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自龙族开始的神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八章 金与红

第四十八章 金与红

        “何必呢……”

        源稚生轻叹口气,此时的他相比之前显得更为高大魁梧,仿佛凭空长高、长壮了几分。

        龙骨状态,他的身体素质会瞬间暴增,实力翻了几番,成为混血种中最顶尖的存在。

        哪怕掌握[刹那]的犬山贺犬山家主也无法与龙骨状态的源稚生抗衡,自掌握这个状态后他未尝一败,除了从未出过手的……

        眼前的“红狐”,不,此时应该可以称作死侍,再也看不到半分人性,无意识的发出震耳欲聋的吼叫,一双利爪挥舞间划破空气,发出尖锐的声音。

        源稚生闭上双眼,深吸口气,“蜘蛛切”被他收回腰间,两腿分立,整个人微微下蹲,默默积蓄着力量。

        突然,他睁开眼睛,腰间的蜘蛛切化为一道银光带着斩断一切的气势向死侍砍去,速度之快,甚至将声音都甩在其后。

        “居合道”,也称“拔刀术”,快速拔刀爆发出巨大的力量,瞬间将敌人毙命。

        本来是两剑客交手免了拔刀出鞘的流程从而出奇制胜的招式。

        居合道需要日复一日地苦练拔刀速度,要求拔刀快而猛,简单与复杂都在这“日复一日”当中。

        死侍没有立即发动进攻,给了源稚生蓄力的机会,他也就用这最朴素的“力”与“速”的结合了结她。

        在龙骨状态下,花里胡哨的剑技已经起不到任何作用,速度更快,力量更强,才是唯一能取胜的方式,这个层次已经到了“一力破万法”的阶段。

        源稚生在出刀之前已经给死侍判了死刑,混血种沦为死侍就已经算是死亡,留下的只是一具只知杀戮的尸体。

        “铛——”,断刃横飞。

        这必杀的一刀竟然被人挡下了。

        男人穿着燕尾服,领子系着黑色蝴蝶结,画着精致的妆容,脚踏尖头皮靴,柔美的脸庞难辨雌雄,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头发稍显凌乱,但却增添了一份不羁。

        他手持一把断裂的刀,挡在源稚生与死侍之间,柔美的脸上是说不出的愤怒与自责,炽热的黄金瞳摄人心魄。

        源稚生没有因为对方的武器被斩断而乘势进攻,反而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一样,失了神,“蜘蛛切”无力地掉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稚女……”半响,喃喃声从他的嘴里发出。

        男人身体一颤,却没有回应,而是看向身后失去理智的死侍,龙血在她的体内不断循环,使得她越发强大的同时龙化现象也越来越严重。

        “吼!”

        暴虐与对鲜血的渴望让她想要撕毁眼前的所有生命,首当其冲的就是眼前的男人。

        “嘭——”

        一拳轰出,空气都承受不住如此大的力量,被打爆开来。

        “樱井小暮!”男人躲开,大喊道。

        可死侍没有任何停顿,拳头毫不迟疑地继续攻来。

        男人没有还手,只是不停地躲避,看着如同野兽般的死侍,眼里流淌着悔恨和心疼。

        他刚刚还在高天原工作,作为日本最著名的牛郎,他每天都很忙。

        可他突然得到手下消息,蛇岐八家找到了极乐馆,由少主亲自带人清缴,瞬间就慌了神。

        他清楚源稚生的实力,以极乐馆的力量不可能守的住,他不在乎极乐馆的存亡,可他在乎极乐馆的人,樱井小暮。

        原本他只是想没有了樱井小暮这个帮手自己会有些不方便,而且她的按摩手法很棒,能让自己轻松一点。

        抱着这样的想法说服自己来到极乐馆,当他看到那个魁梧高大的死侍,他瞬间就认出了她的身份。

        一股钻心的疼痛让他几乎喘不过气来,发酸的鼻子与湿润的眼眶令他有些不知所措。

        他摸了摸脸上流淌的水珠,这是泪吗,可是,为什么?

        我又不是源稚女那个爱哭的小孩,我是风间琉璃啊,猛鬼众的龙王,怎么会哭?

        “樱井小暮,我命令你停下!”他对着死侍大喊,希望她能如往常一样对自己言听计从。

        可这次却没有听到熟悉的“大人”。

        死侍像是没有听到一样,嘶吼着向他冲来。但半途就被一个身影踢飞,陷入墙内,没了动静。

        是源稚生,他见死侍不停攻击“源稚女”,心急之下全力出手还击。

        “稚女,你还活着,你……”

        他来到“源稚女”面前,激动地有些语无伦次。

        他确定眼前这个人就是自己的弟弟,即使多年未见,他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

        “呵呵,源稚女?他早就被你杀死了,被他最爱的哥哥亲手杀死,不是吗?”

        “源稚女”冷笑着看着源稚生,冰冷的话语不带一丝感情。

        “你应该知道我的名字。”

        源稚生激动的表情一僵,不敢置信中又带着一丝果然如此的痛苦,踉跄地退后两步。

        “你是……风间琉璃。”他说道。

        “哈哈,我亲爱的哥哥,这样才对嘛。”风间琉璃大笑着,忽然看向死侍的方向,收敛了笑容,眼睛里充斥着仇恨。

        “你杀了我们两次!”

        说完,他握着断刀,瞬间来到源稚生面前,在他失神的注视下,将断刀送入他的胸膛。

        源稚生呆呆地看着胸口的断刀,又看向已经离去的风间琉璃背影,鲜血自刀刃流出,浸润地面。

        冰冷,无力,孤独。

        这就是死亡的感觉吗?

        源稚生的眼皮越来越沉重,他摔倒在地,看着天花板绚烂的灯光,眼前白茫茫一片。

        一切仿佛又回到了数年前的那天,他亲手斩杀了自己的亲弟弟,也是用刀刺穿了他的胸膛。

        如今故事在他身上重演,一如当年。

        “这就是命运吗?稚女当时也是这种感觉吗?”他感受着生命不断流逝的痛苦与孤独惶恐,脑海里想起了那个总爱跟在自己身后喊着“哥哥,哥哥”的小孩。

        那个胆小的弟弟当时该是多么害怕?

        不知不觉脑海里稚嫩的小孩脸庞竟与冷酷坚硬的风间琉璃脸庞融合,源稚生心里一惊,但又很快释然。

        “也好。”

        他闭上了眼睛,世界陷入一片黑暗。

        “少主,少主!”

        “快去开车,送少主去医院!”

        “让家族派医生过来,立刻!”

        极乐馆陷入一片混乱。

        金色的大厅被红色的鲜血浸染,显得妖艳而又美丽,金与红浑然一体,仿佛天生就该如此搭配。

        众人的呼喊与忙乱,让金碧辉煌的极乐馆化身悉尼歌剧院,这世界最顶级的舞台上,金与红的组合,演绎着龙血的宿命……

        ……

        “真是一出精彩的剧情!”

        昏暗的密室内,一个身影笼罩在黑暗中的男人看着屏幕,里面赫然是极乐馆刚刚发生的事。

        他大声地笑着,沙哑的声音如同狂风在巷子中的鸣叫,似鬼如魔……