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自龙族开始的神在线阅读 - 第五十九章 过山车

第五十九章 过山车

        茂密的森林将阳光隔绝在外,一颗颗参天古树散发着不属于现代社会的狂野气息。

        潮湿的泥土与阴暗的环境是蛇虫最爱的栖息之所,各类蚊虫毒蛇在此生存繁衍,这里是它们的天堂。

        日本政府常常拿这片森林作为例子来证明他们的“绿色发展”做得有多好,甚至喊出“日本是最爱护自然的国家,最能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国家”的口号。

        可实际上,这片森林之所以能保留至今,不过是不具备开发条件——赚不到钱。

        不如留下来当做他们的遮羞布,没准还能骗个“爱护自然”的国际名声,好多引来一些人傻钱多的富豪投资。

        森林深处,这里本该是猛禽蛇虫的乐园,不过此时方圆百米内却连一声虫鸣都不曾听见。

        动物对危险的感知要比人类灵敏得多,这是它们每日在“猎人”与“猎物”的角色之间切换所练就的。

        而这片区域,就有着让他们感到极度危险的气息,死亡的威胁令他们不敢靠近。

        “吼!”

        突然,一声巨大的兽吼在林间回荡。

        一只如同人形蜥蜴的怪物,金色的瞳孔中充满嗜血的疯狂,不过却被手臂粗细的铁链牢牢绑在参天的古木上。

        “小暮,我来看你了。”

        男人自林间走来,穿着宽大的白色武士服,腰间挂着一把长刀,雌雄难辨的秀美脸庞,如同从古代穿越而来的剑客。

        他缓缓走到怪物面前,面对着面容可怖狰狞的怪物,他的眼中没有丝毫厌恶恐惧,反而满是温柔。

        “吼!”

        怪物看到男人后更加激动,疯狂地挣扎着铁链,张大了嘴想要咬碎眼前的人,可却被绑着动弹不得。

        男人面色毫无波动,拿出一张手绢,擦了擦怪物嘴边流淌而下的口水。

        “小暮,快了,我就要为你报仇了。”

        他慢慢坐在怪物身旁,像是在和情人聊天一般,语气轻柔。

        “绘梨衣被抢走了,我知道她很重要,否则绝不会在蛇岐八家有那么特殊的地位。

        王将一定藏在蛇岐八家,我大概能猜到他的计划,进化,哈哈哈,他这种虫子竟然也想进化!”

        男人的笑声逐渐癫狂,秀美的脸被疯狂之色完全替代,显得格外狰狞。

        笑了一会儿,男人停了下来,他站起来温柔地看着怪物,贴在它的耳边,如同恋人的亲密耳语:

        “小暮,等着吧,我会让他们都付出代价。哥哥,妹妹,还有……王将!

        那么,先从谁开始呢?

        哥哥从我身边夺走了你,那如果他最爱的妹妹也变成了这样,他会怎么样呢?斩鬼的刀会刺穿妹妹的心脏吗?”

        男人又哭又笑,如同林间恶鬼。

        ……

        “我先声明,我不是不敢,过山车这种东西有什么不敢的?只是啊,你们看没看过柯南,云霄飞车杀人事件知道不?柯南就是坐了过山车才变小的。”

        路明非一本正经的胡扯。

        “柯南不是吃了药才变小的吗?”绘梨衣举起纸片。

        她作为资深宅女,几乎没有她没看过的动漫,对各种动漫的剧情人物了如指掌。

        “所以啊,他不坐过山车哪能遇得到杀人事件,不遇到杀人事件哪能被喂了药,这说明什么?这说明过山车不详啊!”

        路明非瞪着眼睛,做出恐怖的表情,想吓住绘梨衣。

        “少废话,变小了你还赚了,走,马上要开始发车了。”

        先潇一把拉过路明非,转头对还在思索路明非话的绘梨衣道:

        “绘梨衣别听他瞎说,他就是胆子小,不敢坐,我们走。”

        是这样吗?

