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自龙族开始的神在线阅读 - 第六十章 老小孩

第六十章 老小孩

        过山车缓缓停下,游客们从车上下来,脸上还残留着些许刺激过后的余韵。

        先潇扶着魂不附体的路明非走在后面。

        “呕!”

        路明非突然冲向垃圾桶,低头呕吐。

        先潇拍着路明非的后背,憋着笑:“至于吗,你今天可是第二次了。不行去医院看看吧,这事儿瞒不住的。”

        “呕,别以为我听不出来你在说什么,你才怀孕了!”

        路明非脑子在这方面罕见地灵光,即使已经晕晕乎乎还能听出别人内涵他。

        “路明非没事吧?”绘梨衣走了过来,有些担忧地举着小纸片。

        “没事,他……”先潇话语一停,目光扫过游乐园的某处,眼神瞬间一凝,但很快恢复自然。

        “楚子航,你带着路明非和绘梨衣先去休息一会儿,我随后就来。”他说。

        楚子航点点头,扶着路明非就要离开。

        “对了,村雨别带走,借我用下。”

        先潇的声音自身后传来,楚子航身步伐一顿,就要转身。

        “放心,日本现在还没有谁能让我认真,和他们玩玩而已,否则会一直死缠烂打的。”

        先潇的声音再次传来,楚子航止住了转身的动作,犹豫了几秒,继续向前走去。

        “知道了,我们在休息区等你。”

        先潇看着三人离开的背影,脸上的笑容逐渐被冷漠取代。

        他拿起物品台上的网球袋背在背上,双腿微曲,瞬间发力,化为残影,消失在原地。

        ……

        原本热闹的过山车游玩区此时已经被一群黑衣人封锁。

        游乐园的大喇叭循环播报“有不法分子潜入过山车游玩区中,相关部门正在实施抓捕,请大家配合离开。”

        此话一出,游乐园的游客立即向乐园外离开,尤其是在过山车附近的游客,一个个抱着孩子,争先恐后地离开。

        好在日本常年天灾不断,对于应付这种突发情况很有经验,人群没有过于慌张而引发踩踏事件。

        没人好奇为什么不法分子会去过山车区,也许犯罪的人就是喜欢找刺激。

        “八号,报告情况!”

        “目前已经封锁区域!”一个黑衣人按着耳机回应道。

        “原地待命!”

        “是!”

        两分钟后,一辆加长黑色轿车在过山车游玩区前停下,一个穿着和服的白发老人自车上走下。

        “犬山家主!”黑衣人迎接过去。

        “他们还在里面?”犬山贺问道。

        他盯着高低起伏,一圈又一圈的过山车轨道,不知道在想什么。

        “是的,家主,可以确定他们还在里面。”黑衣人毕恭毕敬地答道。

        “普通人疏散完了吗?”

        “疏散完了,家主!”

        “行了,那你们守好这里,没我的命令不准进去!”

        “是!”

        黑衣人看着犬山贺的背影,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家主不让他们进去,可家主的命令他不敢质疑,立刻走回原地,警惕着四周。

        犬山贺踏上过山车的上车区,过山车就停在轨道里,空无一人。

        他缓缓坐上停止不动的过山车,像一个从未坐过过山车的普通老人一样,好奇地摸摸这儿,摸摸那儿。

        “应该先把安全压杠扣上。”

        突然,一个声音传来,先潇慢慢从一旁的楼梯口走出,网球袋还背在身上

        “哦?是这样吗?”犬山贺丝毫没有因为先潇的突然出现而惊讶,反而按照他说的那样扣上了安全压杠。

        “能陪我这个老头子玩一次这个东西吗,我挺好奇的。”

        他看向先潇,诚恳地请求,与往日冷酷的样子判若两人。

        “犬山家主这么大年纪还玩这些?”先潇有些奇怪道。

        蛇岐八家会派来犬山贺他并不奇怪,毕竟源稚生重伤了,蛇岐八家明面上最高的战力就是犬山贺了。

        但他没想到犬山贺竟然没有喊打喊杀,反而邀请他玩过山车。

        “人老了,对很多东西都没有了欲望。看着年轻人对某些东西趋之若鹜,为之疯狂,就好奇这东西究竟有着怎样的魔力,能让他们放弃原本的生活。”

        犬山贺靠在座位上,话中有话。

        先潇眉头一挑,也走进了过山车,坐在他的旁边。

        “怎么,很奇怪我为什么不直接动手,把绘梨衣带走?”犬山贺笑着看向先潇。

        “有点,我以为要打架了,还特意去把这一片的摄像头都打烂了。”

        先潇摊摊手,他刚刚就是去做这件事才离开的。

        “哦?你知道辉夜姬?老师告诉你的?啊,对了,我的老师就是你们的校长,昂热。”

        犬山贺自问自答,提到昂热时眼中感情很是复杂,既有崇拜又带着仇恨。

        “校长没说,但我知道的比你们想得多。”先潇否认了他的话。

        “哈哈,你果然像老师说得那样有趣,真是神秘啊,可惜,我已经过了好奇别人秘密的年纪了。”

        犬山贺突然笑了起来,褶皱的皮肤如同树木的年轮,一道一道皆是岁月的痕迹。

        “校长和你提过我?”先潇问。

        犬山贺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他,长吐了口气,感概道:

        “是啊,这还是老师第一次和我提起某个学生呢……就在昨晚,老师打了电话给我,问我你们的情况。

        我原本以为老师是知道了什么,想让我关照你,起码保证你们的生命安全。

        可我错了,我和老师说你们惹火了蛇岐八家之后,你知道老师和我说了什么吗?”

        犬山贺问道,眼神愈发奇怪。

        先潇没说话,只是看着他。

        犬山贺没卖关子,仿佛受到了打击一样,苦笑道:

        “老师说‘阿贺啊,如果和先潇打了起来,记得提前告诉他你是我的学生,看在我的面子上他不会杀你的’。”

        他顿了顿,笑容收敛,眼里满是不甘。

        “哈哈,你说多嘲讽,老师竟然早早地就认定了我输。

        这么多年,我一直以打败老师为目标,从未停止苦练。

        可到头来,我在老师心里的实力竟然连一个十几岁还没正式入学的学生都不如吗?”

        先潇没说话,他没想到昂热竟然对他这么有信心。

        “那么,先君,能让我看看你的实力吗?我相信老师的判断,可我却不甘就这么被判定失败!”

        犬山贺突然大声说道,眼神如同鹰隼般锐利,紧盯着先潇,郑重地语气如同武士间下战书般认真。

        他称呼先潇为“先君”,代表此时已经认可了他的地位与自己平等。

        没有年龄上的长辈与晚辈,也没有蛇岐八家家主和本部学生的身份。

        他们只有一个身份,对手!

        犬山贺走下过山车,对着先潇深深鞠躬:

        “拜托了!”

        先潇看着这个已经白发苍苍的老人,内心也升起了尊重。

        这是个真正的武士。

        “何必呢,这么大年纪了,还打打杀杀的,校长说你不行你就信了?非得和他较这个真?”

        先潇也站起了身,走下过山车,至犬山贺的对面。

        他拿下背后的网球袋,一边拉开拉链,一边说:

        “中国有个词叫作‘老小孩’,意思是人越老脾气性格、行为举止越像小孩子一样。”

        “很恰当,看来我就是‘老小孩’了。”犬山贺露出一丝笑容。

        “我是个尊老爱幼的人,对于老人的请求,力所能及的,我一般都会答应……”

        先潇抽出网球袋中的村雨,刀锋指向犬山贺,蓄力待发。

        “那么,请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