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自龙族开始的神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一章 犬山贺(上)

第六十一章 犬山贺(上)

        犬山贺拔出腰间的佩剑,看着先潇,黄金瞳瞬间点亮。

        “小心了,我的速度很快!”

        话音未落,他就化为残影消失在先潇面前。

        “铛——”

        刀锋相接。

        先潇在犬山贺消失的一瞬间,村雨就已经砍向一个方向,传来响亮的金铁交击之声。

        “老师确实没说错,连黄金瞳都不用,就可以挡下五阶刹那,厉害。”

        犬山贺收回刀,赞叹道。

        他的言灵是[刹那],可以加快释放者的速度。

        以“2”的阶乘加倍,一阶刹那加快两倍速度,二阶四倍,三阶八倍,四阶十六倍……以此类推,最高可达九阶,也就是五一十二倍速!

        而刚刚他已经用了五阶刹那,三十二倍加速。

        也就是说哪怕他的速度是一米每秒,在五阶刹那的加速下也能达到三十二米每秒!

        这已经是人类极限速度的三倍还多!

        更何况,以犬山贺的混血种体质,速度又怎么可能仅仅一米每秒?

        “刹那,的确很快。”

        先潇甩了甩手,速度够快带来的冲击力也不小,这还仅仅是五阶刹那。

        “不过,轨迹是一定的,太死板了。”他看向犬山贺,如同太阳般明亮的黄金瞳瞬间点燃:

        “全力吧,不然就要结束了!”

        犬山贺看着黄金瞳,来自血统的恐惧让他不敢与之对视。

        “如此高的血统,这就是老师认为我必败的原因吗?”

        犬山贺不敢想象以自己的血统竟然也有不能直视的黄金瞳,哪怕少主和绘梨衣的黄金瞳,也无法做到!

        但他的斗志更胜,全力催动身体里的力量。

        “这是我为老师准备的一招,在极速的领域内,一切招式都是浪费时间的累赘,唯有更快,更快!”

        犬山贺咬牙说道,眼睛里满是疯狂。

        “九阶刹那,一刀斩!”

        九阶刹那,即便是他也很难进入,十次有九次都失败,可今天这就是那成功的一次。

        话音还在空气中传荡,但人影已消失不见,言灵在他全力催动下,五百一十二倍的加速令他的速度可达上万米每秒!

        这样的速度,哪怕是一根草也能打出炸弹的威力!

        先潇的神色前所未有的认真,这样的速度几乎是他常态下的极限。

        眼中金光大放,手臂肌肉隆起,村雨化为一道银光自下而上撩砍。

        强烈的风压让这片空间仿佛起了龙卷风一般,周围的墙壁与地板瞬间裂开崩碎。

        这一刀带起的风压如同武侠片中的剑气一般,一道数米高的刀刃形状剑气瞬间飞出。

        “嘭!”

        剑气划过,地面裂开一道巨大的缝隙,整个上车区数十米长的通道被分为两半。

        良久,烟尘散去。

        一个身影呆呆地站在原地,手上是一把只剩一半的断刀。

        先潇黄金瞳熄灭,归刀入鞘,将村雨放回了网球袋中。

        “确实快,不好应付,就差一点。”

        他拇指和食指凑在一起,表示差得很少。

        然后背起网球袋走过犬山贺的身边,向着休息区走去。

        “让外面的人撤了吧,绘梨衣你们带不走,源君醒了让他亲自来接绘梨衣。

        正好你们蛇岐八家最近不是在和猛鬼众打吗,绘梨衣在我身边很安全。”

        犬山贺没有回应,仍然站着不动,像是石化了一般。

        “犬山家主,”已经走到楼梯口的先潇突然停下开口:“你不是问为什么年轻人对某些东西疯狂,甚至愿意放弃原本的生活吗?”

        犬山贺的身体一颤。

        “飞蛾扑火罢了。

        生来趋光,若被火烧死,死得其所,身化燃料,火光更甚。

        要么一直深处黑暗,最怕的是见过光明……见过光明的蛾子,哪还能抵御火的诱惑?”

