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自龙族开始的神在线阅读 - 第五十四章 风起

第五十四章 风起

        “确定没有了?”

        “没有了。”路明非竖起三个手指,肯定地点头。

        “好,那我们走吧。绘梨衣,我们先走了,你休息吧。”

        先潇对正蹲着拆解大包袱的绘梨衣打个招呼,就准备离开。

        “不打游戏吗?”

        绘梨衣一下抬起头,迅速写出纸片,眼里闪着星星。

        先潇有些哭笑不得,像哄小孩一般道:

        “已经很晚了,绘梨衣还不洗澡睡觉明天去游乐场会困的。”

        绘梨衣听到这话蹙起了眉头,游乐场很想去,可是游戏也很想玩,她有些难以取舍。

        突然,她的眼睛一亮,想到了个好办法。

        “我们一起边洗澡边玩游戏,这样就不耽误休息了!(?`???′?)”

        绘梨衣举起纸片,觉得自己机智得一批,放下纸片就要脱衣服。

        宽大的巫女服衣领退下,露出雪白圆润的肩头……

        “我靠!”一句国粹脱口而出。

        “嗖——”地一声,先潇拉着路明非和楚子航瞬间消失在房间。

        绘梨衣只听见“咚”的一声房门被关上,疑惑地歪了歪头。

        怎么,他们不喜欢和绘梨衣一起洗澡吗?

        绘梨衣不解地耸了耸鼻子,拿起小黄鸭,走进了浴室……

        ……

        ……

        ……

        源氏重工,此时大楼被数不清的黑衣人团团围住,即便已经是夜晚,仍然引起许多人围观。

        大楼49层,一众黑衣人跪在地上,五体投地,身体不住地颤抖。

        “大家长,是我们没用,没有保护好上杉家主,请大家长赐死!”

        一个男人不顾身上的伤势,拼命地磕着头,不一会儿,额头就血肉模糊。

        他是护卫队长,上杉家主失踪了他难辞其咎。

        男人的面前站着一个身穿和服的银发老人,正是蛇岐八家大家长橘政宗。

        不过此时他的脸上再也不见从前的和蔼,面色冷到似乎要掉下冰碴子,让周围的人感到仿佛有巨石压在心头,连呼吸都小心了一些。

        “你说是有人用类似[王权]的言灵令你们晕过去?”橘政宗冷冷地开口,目光中是无穷的威严。

        “是的,大家主,绝不会错,我以我的姓氏担保!”男人立刻举着手发誓。

        要知道在日本姓氏很重要,尤其是对于出身大家族的人更是如此,姓氏的荣誉远超他们个人的生命,因此拿姓氏担保已经很严重了。

        橘政宗点了点头,看向从通道里走出的樱井家主。

        “防御门被暴力破开,之后又被用来防御通道攻击,奇怪的是绘梨衣的房间没有打斗痕迹,而且她的东西有一些被带走了。”

        樱井家主顿了顿,看了眼橘政宗的脸色,有些犹豫地道:

        “这不像是绑架,反倒是像……离家出走。”

        橘政宗眸中冷光闪过,突然问道:

        “本部的几个学生现在在哪?”

        樱井家主闻言一愣,不知道大家长为什么会提起他们。

        这三个人来日本后太过低调,每天只是出去玩乐,早就被她忘在脑后。

        “应该还在院子,辉夜姬没有给我们警报。”她说道,三人的行踪一直被辉夜姬监视。

        橘政宗点了点头,也觉得自己有些急过头,病急乱投医了。

        就在两人陷入沉默,一阵急促的警报声响起。

        两人面色皆是一变,掏出手机,屏幕上闪烁着红光,刺耳的警报声响个不停。

        “辉夜姬,怎么回事?”橘政宗对着手机喝道,心里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本部学生行踪丢失,有人屏蔽了沿路监控,上杉家主于半小时前被带走!”手机传出冰冷的机械女声。

        “咔嚓”手机被捏的粉碎,橘政宗的脸瞬间变得铁青。

        “立刻搜捕他们,追回上杉家主!”他大喝道。

        “哈伊!大家长!”周围的人立刻四散而去,急匆匆地安排起来。

        “大家长,如果找到了他们,我们该如何应对本部的学生,如果做得太过了,本部那边……”樱井家主有些担忧。

        “如果他们识相,就警告一番,送他们离开日本,如果反抗……”橘政宗眼中狠厉一闪而过,“本部专员被失控混血种袭击,不幸身亡,日本分部表示默哀!”

        樱井家主看着这个如同暴君的老人,她能理解大家长为何这么愤怒,甚至不惜与本部作对。

        龙有逆鳞,触之必怒。而绘梨衣就是蛇岐八家的逆鳞。

        更何况,一但被本部发现绘梨衣的异常,进而了解蛇岐八家的计划,那蛇岐八家的灭顶之灾也就离之不远了。

        ……

        “校长,日本那边出现了情况。”

        宽大的校长办公室内,一个女声响起,打破了正对面而坐的两位老人间的沉默。

        “诺玛,详细说说。”昂热眼中精光一闪,端起红酒抿了一口。

        “今晚日本源氏重工被重重封锁,接着各个家主齐聚,之后整个日本黑道都动起来,似乎是在找什么。”

        “哈哈,看来他们做了不小的事啊!”昂热看起来一点也不意外,好像很清楚日本发生了什么一样。

        “你就这么自信是他们做了什么事?”

        副校长灌下一口酒,语气很是不爽,他最讨厌的就是对面这个老流氓总是胜券在握的样子。

        “当然,我当然对我的学生足够自信。不如我们打个赌,就赌很快日本就会被我的学生所征服,怎么样?不敢就算了。”

        昂热挑衅道,还用上了激将法。

        副校长额头青筋暴起,明知道这是昂热的激将法他还是无法忍受。

        “好,赌就赌,不过要定个期限……七天,就七天!”副校长留了个心眼,把时间定得很少。

        昂热面带犹豫,副校长乘机添把火,道:

        “你不是对你的学生有自信吗,怎么,不敢就算了。”

        “你少对我用激将法,我答应就是了。不过,我要你柜子最里面的那瓶朗姆酒。”昂热坏笑道。

        “fuck!该死的,你怎么知道我的那瓶酒!”副校长急得跳脚。

        那可是他珍藏了近七十年的酒。

        当年的他还是长发偏偏的少年时,那瓶酒就陪伴着他,度过了漫长的岁月,那可是他的挚爱亲朋,手足兄……咳咳,串台了。

        总之,这瓶酒在他心里的地位不下于他的老婆!可现在,昂热这个老混蛋竟然敢觊觎他的老婆!

        副校长敢发誓,如果他的言灵是“黑日”的话,他现在一定要把“黑日”塞进昂热的py里。

        “那我要你那瓶83年的红酒!”副校长报复地喊道。

        “就这?”昂热有些奇怪,八几年的红酒对外面人来说很珍贵,对他们来说却不值一提。

        “是1883年的!”副校长坏笑着大喊。

        “什么!”昂热瞳孔一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