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自龙族开始的神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七章 绘梨衣的礼物(上)

第五十七章 绘梨衣的礼物(上)

        “绘梨衣,碰碰车好玩吗?”先潇对着下了车的绘梨衣问道。

        “好玩!?(●′?`●)?不过……”绘梨衣高兴地举起牌子,很快又有些心虚地看了眼身后。

        不一会儿路明非脸色发白,脚步虚浮地走了过来,弯着腰靠墙一阵干呕。

        楚子航拧开一瓶矿泉水递给路明非,轻轻拍打着他的后背。

        过了一会儿,路明非挥挥手,示意自己好了许多,楚子航不用继续了。

        “你这是……晕车了?”先潇看着路明非,有些迟疑地说道。

        晕车他知道,有些人坐车就会想吐,但晕碰碰车的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绘,绘梨衣开得太猛了,一直撞我,我被撞得,呕!”

        也许是想起了刚刚被绘梨衣凶残撞击的画面,路明非又干呕了起来。

        先潇和楚子航都诧异地看向绘梨衣,没想到她乖巧的外表下还隐藏着这样调皮凶猛的内心。

        绘梨衣看见两人的目光,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她第一次玩碰碰车,有点兴奋过头了,那么多人她只认识路明非,只能逮着他猛撞。

        她像是想到了什么,写了张纸片塞给先潇,突然向一个方向跑去。

        “绘梨衣,你干什么去,路明非没事的!”

        先潇大喊,可绘梨衣完全没有反应。

        他看向手中的纸片:“你们等我一会儿,我马上就回来。”

        什么情况?

        三人对视,都是满眼疑惑。

        “要不要跟上,游乐园人很多,绘梨衣她一个人容易走丢。”楚子航说,这么一会儿绘梨衣已经挤入人群消失不见了。

        “我们去找,路明非在这等着绘梨衣,回来了给我们发信息。”先潇当机立断。

        路明非比了个“ok”,他这会儿还没恢复,有点恶心头晕,留在这儿等绘梨衣正好。

        先潇两人立即出发,向着绘梨衣离开的方向找去。

        此时游乐园内,一个可移动的小亭子外面围了一圈又一圈的小朋友,他们看着亭子里摆放着的各种各样玩偶玩具,不时发出惊叹。

        “爸爸,帮我买一个嘛,我喜欢那个皮卡丘,给我买嘛,买嘛!”

        一个小孩正抱着他爸爸的腿摇来摇去,精通“撒娇”“打滚”“不买不走”三式奥义。

        而同样的画面在这里屡见不鲜,不过绝大多数家长都满足了孩子的愿望,无奈地付钱后抱着欢天喜地的孩子离开。

        此时,亭子外一个红发穿着巫女服的少女格外引人注意。

        明明和周围孩子年龄相差很大,蹲在那里和站着的孩子差不多高,可却十分融合,一点不觉得突兀。

        “小姑娘,喜欢哪一个?”老板笑着问。

        绘梨衣伸出手指,在众多玩偶上空掠过,最终指了五个玩偶。

        “是这五个吗?那我给你包起来了。”老板见来了个大客户,很热情。

        绘梨衣快速地点头。

        老板把绘梨衣挑选的五个玩偶拿出来,放在礼品袋中,递给了她。

        “一共三万日元。”

        绘梨衣接过礼品袋,仿佛没听到一般,起身就要离开。

        “喂,小姑娘,还没付钱呢,一共三万日元!”老板见绘梨衣要走,急了,大喊道。

        绘梨衣听见老板的喊声,回头疑惑地看着他,指了指自己。

        老板走到绘梨衣面前,陪着笑道:

        “小姑娘,你忘了给钱了。”

        钱?

        绘梨衣疑惑地歪着头,写了一张纸片:“什么是钱?”

        老板不敢相信地看着绘梨衣,笑容逐渐尴尬:

        “小姑娘,别闹了,我这是小本生意,还有很多人要买,挺忙的。”

        绘梨衣茫然地看着老板,她从来没有碰过钱,她对钱不感……

        她对钱没有概念,她想要什么蛇岐八家都会为她准备好,脑子里压根就没有买东西要花钱的概念。

        老板见绘梨衣当然神色不似作伪,心想这么漂亮的女孩难道是个傻子,不过态度却强硬了些:

        “不给钱就不能拿东西,你还给我吧!”

        说着,就要拿走绘梨衣手上的礼品袋。

        绘梨衣下意识地就把礼品袋往旁边一躲,后退两步。

        “你这姑娘怎么回事,不给钱就拿东西。”老板也有些生气了,大喝道。

        周围的人听到声音,都围了上来看热闹,不一会儿就把两人围了一个圈。

        人多嘴杂,很快就搞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对着绘梨衣指指点点。

        喧闹嘈杂的声音不断涌入绘梨衣的耳朵,她不知所措地后退,可四面都是人,她不知道该往哪退。

        周围人的议论声与各种各样的眼神让她有些害怕,她觉得世界都在摇晃,眼前的人出现许多重影。

        她紧紧地抱着礼品袋,仿佛暴风雨中的一叶小舟,面对周围的滔天巨浪随时都会倾覆。

        无穷的恐惧袭来,巨大的压力下,她的喉咙微动,有些控制不住地要发出声音……

        “绘梨衣,别怕,没事,有我们在!”

        就在她即将出声之际,突然一双手把她拥入怀中,一只手摸着她的秀发,另一只手轻拍她的后背。

        绘梨衣倚靠在男人的胸口,听着他胸膛中有力的心脏跳动声,“咚咚——咚咚”,慌乱的心突然静了下来。

        “绘梨衣没事吧?”楚子航看着靠在先潇怀里的绘梨衣问道。

        “应该安稳下来了。”

        先潇松了口气,他是知道绘梨衣的血统和言灵的,如果绘梨衣刚刚失控,这里现在就会变成一片血海。

        “怎么回事?”

        楚子航听到绘梨衣没事后放下心来,担忧地面庞瞬间化为万年玄冰,锐利的目光盯着老板问道。

        老板只感觉这个年轻男孩子的目光仿佛刀子一般,让他不敢直视,结结巴巴地道:

        “她,她,买东西,没,没给钱。”

        “多少?”楚子航说话一如既往的简洁。

        “三,三万。”

        “给你,走吧。”楚子航点出三万日元,拍在老板的手上,冰冷的眼神让拿了钱一溜小跑的老板只感觉如芒在背。

        理直气不壮是怎么回事?

        “绘梨衣,还好吗?”

        楚子航走到先潇旁,眼神和语气瞬间柔软,轻声问还闭着眼靠在先潇怀里的绘梨衣。

        绘梨衣耳朵动了动,慢慢抬起头,仿佛大梦初醒一样,睁开闭着的眼睛,玫瑰红的眼眸中还残留着一丝恐惧。

        突然,她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把怀里紧抱着的礼品袋举起,递到先潇和楚子航两人面前。

        “送给我们的?”先潇问道。

        绘梨衣点点头,蹲在地上,从礼品袋中拿出两个玩偶,分别塞给先潇和楚子航。

        “凤王是给先潇的,超梦给楚子航,还有可达鸭和杰尼龟,分别给路明非和哥哥,绘梨衣的是波克比……”绘梨衣举起纸片,认真地归属着玩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