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自龙族开始的神在线阅读 - 第五十六章 游乐园

第五十六章 游乐园

        东京游乐园,日本最大也是最著名的游乐园,占地一百五十多公顷,各种娱乐设施应有尽有。

        数十米高的摩天轮在空中缓缓旋转,如巨蛇腾空环绕的过山车传来阵阵尖叫,巨大的海盗船,刺激的坠楼机……

        绘梨衣看得眼花缭乱,这些她都只在电视上见过,家族的人都绝对禁止她来游乐场,连她的哥哥源稚生在这一点上态度都很坚决。

        “绘梨衣想要从哪开始?”先潇的声音传来。

        他和楚子航一个抱着半人高的桶装爆米花,一个举着两个超大棒棒糖——有两个人脸大的那种。

        “给你们买的。”

        楚子航把棒棒糖分别递给了绘梨衣和路明非。

        绘梨衣很开心地接了过去,看着五颜六色的棒棒糖很喜欢,眼睛笑成了一轮弯月。

        倒是路明非尴尬地摸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了看四周,发现没人注意后才小声说道:

        “楚师兄,给绘梨衣买棒棒糖就行了,干嘛给我也买一个,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举着这么大的棒棒糖吃也太奇怪了吧。”

        楚子航还没说话,先潇就走了过来给了路明非一掌:

        “给你吃的还啰嗦,绘梨衣是小孩子,你就不是了?你还不一定有绘梨衣大呢。”

        “什么?”路明非震惊地看了眼一脸单纯稚嫩的绘梨衣,不能接受自己比绘梨衣小,“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比绘梨衣小?”

        “等着。”先潇瞥了眼路明非,转头对举着棒棒糖欣赏的绘梨衣问道:

        “绘梨衣知道自己多大了吗?”

        绘梨衣一呆,想了想把棒棒糖夹住,举着双手,一只手伸出一根手指,另一只手比了个“六”,意思自己十六岁了。

        “呼,还好,还好。”

        路明非松了口气,自己也是十六岁,而且再过几天就要过十七岁生日了,总不能比绘梨衣小吧。

        “绘梨衣生日是哪一天?”先潇继续问道。

        绘梨衣这下没法再用手指比划了,想写纸片又不舍得放下棒棒糖,很纠结。

        好在楚子航看出了她的想法,接过了绘梨衣手上的棒棒糖,给她腾出了手写字。

        绘梨衣不舍地看了眼棒棒糖,又看看楚子航,好像在说“等会儿记得还给我哦”。

        她快速地写了纸片一把塞给先潇,又期盼地对着楚子航伸出小手,大眼睛紧紧地盯着棒棒糖。

        楚子航也没逗她,很干脆地把棒棒糖递给了她,要是先潇非得故意装作不给逗逗绘梨衣。

        “12月25日,绘梨衣的生日是圣诞节啊,真是好日子。”先潇看了看纸片,笑道。

        一旁的路明非彻底放松下来,自己的生日是“7月17日”,比绘梨衣要大。

        (ps:这里路明非的生日参考龙二的设定,龙一里路明非生日是1992年2月14日。)

        路明非很担心绘梨衣比自己大,他的心里一直把绘梨衣当作小孩,他无法想象自己喊绘梨衣“姐姐”的样子,那太恐怖了!

        “绘梨衣,走了,我们先去玩碰碰车!”

        路明非确定绘梨衣比自己小后,拿出哥哥的派头来,拉着绘梨衣向碰碰车场地跑去。

        碰碰车场地里多是小孩,开着外面围了一圈厚厚橡胶圈保护的小车撞来撞去,尖叫声,欢呼声不绝于耳,很热闹。

        “绘梨衣会玩吗?”路明非问道。

        绘梨衣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路明非挠了挠头,搞不清楚绘梨衣的意思。

        其实游乐园的设施绘梨衣都会玩,她在电视上看过很多遍这些设施的玩法,常常幻想自己就是电视中在游乐园玩的人。

        可她终究没在现实中玩过,所以她不确定自己会不会玩。

        “那就先玩玩好了,不会也很快就能学会的。”

