昂热每次电话中对他的教训不过是老人的唠叨罢了。

        已经这么多年了,他早已足够强大,不再是那个懦弱的被美国大兵们踩在脚下的无能青年。

        犬山贺笑了,原来懦弱的自己从未改变,难怪老师每次见面都会狠狠地击打自己,用话语讥讽他。

        他终于明白昂热是为了唤醒他心中的怒火。

        曾经踩在他脸上的是大兵,而现在则是别人对他的看法——背叛。

        这看法把他牢牢束缚在蛇岐八家的利益上,他逐渐变得不像自己,起码不像那为了两个不相识妓女而挥动棍棒的青年。

        他的内心是不赞成蛇岐八家把绘梨衣当做底牌武器的。

        家族的命运要靠女人来掌握,这与曾经以风俗业为生的犬山家有何区别。

        要知道,当时其余七家可都因此而看不起犬山家,犬山家也正因为要摆脱倚靠女人,而险些灭亡。

        可没想到时光流转,曾经被不耻的行为竟然被所有人同意。

        真讽刺,不是吗?

        可他没有反对,人总得合群啊,只要把绘梨衣照顾得好一点,应该能弥补……吧。

        ……

        犬山贺仿佛又看见了几十年前那个被老师一遍又一遍讽刺愚蠢然后击倒在地的青年。

        “看起来是个不怕冲入荆棘丛的小鬼,”昂热冷冷地说,“但是要冲出荆棘丛,才算长大了。”

        犬山贺喃喃道:“老师,我明白了,可是太迟了,我已经老了……”

        他深陷荆棘丛多年,早已遍体凌伤,时至今日恍然大悟,可却没了冲出荆棘丛的力量。

        犬山贺的脸色突然一肃,因回忆而柔软的眼神瞬间变得炯炯有神。

        他用手把凌乱的白发捋顺,整理和服,把衣服的每一个褶皱抹平,即使没有镜子也同样做得一丝不苟。

        俯身捡起地上的断刀,横举腰间。

        在来时他就已经预料到了现在的情形,所以他让所有人不准靠近。

        他从未怀疑过昂热的判断,这是一场他明知必败的战斗。

        他是来赴死的。

        败了,他带不回绘梨衣,家族的期望落空。

        他这个本就有“案底”的人必将被怀疑是故意放走他们。

        唯有死亡,可证明他的清白。

        “不过一死!”

        犬山贺眼睛一瞪,花白的胡子被吹起,手中的断刀向腹部横切……

        ……

        蛇岐八家的会议殿,只有橘政宗独自一人坐在内,黑暗中看不真切他的脸色,一动不动地仿佛睡着了。

        “大家长,犬山家主失踪了,现场只留下一把断刀和大量血迹。”

        秘书小跑到橘政宗身边,有些慌张。

        “谁的血?”

        橘政宗声音没有丝毫起伏,很平静,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平静到令人害怕。

        “正在鉴定,应该快出结果了。”

        秘书答道,正巧这时他的手机震动,拿起一看,脸色大变。

        “出去吧。”

        橘政宗从秘书的脸色中已经得到了答案。

        “是!”

        秘书立刻退下,他感觉此时的大家长就像是一只蓄势待发,随时会暴起吃人的猛虎。

        大殿又恢复了沉静,黑暗中只剩下橘政宗轻微的呼吸。

        不知过了多久,橘政宗突然说话了。

        “犬山贺死了?”

        声音在大殿回响,却没有任何人回应,他就像是在对着空气说话。

        “海里的东西得抓紧了,越来越乱了。”他好像也没指望有回应,继续说道。

        “用好他们兄弟,我有种感觉,他们会有奇效。”

        橘政宗缓缓抬起头,不知何时他的身前竟然坐了一个人,一抬头,几乎要贴在一起。

        黑暗下,两人的脸模糊不清。

        “叮叮”

        手机声突然响起。

        橘政宗接通,打开免提。

        “什么事?”他问道。

        “大家长,少主醒了。”

        “知道了。”

        他挂断电话,看着对面的人:

        “开始吧,我这边会配合好你的,那一天,不远了。”

        手机微弱的亮光照在两人脸上,显得阴森可怖。

        黑暗中竟然是两张一模一样的脸,如同照镜子一般,露出同样诡异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