        绘梨衣狐疑地看了一眼路明非。

        这一眼给路明非的自尊带来了巨大的伤害,他的心底瞬间拥入无穷的勇气,挣脱先潇的手,义正言辞地道:

        “胡说八道,我堂堂男子汉,怎么会怕一个小小的过山车?既然有奸人污蔑于我,我自然要自证清白,走,谁不坐谁小狗!”

        他扫了眼先潇,口中的“奸人”指谁不言而喻,说完,一马当先向过山车走去。

        “怎么,男子汉退缩了?谁不坐谁小狗哦。”先潇看着站在过山车前不动的路明非道。

        “谁说的?我只是觉得这个过山车不够刺激!”

        路明非嘴硬,心里却已经打起了退堂鼓,至于当小狗,呵,大丈夫能屈能伸!

        他看向那在空中蜿蜒曲折隧道,高低起伏,连续三个大圆圈差两个都能组成奥运五环了。

        路明非觉得自己的腿有点发软。

        先潇也不拆穿他,把绘梨衣在过山车上安置坐好后,把他按进座位,自己坐在他身旁。

        不顾路明非发白的脸,道:“嫌不够刺激安全压杠别扣就行,那就够刺激了。”

        你听听,这说的是人话吗?

        路明非连忙扣好安全压杠,双手紧握杠把,咬牙切齿的样子仿佛坐的不是过山车,而是奔赴战场。

        突然,他感觉后背被什么戳了一下,以为是过山车启动了,立刻闭上眼睛发出杀猪般的尖叫。

        可半天没有感觉,路明非睁开了眼睛,发现过山车没动,周围人都用诧异的眼光看着他。

        他转头看向身后,恼羞成怒道:

        “楚师兄,人吓人吓死人好不好!”

        楚子航无奈地收回手指,他和绘梨衣坐在路明非身后,刚刚戳路明非想说他要是实在害怕就别玩这个了,没想到路明非反应这么大。

        “游客们,过山车就要启动了,请大家确认安全压杠已经扣好……”发动提示音传来。

        路明非转回头,深吸口气,咽了口口水,双眼紧盯前方。

        过山车缓缓启动,在隧道上逐渐加速。

        推背感与失重感逐渐加重,随时被甩出去的感觉让人体内的肾上腺素疯狂释放,导致心跳剧烈加速,这种刺激感令他们不由得尖叫出声。

        路明非就是“他们”中的一员,而且是“中流砥柱”。

        从过山车启动他就一直尖叫,丝毫没有停歇的意思。

        绘梨衣也很激动,不过以她的身体素质,还不至于控制不住喊出声。

        只是瞪大了眼睛,两只手紧紧捂住嘴,小脸憋得通红,看起来像只红色的河豚,很是可爱。

        先潇和楚子航则很淡定。

        先潇是因为过山车的速度他完全感觉不到激动,他连周围快速闪过的景色都能看清,甚至连心跳次数都没有变化。

        而楚子航则纯是了解过山车的出事概率,绝对的冷静。

        他知道过山车很安全,出事故的概率要比飞机失事还低,之所以恐惧只是因为身体本能的反应,而这种恐惧他能够克服。

        过山车即将到达第一个大圆圈隧道,在这里过山车将冲上隧道的顶端,车上的人都会到挂着再俯冲下隧道,是过山车最刺激的部分。

        坐在绘梨衣旁的楚子航突然拿出一团棉布,塞进绘梨衣的手中。

        这是先潇之前嘱咐他做的,让他到过山车最刺激时把这团布递给绘梨衣。

        他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但还是照做了。

        绘梨衣吃了一惊,看向布团的眼中闪过一丝失落。

        不过她很快反应过来,在楚子航惊讶的目光中把布塞进了嘴里,紧紧捂住。

        过山车冲上圆圈隧道顶端,剧烈的失重感让人失去理智。

        “啊!!!”车上的游客全都竭斯底里地发出尖叫。

        除了先潇,楚子航,还有捂住嘴的绘梨衣,以及两眼呆滞,早早瘫软在座位上,如同一条失去梦想的咸鱼的路明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