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自龙族开始的神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二章 逃出牢笼

第五十二章 逃出牢笼

        “1739,1740,1741……嗯?”

        绘梨衣默数着,突然被门外隐隐传来的响声打断。

        怎么了?是他们来了吗?

        绘梨衣激动地站起来,宽大的巫女服加上背上大大的包袱,让她看起来像是一面会移动的墙。

        但她很快又缩了回去,万一不是呢?万一是家族来人找自己呢?

        多年的“宅女”生活让她像一个蜷缩起来的刺猬,她知道自己很特殊,容易伤到别人,所以懂事地接受家族的安排。

        她的世界一直很小,小到只有小小的房间以及源氏重工的大楼,她应该习惯的,小时候的她以为世界就是那么大。

        可她看过电视啊,她知道原来世界那么大,有湖泊,海洋,山川;有街道,医院,学校;她知道在她这个年纪的孩子应该去上学,考试,每天和朋友打打闹闹……

        绘梨衣这个时候反而有些患得患失——

        是他们吗?自己就要去外面的世界了吗?外面的世界喜欢自己吗?

        不是他们的话……她想到这就有些莫名地失落,绘梨衣不知道这是什么情绪,她的世界颜色单纯的难以想象——开心与不开心。

        绘梨衣想了想,如果不是他们的话,自己会不开心……

        “咚咚咚!”

        门口传来一阵敲门声。

        绘梨衣三两步走到门前,深吸口气,放在门把手上的手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打开了门。

        “绘梨衣,我们来接你了!”

        门外是两个有些狼狈的少年,扛着滑稽的圆筒状金属,金属上是一处处坑洞,漆黑一片。

        连带着两个少年脸上也沾了几处污渍,被汗水沾湿的头发贴在眉间,喘着气像是一路披荆斩棘走到这里。

        可少年的脸上却带着笑容,眼眸中满是温暖,不见半分疲惫。

        绘梨衣也笑了,她对着两人伸出藏在宽大衣袖中的小手,像是从前被哥哥带出去玩时的样子。

        先潇和楚子航笑着拉过绘梨衣,一前一后把她保护在两人的中间。

        “小火车发动了大家坐好!嗡嗡!”先潇大喊着,化身火车头,扛着金属门冲向来时的路……

        ……

        “喂,长腿,怪物已经得手了,快走吧。”

        “知道了。”

        酒德麻衣收起手机,画面中三人已经离开了源氏重工大楼。

        “薯片,你说怪物为什么要对小怪兽这么上心呢?”

        酒德麻衣的声音有些低沉,像是想到了什么,没有往常和苏恩曦说话时的暴躁。

        苏恩曦沉默了一会儿,她虽然和酒德麻衣经常拌嘴互撕,可在心底两人的感情十分深厚,她能听出酒德麻衣说话什么时候是开玩笑,什么时候是认真。

        很显然,这时候酒德麻衣是后者。

        “也许是共情吧。”苏恩曦想了想说道。

        “共情?不是怜悯吗?”这个回答有些出乎酒德麻衣的预料。

        “怜悯是上位者对下位者的施舍,小怪兽有什么值得怜悯的?她值得别人怜悯的就是她是个小怪兽!”

        苏恩曦顿了顿,像是在思考措辞:

        “可是,怪物才是最大的怪兽啊,他有什么资格怜悯比他还‘正常’的小怪兽呢?

        不过他知道小怪兽的痛苦,因为那都是他所经历过的或正在经历的……或许正是这样,他才想要帮助小怪兽逃出牢笼。”

        “是这样吗?”酒德麻衣喃喃道,“逃出牢笼,拥抱外面的世界,真是幸运……”

        “是啊,自由自在的,我要是能有怪物那样的力量就好了,想去哪就去哪,想做什么就做什么,那才是真正的自由啊。”苏恩曦也感慨道。

        “不,你们错了。”突然,一个男孩的声音闯入两人的麦中。

        “老板!”苏恩曦被吓了一跳,“不要这么突然出现啊。”她拍了拍胸口。

        “好的,下次一定。”路鸣泽的声音带着些顽皮,像是为刚刚故意突然出声吓人的恶作剧而高兴。

        “我们错哪了?”酒德麻衣的声音传来。

        “外面的世界对怪兽未必友好,怪物也未必自由。”路鸣泽缓缓说道,他了解的远比两个女人多得多。

        “小怪兽的牢笼是那个房间,是蛇岐八家,是白王定下的命运;可对怪物来说,他的牢笼是这个世界,是世界原定的轨迹!”

        路鸣泽的声音缓缓消散,留下不知所谓的两人相互沉默。

        ……

        东京街头,一辆疾驰的悍马车内,三男一女坐在其中。

        “我们现在去哪?要不偷偷回中国吧,就我们来时的那架飞机。被蛇岐八家抓住我们就完蛋了啊,黑道家族啊,他们会不会让我们剖腹谢罪,日本人就喜欢搞这个……”

        路明非坐立难安,像是座位上有钉子一样,扭来扭去,一路喋喋不休。

        “我们是帮助源君照顾妹妹,又不是真要把绘梨衣偷走。现在还不知道源君什么情况,真要把绘梨衣带回中国,源君以后还不得杀过去找啊?”

        先潇瞥了眼路明非,这货抢绘梨衣前比谁都积极,抢了后又怂得不行。

        “我这不是担心吗……”路明非语气渐弱,看向绘梨衣有些不好意思。

        女孩趴在窗户上,目不转睛地看着外面飞逝的景色,一切对她来说都是新奇的。

        “不过今晚我们总得找个住的地方吧。”路明非说,他们现在又不能回院子住。

        “放心吧,早有安排。”先潇指了指正在开车的楚子航。

        “之前制作日本旅游计划时没考虑这边会提供住处,所以已经挑选好了不错的酒店,现在去就行了。”楚子航看了眼后视镜,淡淡道。

        “万能的楚师兄!”路明非竖起大拇指,安心地靠在座椅上,有些感慨道:

        “可惜啊,原定的旅游计划不能继续喽。”

        “为什么不能继续?”先潇反问。

        “我们偷了绘梨衣啊,日本黑道小公主,难道还要在他们眼皮子底下玩耍?这不是夫前犯……咳咳。

        总之蛇岐八家一定会疯了一样到处抓我们,接下来我们要考虑躲在哪藏好了。”

        “不,越是如此我们越要光明正大的到处玩。”

        “你的意思是?”路明非表示不理解。

        “灯下黑,而且,如果把绘梨衣带出来只是为了躲起来的话,我们又何必把她带出来呢?”先潇笑道,看向仍然趴在车窗边一动不动的绘梨衣。

        “绘梨衣有想去玩的地方吗?”他问。

        绘梨衣被惊醒,她刚刚沉浸在窗外的景色,那是她从未见过的世界。

        想了想,她快速写下几笔,举起白纸:

        “游乐场,绘梨衣想去游乐场,可以吗?”大眼睛里满是期盼。

        “当然了,绘梨衣想去哪就去哪!”(蒙多:俺也一样)

        绘梨衣的眼睛眯成了月牙,梦里的事情就要实现了,虽然不是哥哥陪自己一起,可是有他们,绘梨衣也很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