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自龙族开始的神在线阅读 - 第五十八章 绘梨衣的礼物(下)

第五十八章 绘梨衣的礼物(下)

        绘梨衣买的这些玩偶都是《神奇宝贝》里的小精灵。

        “绘梨衣就是为了给我们买这个才跑走的吗?”先潇把玩着手里的“凤王”玩偶问道。

        “来的时候看见这里有卖,绘梨衣想给你们送礼物。”绘梨衣点点头,接着写道:

        “凤王很神秘,有着神奇的力量,会给人带去幸福,送给先潇;

        超梦冷冷的,看起来凶凶的,可是内心很好,像楚子航;

        路明非呆呆的,可是游戏打得很棒,送给他可达鸭;

        哥哥不喜欢管事情,想要去摆摊,懒懒的,像个乌龟,就给他杰尼龟。”

        绘梨衣写了满满一张纸片,解释为什么要送给他们这些精灵。

        “你们喜欢吗?”绘梨衣大眼睛里满是期待。

        先潇和楚子航相视而笑,一齐道:“喜欢!”

        听到他们的回答,绘梨衣也露出开心的笑容。

        “不过,绘梨衣怎么没说为什么给自己买波克比?”先潇逗着绘梨衣。

        绘梨衣的脸一下通红,害羞地低下头不敢看他们眼睛。

        她不好意思说因为波克比总是被捧在手心,大家都宠着它。

        先潇其实早就猜到原因,故意问就是想看绘梨衣害羞。

        楚子航当然了解先潇的恶趣味,踩过他的脚拉走绘梨衣。

        “绘梨衣,不要理他,这个人不是好人。”

        “是是是,楚师兄最好了。”先潇跟上,两人一左一右拉着绘梨衣渐行渐远。

        ……

        蛇岐八家的议事殿内,气氛低沉得可怕。

        圆桌的八个座位只有五个有人落座,还有三个座位空着。

        橘政宗看着空着的座位,神色越发阴沉,仿佛要低下墨水。

        他率先打破沉静,喝道:

        “各位,这是蛇岐八家近百年来从未有过的情况!”

        四位家主脸色都不太好看,各自皱着眉思索着什么,没有说话,听着橘政宗接下来的话。

        “蛇岐八家的少主重伤昏迷,上杉家主失踪超过十个小时!这是何等的荒唐之事!”

        橘政宗的手狠狠拍在桌子上,声音中的怒火仿佛海中汹涌澎湃的巨浪,在殿内回荡。

        “现在,我们不得不怀疑,本部学生来日本的目的,本部究竟是不是发现了蛇岐八家的秘密,我们的计划,必须得提前了!”

        四位家主听到这话都是面色大变,犬山家主向来最讲规矩,可这时却第一个站起,锐利的目光盯着橘政宗的双眼道:

        “大家长,那个计划不是还没有做好准备吗,现在提前,我不能同意!”

        “是啊,大家长,现在提前怕是太过仓促了,而且,少主现在昏迷,绘梨衣也失踪,即便是想要开始计划也没有条件啊。”风魔家主风魔小太郎也附和道。

        “计划……”橘政宗刚想说话,就被一个声音打断。

        “大家长,找到上杉家主了!”

        樱井家主快步走进殿内,柔美的脸上满是喜悦,不过眼中却有着一丝难以掩盖的疲惫。

        “各位,辉夜姬监测到上杉家主在东京游乐园出现,同行的还有本部学生!”

        她在手机上点了几下,大殿的墙面上顿时投影出画面,正是绘梨衣几人在游乐园的景象。

        “我已经派人过去了,不过游乐园人太多,万一他们反抗,恐怕不好处理。”樱井家主有些担忧地道。

        几人看着墙面上绘梨衣跟着先潇三人,拿着大棒棒糖从这边玩到那边,不难看出,这绝对是场你情我愿的“绑架”。

        “少主不在,绘梨衣恐怕不会听我们的……”龙马家主道。

        几位家主闻言都沉默了下来。

        绘梨衣只听她哥哥源稚生的话,对他们的话可没有那么言听计从,看画面上绘梨衣高兴的样子,估计很难劝她回来。

        橘政宗闭着眼思考了一会儿,突然睁开眼对着一旁犬山家主道:

        “犬山家主,只能麻烦你亲自走一趟了。”

        “大家长,我……”

        橘政宗手一挥,打断了犬山家主的话:

        “绘梨衣不听话也绝不会和你动手,你只要制服本部的学生,绘梨衣自然也就乖乖就范了,你的言灵和实力最合适。”

        “是,大家长。”

        橘政宗话已经说成这样,犬山家主只能答应,想到画面中绘梨衣开心的笑脸,内心有些无奈。

        ……

        “什么嘛,可达鸭?我哪里像它了!”

        路明非拿着绘梨衣送给他的可达鸭玩偶气得跳脚。

        他看着浑身通黄,一只爪子摸着脑袋,瞪着双白多黑少的眼睛,一看就傻里傻气的可达鸭。

        再看看先潇手里神气非凡,展翅翱翔的凤王,楚子航手里冷酷高傲的超梦,心里更气了。

        “路明非不喜欢礼物吗?”绘梨衣举起纸片,看着手舞足蹈的路明非,扯了扯先潇的衣角。

        “不是,他是太喜欢了才这么激动。你说是不是啊,路——明——非?”

        先潇走到路明非身旁,满脸“亲切”笑容,搂着路明非的肩膀,“轻轻”拍着他的后背,发出“啪啪啪”的声音。

        “嘶……是,是,我太喜欢了,谢谢绘梨衣。”路明非憋着痛,表情扭曲地笑着感谢绘梨衣。

        绘梨衣没看出路明非的口不对心,听到路明非的感谢满足地笑了。

        “希望哥哥也能喜欢杰尼龟,那样绘梨衣的礼物就都选对了。”绘梨衣心想。

        “绘梨衣买礼物就不错了,你还挑三拣四的!”先潇瞪着路明非低声说道。

        “我哪里像可达鸭了?”路明非不服地小声回应。

        先潇拿过路明非手上的可达鸭,举起放在路明非脸旁,仔细端详了一会儿,认真地说:

        “不能说像。”

        “你看,我就说吧。”路明非觉得先潇总算说了句人话。

        “只能说一模一样。”

        先潇又说道,看了眼可达鸭,又看了看路明非,还煞有其事地点点头。

        “我和你拼了!”

        “别别别,开玩笑的,礼物看重的是心意,不在乎送的是什么,心意到了送什么都一样。”先潇安抚道。

        “那我拿‘可达鸭’和你换‘凤王’。”

        路明非可不傻,没被先潇忽悠到,说着就要抢他手里的凤王。

        先潇手一举,躲开路明非。

        “那不行,我不和你换。”

        “为什么,不是说心意到了都一样吗?”

        路明非偷袭不成,身高不够又够不着先潇手里的凤王,只能怒视着他。

        “确实都一样,但我主要不喜欢黄色。”先潇面不改色地道,态度很坚决。

        “罢了,这厮皮太厚。”路明非心道,把目光转向了楚子航。

        楚子航感受到路明非火热的目光,默默转过身,给他留下一个挺拔的背影。

        “不换!”话语一如既往的简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