        先潇走了过来,摸了摸绘梨衣的小脑袋。

        “今天绘梨衣可以把游乐园的所有东西都玩一遍,不用着急回去。”

        绘梨衣眼睛一亮,脸上洋溢出幸福的笑容。

        小脑袋如同小猫咪一样向上蹭了蹭先潇的手掌心,和路明非分别钻进一辆碰碰车里。

        不过她却没有立刻开始玩,而是从小车窗探出头,看着在场地外站着的先潇和楚子航,指了指一旁空着的碰碰车,示意他们一起来玩。

        先潇一笑,和她比了个“ok”的手势,让她先玩。

        绘梨衣没有多想,收回脑袋,启动碰碰车“驰骋疆场”,追着路明非撞得他人仰马翻,哇哇大叫。

        “怎么不去玩?”先潇看向一旁的楚子航。

        “你不也没去吗?”

        “我现在的身体,上去怕是要把车压得开不动。”先潇苦笑着摇摇头,有些无奈。

        “怎么了?”楚子航目光一凝,他和先潇朝夕相处,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没什么,就是身体强度提高了,自然而然,体重也加上去了,毕竟密度大了嘛。”

        先潇摆摆手示意他不要紧张,继续说道:

        “也没什么影响,就是一般的自行车,还有这些东西玩不了而已。”

        楚子航闻言松了口气,他还以为先潇的身体出了什么问题。

        “好事,不是吗?”他眼里闪过一丝羡慕与急切,先潇的变化意味着实力的增强,那是他向往的东西。

        楚子航呼吸逐渐加重,眼睛隐隐变成金黄。

        “也许吧……”先潇不喜不悲,突然发现了楚子航的异常,脸色一正。

        “子航,力量的获取都是有代价的,尤其是龙族的血统。

        用一个恰当的比喻——混血种是在拿自己的灵魂换取力量,力量越强大,你的灵魂就被出卖得越多。

        所以,在你的灵魂,或者说意志力没有那么强大时,不要过于追求力量,否则一定会走上歧路!”

        先潇看向楚子航的双眼,语气逐渐郑重,他很少用“子航”称呼楚子航,可一旦用了就说明他很认真。

        楚子航眼神逐渐恢复清明,冷静了下来。

        他刚刚不知怎的心里就像燃起了一团火,让他失去控制,就好像有恶魔要从心中冲出。

        “[暴血]你是不是还在偷偷用?”先潇叹了口气。

        “对不起……”

        楚子航低下了头,冰冷坚硬的外壳瞬间坍塌破碎,像个犯了错的孩子。

        “我想多使用也许就能适应,稳定下来,早点提升血统……”

        “我说过,[暴血]虽然会提升血统,可你的内心会越来越趋向于死侍化,太过频繁地使用你会失控的,它只能用作生死关头,你竟然拿它当做日常锻炼!”

        先潇怒喝道,他真的生气了。

        如果不是这次他看出了楚子航的异常,恐怕只有到楚子航彻底失控他才能发现,可那时还有什么用?

        原著里楚子航虽然也常用[暴血],可那也是在执行任务时,究竟怎么了他变得这么不冷静。

        “我想分担一点,先潇,我不想只能躲在你身后旁观了,那天晚上我就躲在爸爸身后,我已经躲够了!”

        楚子航突然抬起头低吼道,可说完就仿佛泄了气一样,又低下了头,眼里满是不甘与懊悔。

        先潇一愣,他没想到楚子航这么做的原因竟然和自己有关,他也沉默了。

        半响,先潇低沉的声音传出:

        “什么躲不躲的,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这叫识时务,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能把你们挡在身后,正是我力量存在的意义,如果你是我,你也会的啊……”

        楚子航身体一震,抬起头看向先潇。

        “再说,会有机会你也能冲在前面的,你们都有机会……顺利的话,那一天,不远了……”

        先潇的声音微不可闻,眼眸微闭,意识空间的一团金色光球沉沉浮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