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自龙族开始的神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三章 绘梨衣:这是什么?

第五十三章 绘梨衣:这是什么?

        “麻烦四间房。”楚子航把三人的护照递给前台。

        酒店的装修很豪华,是完全现代化的设计风格,并没有因为在日本就有很浓郁的日本风。

        这是家跨国集团旗下的连锁酒店,据说背景很复杂,实力雄厚。

        楚子航故意选择了这家酒店,因为这种大酒店对客户的资料保管很严密,不会轻易被蛇岐八家查到。

        “好的,先生,麻烦稍等。”

        前台是个落落大方的美女,穿着职业西服,画着精致的淡妆。

        她看着这一群俊男美女(路明非混杂其中),眼睛里闪过一丝惊艳,但很快恢复,脸上带着专业且职业化的笑容,只露八齿。

        她接过护照,数了数发现只有三个,又看见护照上显示的是中国人,竟然轻松地切换成了字正腔圆的汉语,带着歉意的笑容:

        “不好意思,先生,我们酒店规定一个身份证只能开一间房,不过酒店的房间都很大,您要不要考虑一下……”

        楚子航愣了愣,他唯一一次住酒店还是上次在英国,不过那次都已经被安排好,他不知道还有一个身份证只能开一间房的规定。

        “那就三间房吧,最好的,谢谢。”先潇走了上去,把昂热校长给他的黑卡递给前台。

        “好的,先生。”

        前台双手接过黑卡,立刻办理入住手续,只是姿态更加恭敬。

        他们酒店已经算是行业的顶端,入住者非富即贵,她作为前台每天不知接待过多少有钱人,早就习以为常。

        可这先潇递给她的张黑卡还是让她大吃一惊。

        这张黑卡由全世界所有的大银行共同认可发行,全世界拥有它的人数不超过二十个,最主要的是它的额度是没有上限的。

        理论上来说,凡是能用钱标价的东西,它都能刷走。

        估计整个日本都没有人能有一张这种黑卡,反正她在这儿干了这么多年还没有见过一次。

        之所以能认识黑卡是因为她们前台在入职前都会进行相关的培训——

        通过各种衣服、饰品等等对来客的身份和财富进行推断对他们来说是小菜一碟,所以几乎世界上的奢侈品他们都有不错的了解。

        而这种黑卡也是当时的老师当做故事说给他们听的,虽然也要求他们牢牢记住,但最后还是玩笑着补充道:

        “当年教我的老师一辈子都没见过这黑卡,我也没有,希望你们能有机会见到,也算圆了我们的心愿,死而无憾了。”

        “先生,您的卡和证件。”前台恭恭敬敬地把东西还给先潇,“欢迎你们的入住,有任何需要都请提出,我们竭力满足。”

        “好的,谢谢了。”先潇笑了笑,把证件递给楚子航

        又对着东张西望的路明非和绘梨衣说道:“路明非,绘梨衣,走了。”

        “哦哦,来了。”路明非回道,拉着还在好奇地看个不停的绘梨衣跟上他们。

        “先生,这三间就是你们的房间了,祝你们居住愉快,有任何需要拨打房间的电话就可以了,再见。”

        服务生把四人带到三个相邻的房间前就离去了。

        “我们是不是该给小费?”路明非看着离去的服务生问,他在电视剧里看过,酒店房客都会给带路服务生小费。

        “额……下次吧,绘梨衣?”

        先潇也想起了似乎酒店有这种“潜规则”,不过一转眼就看到绘梨衣已经推门走进了房间,三人连忙都跟了进去。

        “这是什么?(,,??.??,,)”绘梨衣指着床。

        “这……”

        三人看着床上绯红色的内饰,铺满了玫瑰花,还有一些奇奇怪怪的。

        “楚师兄,这酒店真的有你说得那么牛,不会是走错了吧?”

        路明非靠在楚子航的耳边小声说道,表示对“跨国酒店”的怀疑。

        楚子航胀红了脸,他也没想到这种情况,窃窃地说:

        “应该,可能,大概吧……”

        绘梨衣见半天没人回答自己,把纸片举得高高的,还摇晃起来。

        “咳——”先潇和路明非大声地清着嗓子,好像有什么东西卡住了喉咙一样。

        两人默契地退后一步,对着绘梨衣指了指楚子航。

        楚子航:→_→。

        路明非:“我不会日语。”(无奈状)

        楚子航:←_←。

        先潇:“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单纯状)

        罢了,交友不慎。

        楚子航深吸口气,一本正经道:

        “这是蜡烛,停电时候用火点亮照明的。”

        “噗——”先潇和路明非笑出了声。

        楚子航投去死亡凝视,两人立刻面色一整,化作严肃状,对着楚子航竖起大拇指。

        绘梨衣没注意到三人的“眉目传情”,她正在细细打量,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这又是什么?”

        就在楚子航长吐口气,以为蒙混过去时,绘梨衣又举起一件衣服。

        “快放下!”汉语混杂着日语大喊。

        绘梨衣被吓了一跳,小手一抖纸片和衣服同时掉落在地,她茫然地举着手,像是投降一般。

        先潇冲上去把衣服一脚踢开,看见绘梨衣茫然还带着委屈的样子,也意识到他们刚刚吓到了绘梨衣,歉意地道:

        “对不起,绘梨衣,刚刚我们太激动了。不过那东西是很不好的东西,绘梨衣不能碰的,不然就会变……变得不可爱了。”

        绘梨衣看向楚子航和路明非,楚子航认同地点点头。

        路明非虽然不知道先潇说了什么,但也猜到大概,用着磕磕绊绊的日语道:“这个,不呦西,死啦死啦滴!”

        说完,怕绘梨衣不懂,还指着地上的衣服,狠狠地踩了几脚。

        “绘梨衣知道了。(?????)”

        绘梨衣见三人都这么说,委屈一扫而空,听话地点了点头。

        楚子航踢着衣服——扔进了垃圾桶。

        “你去看看房间里还有没有什么不适合给绘梨衣看到的东西。”先潇悄悄踢了踢路明非。

        “为什么是我?”路明非回道。

        先潇回了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路明非嗖一下跳起来。

        “你怎的凭空污人清白?”

        绘梨衣投来不解地眼神。

        “快去。”先潇催促道。

        “知道了。”路明非蔫了下来,一路碎碎念,满脸不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