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自龙族开始的神在线阅读 - 第五十章 智取绘梨衣

第五十章 智取绘梨衣

        “绘梨衣,早点休息,我先走了。”橘政宗嘱咐道,从榻榻米上起身准备离开。

        绘梨衣乖巧地点了点头,把游戏机放下,示意自己会乖乖听话。

        橘政宗满意地点了点头,背着手走出了房间。

        “照顾好上杉家主!”他对着层层防御外的护卫说道。

        “是,大家长!”

        而此时房间内,橘政宗刚离开绘梨衣就打开游戏机一顿操作。

        “路明非要来找我玩吗?”

        绘梨衣看着路明非发给自己的消息,问自己住在哪,她有些激动,小心地看了看四周,莫名地有些偷偷摸摸的刺激感。

        她紧张地搓着手指,担心看到不希望的回复。

        不过路明非很快就回复了消息,绘梨衣圆圆的眼睛一下眯成条缝隙,漏出甜美的笑容。

        “是的,不只是我,还有先潇和楚子航。你的哥哥源稚生让我们带你出去和我们一起住一段时间,绘梨衣愿意吗?”

        “愿意!”

        绘梨衣瞬间敲下回复,完全忘了橘政宗刚刚对她说的话,是哥哥让他们接她去玩的,绘梨衣只听哥哥的话。

        她转动脑筋,想着自己住的地方的信息,发送出去:

        “我住在一栋很高的楼里,要坐电梯才能到……我住在墙里面,墙外面站着很多人……”

        “绘梨衣知道是哪部电梯吗?”

        “不知道,不过那个电梯直接可以到我那儿,而且平时没有人坐。”绘梨衣努力地回忆着,

        “你们能找到吗?”

        约过了两分钟,那边似乎在商量着什么,回复了一个“ok”。

        绘梨衣高兴地鼓起掌,她匆忙地站起来走来走去,激动地不知所措——她还从没有在外面住过。

        每次她都只是出去一会儿就回来,上次和先潇他们一起是她在外面最长得一次,这就已经够她开心很长时间了。

        至于在外面住一段时间,她更是想都不敢想。

        绘梨衣把床单从床上抽出来,铺在地上。

        她走到浴室,拿起小黄鸭就放在床单上;还有游戏机,这个也得带着;还得带衣服、漫画书……对了,日记本也要带上。

        绘梨衣看着床单上垒起的一座小山,捏着床单角把它打包成包袱。

        这是她在动漫上看到的,有人要出远门就要用一块布把东西都放在里面,打包好后系在背上。

        她早早地学会这一项技能,今天终于排上了用场!

        绘梨衣拍拍系在背上的大包袱,安心地坐在地上,在心底默数着时间:

        “1,2,3,4……100……”

        此时先潇三人所在的院子,他们就如何“抢”得绘梨衣进行激烈的讨论。

        “既然已经知道了地方,我们可以偷偷混进去,让绘梨衣到电梯等我们,里应外合,然后真不知鬼不觉的把她接走。”

        路明非出了个主意,不过下一秒就被先潇否决。

        “绘梨衣住的地方重兵把守,应该就是为了看着她不让她出去,让她到电梯等我们不太可能。”

        路明非听了也是点点头,一计不成,又出一计:

        “那我们蒙面混入大楼,弄出点动静后,两人引开守卫,另一个人乘机把绘梨衣带走?”

        “也不行,我们虽然不知道绘梨衣住在哪一层,可应该不低,要弄出多大动静才能传到她那?

        而且绘梨衣说住在墙里面,应该意思是有机关或者密码门之内的,我们引开守卫还是进不去。”楚子航答道。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路明非没了法子,烦恼地挠着头。

        里应外合,调虎离山都用过了,路明非只剩下一招色诱术,可在这情况也用不上。

        “不对,或许刚刚的法子能行!”先潇突然开口道,路明非两人看着他不明白什么意思。

        “不过需要一些小小地改动……”先潇露出了神秘的笑容。

        ……

        源氏重工,此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大楼里的员工都下班回家,除了几层楼亮着点点光芒,其余皆是一片漆黑。

        “喂,还没到换班的时间吗?”

        49层的一堵墙外,站着十几个全副武装的人,他们是蛇岐八家安排的保护或者说看守绘梨衣的人。

        一个护卫打着哈切,看着手表的时间,道:“已经九点了,他们还不来,每次换班都迟到,真是太过分了!”

        “应该快了,最迟不超过半个小时,都不愿意值晚班,不过你这哈切连天的样子,昨晚没睡好?”一旁的护卫问道。

        刚刚的护卫听到这话立刻精神一震,得意地说:

        “可不是嘛,昨晚打牌,手气好得不得了,连着赢一晚上,哪还顾得上睡觉,真是赌神附体了!”

        “真的吗?赢了多少?”