        “你不也是扑火的飞蛾吗?校长那通电话不是为了夸奖我,而是为了提醒你,也是请求我,他担心我真的会杀了你。

        这老头,也是挺倔的,话明说就是了。”

        话音落下,先潇已经消失不见。

        “当啷”断刀掉落在地。

        犬山贺倚靠在碎裂的墙上,凌乱的白发随意散落脸庞。

        他就像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失去了所有的力气,瘫坐在地上,过往的画面浮现眼前。

        在他年轻的时候,犬山家是蛇岐八家中最弱的一家,几乎要被踢出家族。

        蛇岐八家并非一直是某八个家族,除了上三家源家、上杉家、橘家外,其余五个家族都是可以替换的。

        犬山家一直经营着风俗业,也就是靠着妓女出卖身体,一直被其他七家看不起。

        到了犬山贺这一代,刚刚好是二战时期,他的父亲(上一代家主)不满足犬山家族地位,因此和右派军官在一起希望搞点大事情让别人改变犬山家靠女人吃饭的印象。

        可是,日本无条件投降了,他父亲受不了,切腹了。

        还不到二十岁的犬山贺成了犬山家唯一的男人,也可能是最后的男人。

        二战之后日本混血种遭到了巨大的冲击,八家之中最弱的犬山家已接近覆灭……

        犬山贺痛苦地闭上眼,那是他最不愿意回想的一段时光。

        犬山家的衰落让别的家族如同闻到了肉味的狼群,毫不留情地撕咬着犬山家族,他们也想在风俗业分一杯羹。

        其余七家都在冷眼等待犬山家的灭亡,这样他们就可以利用选拔新家族加入蛇岐八家,来谋取更多的利益。

        犬山贺的大姐为了捍卫犬山家的可笑尊严死于一场街头斗殴。

        二姐为了保全犬山家,只能将自己献给一位美军上将,以此保护这个破落的家族。

        他却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干着家族的老本行——成为了一名年轻的皮条客。

        他穿着破破的和服,靠给那些入侵自己国家的军人介绍妓女过活。

        在一次交易中,美国大兵们不想付钱而且对妓女施以粗暴。

        他看着那两个妓女抱住胸口和惊恐的眼神,还有如同死人般苍白干枯的大腿,他的愤怒与仇恨彻底爆发。

        “我是犬山家的贺!这些是我们犬山家的女人!美国佬滚出去!”

        他脱下外衣,身上是象征着犬山家的刺青,挥舞着木棒冲进了房间,为两个他完全不认识的妓女争夺她们应有的权益。

        可是他太弱了,大兵们轻而易举就把他打倒,木棒和刺青都没有救他,这些大兵用皮靴狠狠地碾压着他的脸,发出肆意的大笑。

        他终于明白,弱小是最大的罪过,弱者的哀嚎只会给施暴者增加快感。

        他第一次那么渴望力量,哪怕献出自己的生命。

        就在那时,昂热出现了,这个对他来说亦师亦父的人,给了他力量,却拿走了他的尊严。

        他没看清昂热是怎么出的手,大兵们就全都摔倒在地。

        然后只见昂热掏出一个证件,大兵们便立刻爬起敬了个军礼,灰头土脸的离开。

        不知为什么,犬山贺像是突然受到了什么感应一般,疯了似的追上离去的昂热。

        “你跟着我干什么?”昂热道。

        “我知道您一定是很厉害的人物,我是犬山家的贺,犬山家现任家主,我愿意献上我的一切,只求您能帮助我的家族渡过难关!”

        “即使让你背叛蛇岐八家?”昂热玩味地说道。

        “是,即使是背叛!”

        犬山贺卑微地跪在地上,对着这个只认识不过几秒的陌生人疯狂地磕头,

        大姐用生命捍卫的犬山家尊严,混合着血与泪,顺着脸颊流淌落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