        “你小子赢了钱是不是该把欠我的先还了。”

        其他护卫听到他的话,都炸开了锅,七嘴八舌地说着。

        本来作为上杉家主的护卫,他们应该兢兢业业,一丝不苟,像是国家重要领导人的保镖一样,严肃,认真,而不该是这幅上班摸鱼的样子。

        事实上,在他们刚刚开始成为上杉家主的护卫时确实是如此。

        可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终究是活成了曾经最讨厌的样子。

        没办法,上杉家主的护卫其实就是等同于无——

        护卫要保护主人的安全,可是根本没人敢动日本黑道的小公主,而且上杉家主基本都是在房内,这点他们不用做。

        护卫需要看管上杉家主,不让她跑出去。可是有时候上面会发话让他们故意放上杉家主出去,甚至上杉家主在自己眼前走过都要装作看不见!这点也不用他们做。

        那剩下来的任务就是每天像石狮子一样守着墙,来回地在源氏重工大楼49层巡逻走动,日复一日,再牛的精英也成了摸鱼仔。

        好在护卫是三班倒,到了九点就有人换班,只是换夜班的人从来没准时过就是了。

        “轰隆——”突然,地面震颤了一下,打断了护卫们的吵闹。

        “刚刚怎么回事,你们感觉到了吗?”一个护卫蹲下来摸着地面。

        “好像是震动了一下。”另一个护卫不太确定地说道。

        “轰——”

        猛地一声巨响,大楼仿佛被人拿起又摔了下去,剧烈的震动连天花板上的灰都落了下来,护卫们都被晃得一个踉跄。

        “地震了,地震了!”他们慌张地喊道。

        这么剧烈的震动明显是地震,而且震级不低,否则以源氏重工的大楼防震等级,不会如此的晃动。

        “怎么办,要让上杉家主先出来吗?”一个护卫大喊道。

        虽然源氏重工的防震等级很高,可这种等级的地震万一把楼震塌了,伤到上杉家主,他们可吃罪不起,家族一定会活剐了他们。

        “再等一等,地震都是很快的,以里面的设施,应该不会出事。”另一护卫扶着墙,拒绝了建议。

        他是这支护卫的队长,真出了事他的责任最大,可随便让上杉家主出来的后果他也承担不起。

        震动还在持续,已经超过半分钟。

        “队长!”周围的护卫大喊道,意思很明显。

        男人皱着眉头,感受着愈演愈烈的震动,终究没能抗住压力:

        “好,让上杉家主出……”

        声音戛然而止,因为大楼的震动突然停止了。

        “没事了,我就说地震很快就会停吧。”

        男人松了口气,衣服都被汗水浸湿,仿佛刚刚经过一场大战。

        不一会儿,“叮——”的一声,电梯到达的声音响起。

        接着是一阵混乱的脚步声。

        “什么情况,上杉家主有没有事?”

        一队穿着和护卫同样制服的人自电梯口跑出,为首的护卫急切地问道。

        “没事,就是地震了。”队长靠在墙上,答道。

        “呼——”刚刚发问的男人松了口气,“我还以为是有人入侵呢,日本就是经常地震,真是倒了霉了。没事就好,你们去休息吧,该我们值班了。”

        “好,那我们先走了。”队长招了招手,带着队员走入电梯,很快到达了一楼。

        “今晚我一定还能再大杀四方,发大财!”

        “看你困的样子,还不回去休息。”

        “赌钱啊,上了赌桌就精神了!”

        护卫们有说有笑地离开,他们都没注意到,在一楼昏暗的地方,有两个穿着黑衣,带着口罩,看起来就像是武侠电影里的小偷,黑暗中还有四个金黄色的小球飘在空中。

        “怎么样,看到刚刚两伙人是从哪个电梯进出的吗?”

        先潇将手离开地板,闪亮的黄金瞳逐渐熄灭。

        “就是那个。”楚子航也熄灭了黄金瞳,指了指最里面的那部电梯。

        没错,刚刚的地震就是先潇发动言灵造成的,数十倍重力作用于地基,大楼承受不住才开始摇晃。

        这还是先潇小心地控制着重力,否则大楼就不只是摇晃那么简单。

        先潇知道只要地震了,就一定会有人去到绘梨衣那层楼看情况,或者从那层楼下来找救兵。

        无论哪种情况只要有人去绘梨衣那那层,他们就能知道坐哪部电梯,至于到了后怎么进入“墙内”,那就再想办法了。

        “喂?怎么回事,刚刚是地震了吗?”

        耳机里传来路明非的声音,他没有进入大楼,而是在不远处的地方坐在一辆车里,等先潇他们“抢”到绘梨衣后接应他们离开。

        车是院子车库里的,摆放了很多名车,应该是龙马家主的收藏,钥匙就在车上。

        他们挑了一辆黑色的悍马,空间大,动力足,能让他们放置行李,应付接下来的逃亡。

        是的,几人在“抢”绘梨衣之前就做好了被蛇岐八家通缉,逃亡东京的准备。

        毕竟以蛇岐八家的实力,很容易就会查出是谁偷了绘梨衣,然后追杀偷了绘梨衣的贼——就算他们是本部学生,在刚到日本时还被各大家主亲自欢迎。

        他们不会相信日本黑道家族会在被他们热情招待的客人把自家公主偷了后还能宽容理解,相反,被扔到海里喂鱼的可能性更大。

        “应该是,你准备好,最迟半小时后我们就出来了!”先潇回复路明非。

        他拍拍楚子航,和他摸到那部电梯前,按下了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